第26章 清轩失约
其鹿2020-02-08 13:353,450

  “来无影去无踪,本事可真大。”青影撇撇嘴,语气低了下来。

  南冥设下的结界消失,门被推开发出很大响声“嘭!”,青影抬起头,看见白雾神情略带焦急地走进来。

  说是走,其实用冲来形容更为恰当。

  青影蹙眉不解:“这么晚了,你来是有什么事吗?”夜半三更的,不去睡觉,跑到她房间……难道是有了其他神将的线索?

  白雾冲进来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鲁莽冲动,但他不后悔:“南冥是不是也出现在下界了?”

  这话,怎么这么……

  青影面无表情,“白雾,你是在质问我吗?”她讨厌这样的口吻这样的语气,和平时的白雾一点都不像。

  青影清澈的目光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他的内心,他狼狈不堪却无处逃脱……

  白雾牵起嘴角,苦笑道:“魔气那么重,你我重生为人,怎么敌得过他?”

  “不用担心。”青影神色和缓了许,站起身给曲念念盖好被子,自己也躺到床上,扯过另一床被褥,继续说:“他不会趁人之危。”

  白雾瞳孔一缩,很快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笑得如沐春风:“那我先回去睡了。”

  “嗯。”

  替青影关上房门,白雾走回隔壁房间,合上门的那一刻,他的拳头握的咔嚓咔嚓响,眼神阴沉好似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看来,南冥早就找上青影了。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两个人晚上都会见面吗?为什么她不跟他说?她是不是,已经不再信任他了?

  白雾的呼吸越发急促,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颗颗滚落在地。

  吧嗒,吧嗒。

  床上睡的死沉的云清轩面色泛着不正常的红色,空气中百合花的香味还未散去。

  白雾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坚定。从他爱上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回头路了。

  这条路,是他选的,不管结局如何,酸甜苦辣,只要是她给的,他都甘之如饴。

  天还没亮,灰蒙蒙的,一弯残月挂在半空,乌云飘过遮住微弱的月华,反折射出清寒的光芒。

  满月楼中住宿的人还在睡梦里,一片寂静中几扇房门打开,闪出几道人影。三两人影相互点头,一同走入管事长老的房间。

  房门被轻轻推开,桌上摆放着燃了一半的蜡烛,烛泪顺着烛身滴在桌面,汇成一小片汪洋。摇摆不定的烛光照亮了整个房间,管事长老穿着一身青灰色长袍,负手站在窗前。

  青丝及腰的青影第一个走进来,白衣胜雪,于圆凳上优雅落座。裙摆绣着柳叶的柳渺渺尾随其后,在青影边上坐下。

  靠在柱子上的曲屈终于动了,他走到门边缓缓合上门,才沉重着心情坐到柳渺渺身边。

  “青影,清轩,渺渺,曲屈……”管事长老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定睛一看,神情严肃起来:“清轩人呢?”

  他可是一早跟他们说好的,这个时候四个人都在他的房里会合,一起商量对策。他万万没想到,云清轩会没来。

  曲屈的目光扫过最后一个空座,眼神阴郁,不悦道:“云师兄莫不是睡过头了?”语气略带讥诮,任谁都能听出他的不满。

  管事长老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柳渺渺笑着打圆场缓解紧张气氛:“别说笑了,这种时候这种情形下,谁还能睡着?”

  “所以,不在房里睡觉,云师兄到底去哪了?他莫不是一晚都在修炼忘了我们提前说好的事。”曲屈咄咄逼人,他和云清轩之间早已生了嫌隙,只是碍于同门情谊还没撕破脸皮罢了。

  更何况,这次本就是云清轩的错,他又没说错什么。不过是个掌门首徒,平日里众人吹捧尊敬,就开始自持清高目中无人。萧师叔作为掌门的小师妹,都不会像他这般自傲。

  还欺负他妹妹……

  曲屈冷哼一声,他可是很记仇的一个人!

  柳渺渺被曲屈说的哑口无言,只好看向一直沉默的青影,“萧师叔,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管事长老也开口:“青影,你可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

  “想法?什么想法?”青影反问了一句,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好看的手握着茶杯,轻轻啜了一口,方才不紧不慢道,“云师侄来不来都没什么关系,就他那个蠢脑子,能商量出什么好对策来?”

  管事长老:“……”这话说的,委实太不客气了些。

  柳渺渺忍不住捂嘴轻笑,放眼玄境门,也只有萧师叔会这么说云师兄了。

  曲屈也笑起来,附和道:“萧师叔说的正是此理。”

  “都别玩笑了。”管事长老无奈地摇摇头。

  柳渺渺,曲屈皆敛了笑容,正色称是。

  青影把玩着手中茶杯,完全没有他们的紧张沉重,语调慵懒:“有事说事,别墨迹了。”

  她忍不住想,云清轩没来是不是真的像曲屈说的那样,睡着了。

  见他们不开口,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青影不耐道:“来之前我就让我的影卫回灵族找人了,不出三天必到。”又呵道,“别一副死了爹的样子,我看着糟心。”

  “……”柳渺渺他们才放松下来,又被青影的最后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哭笑不得。

  萧师叔什么时候也这么幽默了?

  ……

  天彻底亮了。

  青影耳边响起一声惊喜的“青影哥哥”,她烦躁地把被褥往上扯盖住脑袋,“别吵我!”

  这几天马不停蹄地御剑赶路,昨夜几乎一晚没睡,凌晨时分又去了趟长老房里,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

  已经是凡胎肉体了,青影经过这几天的疲惫又累又困,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敢吵她睡觉……休怪她翻脸不认人!

  边上没了声音,青影迷迷糊糊就要睡去,曲念念又小声说:“今天早上就要去报名领比赛牌子的,不然明天比不了赛。”

  “你待会儿看见白雾让他顺便帮我领了。”青影压抑着怒火说,“出去。”

  你很困吗?

  疑问被曲念念咽了下去,她心怀委屈,下床穿戴整齐,洗漱完一步三回头看了青影好久才走出房门。

  走下楼吃早点,白雾看见她眸光一闪,随即笑道:“师父还在睡觉是吗?”

  怎么这个白雾这么了解青影哥哥啊……曲念念想到刚才青影的话就很不愿意搭理他,可是不搭理又太没有教养了。曲念念心里不高兴,就敷衍地“嗯”了下,思索着要不要告诉白雾青影哥哥让他帮忙报名领牌子,其实这种事她也可以做到啊,也没有必要告诉他了吧……

  白雾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曲念念的想法,他轻轻一笑,笑容有些冷,语气却又是那么的温和儒雅:“师父一定说了,让你转告我帮她报名吧?”

  他的目光让曲念念不寒而栗,她没办法撒谎隐瞒,垂着头心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默认。

  “麻烦你了。”清雅如明月的声音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落在曲念念耳里却如同索魂咒语般让她背脊发凉。曲念念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等白雾走远了,她才抬起头。

  往桌边走去的白色身影,隽美如画。外面照进来的阳光打在那侧颜,显得他各位儒雅温润,好像她刚才产生了一种错觉。

  不,那不是错觉。

  白雾……好可怕。

  曲屈端着早点走过来,笑着说:“傻站着干什么?坐下来吃早点。”

  吃好了的柳渺渺走过来,瞥了眼坐在管事长老边上的云清轩,一语双关取笑道:“曲师兄对念念可是宝贝的很呐。”

  “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不宝贝她宝贝谁?”

  “是是是。”柳渺渺笑了下,又咦道:“萧师叔怎么还没下来?”

  曲念念说:“青影哥哥在睡觉,她很累,你们不要去吵醒她。”

  柳渺渺“哦”了声,意味深长地看曲屈,果然曲屈心底泛酸不高兴地说:“怎么我睡觉你就不会这么体贴?”

  真是女大留不住……

  曲念念接过曲屈手里的托盘,坐下吃东西,头也不回嫌弃道:“你怎么能和青影哥哥比?哥哥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

  柳渺渺拖长语调模仿曲念念的话:“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斜睨曲屈自己先笑出声,还未等曲屈恼羞成怒,她衣摆一晃已经站在了楼梯上。

  曲屈气闷,酸道:“好!哥哥以后一定有自知之明!”

  另一边,管事长老第一次严肃着脸和云清轩讲话,“凌晨时分,你去哪儿了?”

  云清轩阴郁着一张俊脸,说:“哪儿也没去,就在房里。”

  “修炼,还是睡觉?”管事长老紧缩眉头。

  云清轩握紧拳头,“睡觉。”

  管事长老失望地摇摇头,正如曲屈说的,这种情形下谁能睡的去?他叹息道:“清轩,你是掌门最满意的弟子,掌门对你一向寄予厚望啊。”说完站起来就走了。

  云清轩脸上是隐忍的怒火,抬手,拳头狠狠砸在桌上“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昨晚,他明明是想好好警告白雾一番,让他与萧师叔保持距离不得越界,可不知怎的,闻到一股淡淡的百合香,身体里的疲劳就排山倒海涌来,然后就睡到了天亮!

  云清轩的脑仁隐隐作痛,让他无暇去想其他。曲屈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笑道:“云师兄这是怎么了?是昨夜没睡好吗?”

  两人现在是相看两厌,云清轩厌恶地看了眼曲屈,吐出一个字:“滚!”

  “云师兄何必动怒?若没睡醒,去楼上再睡会儿就是了。”

  云清轩没心思和他打嘴仗,站起身就走。

  曲屈为妹妹出了口气,顿时看谁都觉得顺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