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血染月牙坠
后浔2018-01-17 16:132,473

  凤翎正等着凤霜汐回答,就看她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凝重,转身跳下阁楼,奔远方而去。凤翎看着那个方向,神色平淡。

  鬼影森林中,凤霜汐不停跑着,长裙被地上树枝刮破也浑然不觉。走到森林边沿,之前掉落的那棵树下。

  她突然胆怯,怕改变凤翎的命运后,把妈妈和爹地的存在也抹消了。

  月牙坠一定和穿到三千年后的事有关!她想。如果月牙坠能再次发出耀眼的光,时空会不会再次发生变化?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拉出被衣服遮挡的月牙坠,张开嘴,尖利獠牙慢慢生长。她抬起手指,獠牙尖端刺破皮肤,血液流下,被她抹在月牙坠上。

  月牙坠发出绿光,投射在半空,晕开一幅画面,画面内与凤霜汐模样相似的长裙女子巧笑倩兮,坐在一处桃树下的石桌旁,她身侧还坐着一位蓝衣公子,握着她放在石桌上的手。

  “妈妈……爹地……”凤霜汐喃喃道。

  画面中的一男一女与她父母完全一个模样,可为什么,他们穿着这个时代的衣服?

  “啪!”画面破碎,凤霜汐惊醒,立马感知到有人偷窥。

  偷窥之人察觉自己被发现,转身就跑,黑影从凤霜汐眼前掠过,凤霜汐神色一凛,纱袖翻转,袖内凭空飞出无形的灵气刀刃,黑衣人一个打滚躲过,她双手打开,十指翻动,刀刃化作长剑刺破他的衣袖,再一转瞬,就割破了他的脖子。

  这是她跟母亲学的招数,灵气主要来源月牙坠。

  月牙坠是至精至纯之宝物,能蕴藏灵气并将之升华,关键时刻还能凝化成武器杀敌。

  凤霜汐走到偷窥之人尸身前,蹲下拉开他蒙面的黑色面巾,并不认识,她伸手在他胸前拍了拍,再摸了摸腰带,摸到一块半截手指长,穿着细线系在腰带内的木牌,上面写着“三十”。

  她将木牌收进怀中,托起银链上的月牙坠看了看,表面的血已经消失,颜色恢复如初,只是尾端似乎还有一点红色,乍一看并不明显。她回头看来眼当初掉下来的那棵树,目光暗淡,缓缓离开。

  看来,月牙坠现在无法送她回去。这个时代还有太多秘密,太多她无从知晓的事,怕是解决不完,就回不去了。凤霜汐如此想到。

  可是她没想过的是,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改变历史,历史一旦更改,往后的齿轮,皆会变动,许多人或事,都将消失。

  鬼影森林静悄悄的,黑衣人尸体静静躺在地上。

  一个颀长的身影由远至近,一步踏出六七丈,不会儿就到了尸体面前。他身着白衣,戴着银色面具,深邃的眸中不带一丝波澜,目光在尸体脖子上扫过,微微抬手,嘴唇动了动,微不可无一声“消”字,地面上尸体立刻消失无踪。

  他目光扫过周围,落向凤霜汐离开的方向。

  周围并无打斗的痕迹,只有黑衣人原地深浅脚印,说明凤霜汐不费吹灰之力就杀死了黑衣人。究竟是如何杀的,也只有死去的黑衣人自己知道了。

  凤霜汐回凤府,撞见了才回来的凤萋萋,还有她旁边模样端庄的漂亮女人。

  凤萋萋依旧是那副嚣张的模样,张开双臂就挡住了她的去路,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你去哪儿了?今日难得姑姑叔叔齐聚,我爹派人找了你半天,你怎么什么也不说就跑出去了?”

  “萋萋,休得无礼。”端庄女人轻声开口斥了凤萋萋一声,不理会气鼓鼓的凤萋萋,看着凤霜汐,“你就是小妹的女儿凤霜汐?”

  听她这个称呼,凤霜汐立马反应过来,“您可是珑姨?”凤家老三,凤七珑,妈妈口中“为人险恶”的女人。她看起来端庄文雅,和妈妈所说的大相径庭。

  “你与小妹果真像。这眼睛……倒是颇有你爹的神韵。”凤七珑停顿时眸光微微变化,随即掩去。

  “哼,一副皮囊而已!我可没承认过她是我表姐,要不是我爹好心要留着她,我早将她扫地出门了。”凤萋萋怒道。

  “你又在说霜汐的不是?”凤翎冷淡的声音传来,他从拐角处走出,目光扫过凤萋萋,看向凤七珑,“三姑姑。”凤七珑颔首,对他们道:“我去叫白霄,你们先过去。”凤翎点头,对凤霜汐说:“今日叔叔姑姑都在家,我爹就想着我们全家上桌吃顿饭。”

  凤霜汐心不在焉应了声,跟到他身后走。他走了几步停住,转过头,“早上看你脸色不对,身体可无恙?”凤霜汐内心诧异,表面对他甜甜一笑,“谢凤翎表哥关心,霜汐无碍。”

  凤萋萋一脸不爽,朝着凤霜汐背后凭空踢了一脚,无声咒骂。凤翎一个冷淡的眼神丢过去,她噤若寒蝉。

  堂内,一张大圆桌就放在正中间,每一方都摆着碗筷和圆凳。

  凤翎带着凤霜汐和凤萋萋进来时,凤启天兄妹三人也刚好进来,还有凤七珑的儿子和凤启天的小儿子。

  凤七珑在凤云儿失踪之后六七年才嫁人,嫁的是狼王的表亲,但那个表亲在凤七珑生下儿子后在与灵族的战乱中死去,凤七珑从此就住在了娘家凤府。

  凤启天有五个孩子,凤翎排行第一,是凤家继承人。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凤家二少爷独自去了人间游历;凤家三小姐嫁给了白家大少爷,也就是白之御同父异母的哥哥;凤家四小姐就是凤萋萋;凤家老五尚年少,性格内向,鲜有出房门。

  现在凤启天身后躲躲藏藏的少年,正是凤家五少爷。

  他长得像个精雕玉琢的陶瓷娃娃,半个身子藏在凤启天后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好奇地看着凤霜汐。

  “凤五,这是云姑姑的女儿,你的表姐,凤霜汐。”凤启天摸了摸凤五的头,凤五小声喊了句“表姐。”凤七珑也拉着自己比凤五还小的儿子白霄叫凤霜汐表姐。

  凤千华轻哼,“小心引狼入室。”

  凤五疑惑地看向凤千华,“叔叔,我们不都是狼吗?”凤千华被他一呛,脸涨得通红,眼睛冒火,又不好意思冲懵懂的凤五发火,只能自己把怒火咽下。凤霜汐若无其事用手挡住忍不住弯起的嘴角。凤萋萋当即笑出声,惹来凤千华冷冷一眼。

  “叔叔你可别这么看我,我和你一样也是不待见这个来历不明的所谓的表妹!”凤萋萋立马坐到凤千华旁边。

  凤启天坐在上座,语气起伏不大:“什么来历不明?霜汐的身份,她的容貌以及她的月牙坠就可以证明。”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看向凤霜汐,想看看她的月牙坠在哪儿。

  她大大方方掏出被衣布遮挡的月牙坠,看着凤启天,“大舅舅,您说……这月牙坠是凤……凤云儿娘亲的?”她曾问过妈妈月牙坠的来历,妈妈说是她母亲传给她的。可是不对啊,如若月牙坠是凤云儿的东西,那就是凤家的,可妈妈并不姓凤,爹地才姓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