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银色面具男
后浔2018-01-17 16:132,336

  “谁要坏我的事?”她一挥金狼剑,剑气将墙壁生生削掉了一块,她的手臂也被震到,虽然现在是化蓝眸的状态,但金狼剑的威力她还是难以控制,所以平时她不被逼急是不会拿出金狼剑的。

  暗处的人没有任何响动,四周都弥漫着同样的气息,似乎是故意扰乱她的神识。

  脚边划过一道厉风,石子飞溅砸到她小腿,那道厉风是从右后方传来的,她顾不得厉风划去的方向,转身就是一剑,“轰隆”一声山壁碎石,整个洞晃了晃。

  金雕一声鸣叫,比原先每一声都要大。缠着金雕的阵法“啪”的破碎,金雕煽动翅膀往外飞,上百年没用的翅膀有些不听话,让它身子摇摆不定。

  凤霜汐伸手抓住他的爪子,金狼剑飞起,削秃了他左边翅膀的一长条毛发。

  几番纠缠,凤霜汐有些吃力,蓝色眸子时淡时浓,身体快到时限了。暗处射来一道光束,霎时穿透金雕的身体,迅速化作星星点点消失在山洞,金雕如同被麻醉般身子软了下来。

  “你想和我抢猎物?”凤霜汐笑着问。

  对方依旧没有任何声响,凤霜汐不再管那边,亮出尖尖的獠牙,咬破手指,硬生生掰开金雕的嘴,擦在它舌头上。这一系列几乎是本能反应,她在书上看到,缔结契约一般是以血为媒介,她放血没错吧?

  金光乍现之中,金雕的身体渐渐发生变化,从只有她膝盖高变得越来越高,直到趴在地上背也能抵住洞顶,若是张开翅膀,估计能有十丈长。

  “你是狼族的?”金雕看着她,低沉的嗓音在她脑中响起。“哼,看起来不过是才成年不久的小姑娘,要不是我体力没有恢复,怎会让你们有机可乘。”说完,它看向黑暗中某处,“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那人不为所动。

  它差点忘了外人听不懂它说的话,张嘴喷出一个火球朝那人滚过去,火光之中,凤霜汐看到一张银色的面具,眨眼之间,已不见踪影,火球砸在石壁上,碎成火花。

  凤霜汐眼中最后一丝蓝光消失,她支撑不住,昏死过去。金雕身体变小,用嘴叼住她往外走,不停地想着,要不要一口咬死她?如果她没有成为它的主人,它真会一口咬死她,该死的狼族!

  从昏迷中醒来后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凤霜汐简单整理了下脑海中的记忆,头有些疼。她每次化蓝眸胆子都会变大,都得整出点事来。高中的时候她曾因为发小被道士杀死,受了刺激,当晚化蓝眸,带着人把道士老巢给端了。

  金雕变成最初那个模样趴在她旁边小憩,她轻轻拍了拍它,它不耐烦地睁开眼,看到那双棕色的眸子,微微一愣,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金雕,这儿是哪儿?”

  “我叫锦赤。”金雕轻哼,趴在地上继续小憩。它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主人。

  “锦赤,有个男人是和我一起掉下来的,应该落得不远,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她灵动的大眼睛望着它,睫毛忽闪忽闪,笑得甜美又无害,与蓝眸时的她完全两个样。

  锦赤看在凤霜汐客客气气的份上,在附近帮她找了一阵,果真在远处的湖边找到了昏迷的白之御。

  他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破烂烂,身上遍布细小的伤痕,头发散乱,脸色惨白,看起来狼狈不堪,且一点要清醒的意思都没有。凤霜汐连叫了好几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金雕……锦赤,你能飞得上去吗?”凤霜汐指了指头顶。锦赤头也不抬,“一百三十年没飞了,不知道。既然你掉下来都能完好无损,还没能力自己上去吗?”

  臭金雕,给点颜色就开染坊。凤霜汐笑眯眯看着他,抬起手,灵气在她手周围旋转,转着转着化作淡薄的圆形薄刃,“锦赤,你带我们上去,我请你吃烤鸡。”

  锦赤继续趴着,没注意到她手里的灵气圆刃,“我不爱吃烤鸡。”

  “那你爱吃什么?”

  “狼。”它抬起头,张大嘴,目光落在她手周围越转越大的圆形薄刃,有些心慌。凤霜汐笑呵呵看着他,手中薄刃飞出,将他右边翅膀的毛发也刮掉了一条,“正好对称。”

  “啊——”锦赤的叫声响彻她脑海,在崖底听来是一阵长鸣,被十丈高的白雾截断了声音。对着这张无害的脸,锦赤认命伏下头,让她上背。

  凤霜汐拖着白之御到锦赤背上,锦赤倏地变大,挥动翅膀,湖中的水都开始晃动起来,地面飞沙走石,可见它翅膀的威力不小。它几下冲出白雾,稳住身子往上飞,一次挥翅就能上升七八丈。

  到山顶,凤霜汐让锦赤变小再变小,直到它变成白鸽大小才罢休。

  白之御就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她利用灵气刃将自己身上划了七八条小伤口,在锦赤见鬼的表情下张开双臂斜躺到白之御附近,叮嘱锦赤在袖子里藏好后装昏迷。

  睡了一夜,白之御还没醒,凤霜汐刚要一巴掌把他抽醒,他眉头动了动,她赶紧躺倒。

  白之御揉了揉发涨的脑袋,一脸迷蒙打量四周,身上细小的伤口隐隐作痛,凤霜汐就躺在他旁边,身上也带着小伤口。

  “霜汐?”白之御拉了拉她的手臂,她嘤咛一声,扶住头撑起身子,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白之御?”她环顾四周,“我怎么在这里?”

  昨晚最后的记忆浮现在白之御脑海,他清晰地记得那双蓝色的眸子,可面前的凤霜汐一脸不明所以,“我记得我昨天晚上在房里睡觉,怎么会在这里?白之御你怎么也在?昨天发生了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了?”白之御似笑非笑看着她。

  她继续装,捂住头,蹙眉,“我记得我好像做了噩梦,凤翎表哥让我好好休息,我就睡下了……”袖中的锦赤实在不知道自己摊上了个什么主子,还敢再装一点吗?虽然不知道为何她的眸子会在棕色和蓝色之间变幻,但它十分清楚她变化后并不会失忆。

  “不记得也罢。我先送你回寺庙。”白之御扶起她。

  她一顿,“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寺庙?”

  “凤家每次来桃村都是住寺庙,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了。”

  原来如此……

  袖中的锦赤身子一动:“凤家?你是凤家的?”

  声音传入凤霜汐脑中,凤霜汐笑对白之御,偷偷伸手压住袖中的锦赤,锦赤恨不得一口咬死她,这女人太粗鲁了。什么无害,什么柔和,什么善良,都是表面现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