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神秘小木屋
后浔2018-01-17 16:132,202

  凤霜汐跳下树,踩到一个杀手头上,腾空一个旋转,双手撑在一个杀手肩膀上,大长腿往阵法里一伸,绣花鞋在地面阵符上一滑,轻而易举擦掉了阵符……

  杀手全体傻眼。

  “这么低级的阵法,我们那儿的小狼孩都是当小游戏玩的。”凤霜汐纯真一笑,反腿就是一脚,踢飞了旁边的杀手。

  阵法经过三千年,早已升级,一般的阵法早被狼族放弃,转而试验中级和高级阵法,一般的阵法也就沦落成小孩子们的游戏,比如,用来丢沙包,用来锻炼反应能力等等。

  眼看子时将过,凤霜汐想着也该回去了。杀手们穷追不舍,她凭空摊开手,刻着金狼的金色手柄慢慢显现在她手心,接着是三十页纸厚的剑身,一点点在月光下显现……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从远处瞬移而来,凤霜汐警惕地收回金剑,看到来人的模样。

  精致的五官,如玉的脸庞,如水的眸光。是凤翎。

  他二话不说现出长剑刺向杀手,杀手始料未及,想要逃,被凤翎死死截住,几番斗乱,杀手败下场。凤翎收回剑,看向凤霜汐,“可无恙?”

  凤霜汐摇头,“多谢凤翎表哥,要不是表哥赶来,我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你怎么独自在这里?”他皱眉。

  “我……我方才出去如、如厕,回房时看到有人跑出去,我就追了过来……”凤霜汐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垂着头。凤翎神色缓和,移开目光,“无事了,回去吧。”

  “嗯……”她拉长调子,走在他后面,想起方才他手里拿的长剑。“凤翎表哥,那柄长剑是你常用的武器吗?”她问。

  凤翎“嗯”了声,“从我记事起就带着它。”凤霜汐想了想,“像凤翎表哥这样厉害的,应该不止一样武器吧?”凤翎笑了声,“武器和厉不厉害没关系,有的前辈从生到死就一把武器。”

  凤霜汐脑中浮现出那把陌生的弯刀,她当时没有看得太清楚,但她清晰地记得,凤翎站在衣柜前,手中拿着的,就是弯月形的。也就是说,那把武器,可能是凤翎之后得到的,也可能是他破开封印,在被封印的地方拿到的?亦或者说,那把武器是和凤翎一同被封印的?

  走到房门口,凤翎低声叮嘱:“要是有事记得叫我,不要到处乱跑。”凤霜汐乖巧点头,甜甜一笑,小声道:“谢谢凤翎表哥。”

  凤霜汐见他还不走,眨眨眼,他示意她进屋,她乖乖进屋,等关上门,才看到门外那个影子走向隔壁。

  真是暖男一枚,这样好的大哥哥,以后要是真爱上人类女子,并因此背叛狼族,她真的要不顾一切取他性命吗?

  凤翎坐在桌前,想起自己赶过去的时候似乎看到凤霜汐那里有一抹金光,靠近之后又没有了,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以前从未见过。

  此时的树林里,本来死气沉沉躺在地上的七八个尸体,不见了。

  天蒙蒙亮,凤霜汐被敲门的声音吵醒,敲门的人大概脾气不好,响动特别大。凤霜汐翻个身,打了个呵欠,晃着身子去开门。

  门外传来一股冲力,凤霜汐警惕地退后,“嘭!”门被用力踹开,凤萋萋那张脸就映入她眼眸。她脸上闪过诧异之色,随即若无其事掩过去,在脑中组织了下语言,气冲冲说:“你怎么还在睡?我们都要去办事了。”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平时那般有底气,像是纯粹为了掩饰什么。

  凤翎看她没睡好的模样,淡淡道:“你若是没休息好,可以再休息会儿,三姑姑会体谅的。改日再去也无碍。”

  “大哥,你干什么这么关心她!”凤萋萋怨怼,瞪着凤霜汐。凤霜汐对凤翎笑道:“我无恙,凤翎表哥先等会,我马上就好。”说着就关上门,堵住凤萋萋那张嘴。凤萋萋站在房门口,呼吸有些沉重,目光死盯着房门,眼神游离,不知在想什么。

  今日凤七珑要去办事,让凤翎带着凤霜汐和凤萋萋去当初凤云儿和施渺住过的地方。本来凤萋萋是要和凤七珑一起的,但今日她破天荒的要留下。

  凤云儿住过的地方要穿过神庙后的树林,也就是昨天凤霜汐遇到杀手的地方。穿过树林后有一处桃林,桃林之内有一间十分隐蔽的木房子,木房子外围着篱笆,篱笆内是小院子,院子中有一颗粗壮的桃树,有千年之久,树上桃花茂盛,一朵朵簇拥在一起,正是凤霜汐在月牙坠画面中看到的那棵。

  千年桃树下是一张石桌,本应积满灰尘的石桌上干干净净。凤霜汐若无其事将手放在上面,趁势摸了一把,一点灰尘都没有。木屋的门敞开着,她走进去,里面也不像是没人住的样子。里头陈设十分简约,凤霜汐想起自己妈妈房间琳琅满目的首饰和包包,以及水晶镶嵌的梳妆台,突然脑壳疼。

  妈妈的房间不如对她一般严肃,除了满满的粉色,就是品牌货,就连吊灯都要纯水晶的。而爹地的房间总是有不少暗格,随便打开一个就是枪支弹药,再就是搜集来的乱七八糟的符。这屋子风格和他们爱好根本不搭边。

  “这里在我爹娘住的时候就这样吗?”凤霜汐问凤翎。

  “偶尔神庙的小和尚会过来打扫,其他东西一概没动。”凤翎答。

  凤霜汐了悟地点点头,走到里屋,里面摆着一张床榻,榻上无一物。她坐到榻上,伸手摸了摸,刹那间,她感觉整个里屋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屏蔽了外面的一切声音,是以灵体设下的无形结界?

  她看了眼屋外站着的凤翎和石桌旁喋喋不休的凤萋萋,胸前的月牙坠开始发热,她拿出月牙坠,碧玉的颜色更加鲜亮,最尾端的一点血色完全褪去,那是她之前滴入没法融化的血。

  她站起身,突然感觉身体晃荡,差点摔倒,一手扶住榻边的矮柜。这个地方,一定沾染过什么法术,并且还是高级法术,狼族一般狼民无法掌控的。

  眼前的画面变得扭曲且模糊,她踉跄着走出里屋,扶住门框,嘴唇微张,还没说出话,就晕死过去。凤翎脸色微变,赶紧伸手接住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