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夜探美人房
后浔2018-01-17 16:132,232

  凤萋萋挥动长鞭,鞭子破开空气就要落到凤霜汐身上,她本能闪躲,凤萋萋更生气,五指展开朝凤霜汐,内心念诀,五指收拢,橘红色光绳将她牢牢困住。

  鞭子再次挥起,凤霜汐身上光绳断裂,她抬手一巴掌朝鞭子一挥,鞭子抽到一旁柴火上,一声响动,柴火成了两半。凤霜汐抬眼,转瞬已立在凤萋萋面前,右手准确无误卡进她脖子,将她轻松提起。

  “凡事得懂得适可而止,谁的忍耐都有限度。”她抬头直视凤萋萋,棕色瞳眸中闪过一丝蓝光,看得凤萋萋瞪大眼睛,嘴巴动了动,说不出话,双手用力拍着脖子上的手。凤霜汐可不会傻得把她杀了,当即松下力道,将她丢在地上。

  她捂着脖子,脑中闪过方才凤霜汐眼中的蓝光,久久不能回神。只有历代狼王继承人眼睛才会显蓝光,成为狼王后眼睛会彻底变成蓝色。下一代狼王应当是白家大少爷才对,凤霜汐怎会……

  想到这里,她跌跌撞撞起身就要大喊往外跑,凤霜汐袖子挥出一抹白光,挡在凤萋萋前面,支成结界,恰巧也挡住了不知从那里探来的神识。

  “萋萋表妹挑了个好地方,方才那些事,不会有任何人看到。”

  凤萋萋惊恐地转过头,凤霜汐食指指着她,指尖发着蓝光,“忘了它。我以第八代狼王的身份命令你,忘了你方才经历的一切,忘了我方才以及现在所说的所有话。”她眼中蓝光再次闪过,“不然我就杀了你。”凤萋萋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结界撤掉,凤霜汐静静站在原地,那抹神识未探到什么,转了回去。能在风府探出神识的只会是凤家人,要么是长辈,要么是道行高深的。可到底是什么人,每天这么无聊,到处打探她?

  被认为无聊的人收回神识,问旁边的管家:“四小姐在做什么?”

  “回大当家,听下人说,四小姐把表小姐从大少爷院子里带走后就没动静了。”

  凤启天摆摆手,“去看看。”

  “是。”

  柴房里,凤霜汐趴在柴堆里,背上一条鞭痕,眼睛紧闭,像是睡着了。凤萋萋揉了揉脑袋醒来,第一眼看到手中的鞭子,第二眼看到昏迷的凤霜汐,一脚踹过去,“凤霜汐!死起来!”

  凤霜汐惊醒,牵动背后的伤,“嘶”了一声,狼狈地看向她。她质问:“我怎么倒在地上?你做了什么?”凤霜汐松了口气,看来第一次用法力催眠,成功了,就是太耗费心神。

  “方才你把我丢进柴房,要用鞭子抽我,抽着抽着就睡着了。”她一本正经扯谎。

  “你当我傻吗?”凤萋萋拿鞭子指着她。

  外面传来敲门声,正是赶来的管家。凤萋萋收了鞭子,拉开门,管家往里看了看,并未看到凤霜汐的身影,在凤萋萋带着怒气的言语中点头哈腰,离开柴房。凤萋萋这才从里面走出来,收了鞭子,回头扫了凤霜汐一眼。

  凤霜汐撑起身,不过小会儿,独自走出去。

  树后出现一个身影,正是方才的管家,他看着凤霜汐带着鞭伤的脊背,微微皱眉。

  听云轩。

  屏风之后热气氤氲,凤霜汐站在房间浴池前,湿漉漉的长发搭在胸前,背后一条横跨左右的伤疤在昏暗灯光下更显鲜红,细嫩的手臂贴在身侧,手指微动。

  浓密的睫毛垂下,眼睑相合,遮住漂亮的瞳眸,樱唇轻启,没有任何声响,此时,背后的伤愈合了一点点,她痛得蹙眉,咬紧牙关,背上的伤痕还是不再有愈合的迹象,她睁开眼,额头已经布满密密麻麻的汗水。

  大抵是时代不同,所以法力也有所限制,不如在三千年后那般控制得自在。

  是夜,凤霜汐仅穿着兜肚和亵裤,趴在床上沉沉入梦。

  不知到了几时,天边圆月高悬,窗外静谧一片,隐晦透过门倾泻而入,一个身影出现在房内,缓缓走到床边。

  如玉的脊背上那道显眼的伤,此时被白色的灵雾缭绕,以肉眼见到的速度在愈合。

  灼热感似乎要将身体燃烧,胸前的月牙坠似乎也随之变得滚烫,旁边的不速之客一点都没有想走的意思,凤霜汐睁开疲惫的双眼,朦胧又无力,“谁?”她声音低缓,带着丝丝沙哑。

  那人不但不说话,还在床边坐下,手划过她伤痕旁边,眼中闪过浓郁的好奇之色。

  凤霜汐困得不想搭理,眼珠转过去也只看到那人的衣袂,随便猜了一个:“白之御,你怎么阴魂不散。”

  背上的手一顿,那人发出一声轻笑,“莫不是你想我了,所以恰巧猜出了我的名字?”果然是白之御那家伙。

  “凤家好歹也是三大家族之一,你怎就跟上卫生间一样,来去自如……”她声音低弱,好像随时会睡着。

  “卫生间?”

  “茅房……”

  他“噗”的笑出声,“把凤府比作茅房,天下也就唯你凤霜汐了。”他毫不客气身子一转,双腿放在床上,靠着床头,正遮挡住了她的目光,黑暗又让她闭上了眼。“你这院子是最偏的地方,也是戒备最弱的地方,我要进来易如反掌,可别把我白之御看得那么弱。”

  回应他的只有平稳的呼吸声。他转头看着她恬淡的睡颜,真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放心地睡了,旁边可是还有一匹狼呢。

  他目光再次扫过她的背,伤口已经结痂,之前的白色灵雾不知所踪。

  凤霜汐脑袋里完全是混沌的,想了半天方才说的话和发生的事,脑中一惊,瞬间清醒,猛地坐起身,旁边哪还有白之御的身影。

  是她大意了,背后的伤迅速愈合的一幕肯定被他看到了。

  她抬手覆在月牙坠上,指腹摩擦几下,目光望着窗外,双唇紧抿。

  现在,才刚刚开始,底细……绝对不能暴露。

  回到自己院子的白之御躺在屋顶上,望着圆月,双眼微眯,脑中不断浮现方才伤口愈合的一幕。怕是自己大哥,那个狼王继承人的愈合速度,都难以比得过凤霜汐。

  施家上过凤家有意要人,可最后却没有要回去,定是凤霜汐能力不如他们的意,倘若如此,凤启天怎么会留下她,难道还真因为那张面容让他念及亲情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