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未能凑得款
后浔2018-01-17 16:132,191

  “你整日在府中无所事事也就算了,这些天还到处往外跑,真当这是自己家呢?在别人家里就得守点规矩。”凤萋萋叉腰,一脸傲慢看着她。

  凤霜汐内心吐槽她多管闲事,到处找茬,脸上挂上招牌笑,纯真无害,“萋萋表妹,我来凤府不久,也没人告诉我有哪些规矩,萋萋表妹要是闲的话,不如细细说说?”

  “我才懒得和你浪费口舌,总是故作天真烂漫,还真当自己是一朵纯白的娇花呢?前几天我还听人说见到你和白之御走在一起,你一边勾搭我大哥,一边又和白之御走在一起,把谁当傻子呢?”凤萋萋声调上扬,周围家丁忍不住看了几眼。

  闻言凤霜汐笑容不变,“送你一句MMP,祝你狗带。”凤萋萋狐疑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凤霜汐笑:“没,夸你呢。”说着就趁着她思考的间隙出了门。

  她为掩人耳目,到施家老宅那里换上江湖人打扮,戴着幂篱,抱着首饰盒到当铺。

  当铺老板看到她首饰盒中琳琅的首饰,不禁看了她几眼,隔着轻纱看不清容貌。“冒昧问一句,姑娘是生活所迫,所以要变卖自己的首饰吗?”

  凤霜汐叹了口气,压粗声音:“这些本是我的嫁妆,但行走江湖必然少不了盘缠,我只能卖了它们……老板,你是好人,肯定会帮我留下它们,等我下次来赎的,对不对?”又发了一张好人卡。

  老板神色微动,听她声音也是个年轻姑娘,沦落到变卖嫁妆的地步,肯定是遇到了困难,可这生意,还是得好好做的。

  狼妖管家回到老宅,察觉有谁来过的气息,猜测是凤霜汐,便上街找去,到当铺外就看见她要将首饰交给老板。那首饰盒看起来极其漂亮,用紫檀木做成,木盒面上镶嵌着一颗翡翠椭圆珠子,狼妖管家眉头皱起,上前拿过老板手中的首饰盒,“小丫头,你要做什么?”

  凤霜汐吓了一跳,看着他,“大……”她脑中灵光一闪,眼中泪光浮现,“爷爷,我知道你已经饿了好几天,我实在没办法,只能变卖嫁妆。”

  爷爷?狼妖管家眉头抽搐,看了看蒙圈的老板,拽着凤霜汐离开,“你手里拿的,是凤云儿的首饰盒?”凤霜汐诧异。狼妖管家顿了顿道:“那是施渺送给她的盒子。”他凝视她,“她要是知道你把施渺送给她的东西当掉,她非得扒了你的皮。”

  凤霜汐一个寒颤,恍然想起自己那个严厉的妈妈。

  “可是不当首饰我没银子。”

  “你当我这些年是白活的?”狼妖管家瞥了她一眼。她眼睛渐渐发亮,咧开嘴,“大伯!不,大哥!你真的有银子?”

  狼妖管家眼中闪过笑意,背着手往老宅走去。

  看着他挺直的腰杆,凤霜汐想,他虽然容貌皮肤都像个老头子,但脊背直直的,步履轻快,身形敏捷,特别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明亮无比。他这模样,就相当于是人类一百岁的时候,一百岁的老人,走路都蹒跚呐。

  狼族果然是一个被秘密充斥的地方。

  当凤霜汐看到老宅库房里几个破铜烂铁和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寂寥银锭,僵直在原地。

  她顺着门口捡过去,数到最后一个,才有一千两。她看向狼妖管家,无害一笑,“爷爷,您银子真多。”

  狼妖管家横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应当是盗贼趁我不在的时候偷走了,之前门锁一直挂着没锁。”

  “偷走了多少?”凤霜汐身子倾过去。

  “银锭黄金银票,七七八八应该有六七箱。”他语气依旧淡淡的。

  她半晌晃过神,“放着好几箱黄金和银票的库房,你竟然不锁门?”这简直刷新了凤霜汐的三观,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视金钱为粪土”?

  “偷儿给你留了一千两就不错了。”狼妖管家背着手走出库房。

  一千两顶多买个中等偏上的门面就没了,装饰店面的钱、请姑娘的钱、做宣传的钱,她从哪里来?不行,还是得当首饰。

  凤霜汐点点头,摸向袖子里的首饰,脸色一变:怎么不见了?

  宅子里的小湖边,狼妖管家坐在亭子里喝茶,泰然自若看着湖中鲤鱼。凤霜汐慌张找他,“你看到我首饰盒了吗?”狼妖管家抬眼,“自己看不好,跑来问别人?”凤霜汐平复下来,直视狼妖管家,甜甜一笑,“大哥,能不能把首饰盒还给我?”

  “我没有拿你的首饰盒。”他放下茶杯,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凤霜汐坐到他旁边,“您不想让我当首饰,我不当就是了。我再想其他办法,劳烦大伯好好保管那一千两,谨防偷儿。”

  凤霜汐走后,狼妖管家右手摊开放在石桌上,一个紫檀木做的,镶嵌着翡翠椭圆珠子的木盒出现在他手中,他打开盒子,看了看里面的首饰,“臭丫头,话乱说,事也乱做,拿着别人的东西要当掉,这是人做的事吗?”他顿了顿,“哦,不是人……”

  已经换回平时装扮的凤霜汐走在街上,四处看看,想着怎样能赚钱。在现代的时候她还是个大一的姑娘,毫无预兆被送到这里,从小吃着山珍海味,出行保镖护体,穿行在黑白两道,就没想过要自己打工赚钱。

  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叫唤,凤霜汐没有回神。“霜汐。”那声音又近了些。凤霜汐转过头,就看到白之御那张笑脸。想起凤萋萋说的那番话,她在想,她自己是现代人思维,觉得男女往来十分正常,但看历史书上的古人都对此十分避讳和讲究,难道狼族这个时代没有人类的封建思想吗?

  “白之御,大街上的,你这样叫一个姑娘家的名字多不好。”她一本正经地说。白之御笑:“你在乎?”凤霜汐耸肩摇头。白之御歪头,“那我还在乎什么?”

  “你们古……你们狼城对这些事避讳吗?”

  白之御望着她,嘴角保持着弧度,“凤霜汐,你该不会想抛弃你的救命恩人吧?别人怎么想怎么做是别人的事,和我们可没关系。”

  “什么‘我们’?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以烤鸡回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