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人类城中巫
后浔2018-01-17 16:132,177

  白之御以还有急事为由,将她送到寺庙外面就走了。

  凤翎他们一天一夜没有找到凤霜汐,看到她狼狈的出现在眼前,都是一愣。凤萋萋反应最为强烈,咬着牙愤愤看着她,暗想:不见了就不见,还出现干什么!

  “你去哪儿了?怎么成了这样?”凤七珑担忧地问。

  凤霜汐傻傻一笑,摸摸头发,“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睡在山上了,一不小心就从山上滚下来了,走了好久才找回来。”

  “难道又遇到杀手?”凤翎走到她面前,皱着眉问她。听到“杀手”两个字,凤萋萋脸色变了变,目光飘移。

  凤七珑出声:“杀手?”她看着凤霜汐,“何人要杀你?你来这儿也没多久,能惹到什么人?”

  “哼,她顶着这样一张脸就能进凤家的表小姐,指不定多少人看不惯。”凤萋萋忍不住开口讽刺。凤七珑呵斥一声,凤萋萋心里更加烦乱。凭什么一个外来的人就得受他们袒护?自己可是凤家直系小姐!

  天边飞来一只透明的鸟儿,几人抬头,凤翎率先伸手,鸟儿有感应般,张大嘴,嘴里掉出一封信,在接到信的那一瞬,透明的鸟儿瞬间消散。

  看到信中内容,凤翎眉头拧得更紧了:“叔叔那边出事了。”

  狼族毕竟比不上妖族,年轻的狼族不过和修仙的人类差不多,到人族的罗城已经是几天后。

  一向高傲的凤千华着了新客的道,他做古董生意一百多年,第一次有人说他卖假货。新客是个有背景的,仗着权势血口喷人,给凤千华下药后把他绑了起来。

  凤千华哪受过这些气,虽然好面子,但还是忍不住向凤翎求助。

  听说新客是个年轻女子,懂一些巫蛊之术,是当朝国师的女儿。凤霜汐随他们一进门就感到阴冷的气息,忍不住打个哆嗦。

  凤萋萋也没错过嘲讽的机会:“胆子可真小,不过一阵风就让你哆嗦了,姓凤还真丢凤家的脸。”凤翎冷淡地扫了她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

  “客人拜访,有失远迎啊。”清亮的女声响起,一个二十多岁模样的从里面走出,穿着宽大的玄色袍子,头上束着黑色发冠,若不是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形,还真没法从她英气逼人的脸上看出她女子的性别。她遥遥站在对面阶梯上,并未再进一步的举动,“对于不请自来的客人,我向来闭门不见,但看在你们是凤家人的份上,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话音刚落,周围的天色暗了下来。

  整个宅子被黑雾笼罩,周围亮起一盏盏灯笼,空地上不知何时摆上了六个一模一样的古董花瓶,在昏暗的红色灯火下勉强能分辨出花瓶原本的蓝青色。

  “既然你们和凤千华是同宗,那么鉴别古董应当不是什么难事吧?况且,他是因为卖假货才被我抓住。”女巫师自信满满看着他们,坐在椅子上看戏。

  看来真有些本事。凤霜汐心想。

  凤翎扫了眼周围,“妖术?”女巫师撑着头,“我是巫师,使的当然是巫术。”她不满,“不会说话的小子。”

  凤霜汐袖中的锦赤动了动脑袋,想要钻出来,被她死死按回去,在心里警告它:“不要乱来!”

  凤七珑看着一模一样的六个花瓶,感到为难,她在凤家负责的是绸缎生意,对古董方面一窍不通。凤翎虽了解过相关,但只能从中选出两个假的,再难继续。凤萋萋的话……就不必说了。

  锦赤又在凤霜汐袖中里动了动,“凤霜汐,带我过去瞧瞧。”凤霜汐诧异:“你一只雕还懂古董?”这话把锦赤气到,用嘴啄她手臂,“老子比你活得不知久多少倍!”

  凤霜汐同凤翎他们一样在花瓶周围看看摸摸,故意将袖子敞开点,让锦赤看个遍,“你要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就好好做我盘中的烤雕肉吧。”锦赤一个哆嗦,金色的眸子圆瞪,恨不得将花瓶盯出个洞。

  女巫师抱怨他们太慢,让下人点了一炷香,若他们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挑出真花瓶,就别想走出黑雾,更别想带凤千华回去。

  当凤霜汐围着花瓶转第十个圈的时候,锦赤说:“中间的是真的,其他都是赝品。”她有些犹豫,该不该相信这只雕,毕竟他们主仆关系不是很融洽。

  “哼,你要是不愿意相信我,就慢慢耗吧。六个古董里,最旁边两个都是我一眼能看出来的赝品,往里的两个差别细微,人类鉴别都需要某些东西才能发现差异,但我的眼睛可不一般。”

  “你以为是你孙悟空吗?有火眼金睛?”

  “孙悟空?谁?”

  她并未回答,将它的头按下去,扬声道:“我已知晓,中间的花瓶是真品,旁边的皆为赝品。”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感到诧异。女巫师看到她,眼中有了兴致。这小姑娘打进门就没有存在感,现在说话竟如此有底气。“小姑娘,你可想清楚,机会只有一次,猜错了就结束了。”

  凤萋萋扯过她手臂,“你可别乱猜害了我们!叔叔还在她手上呢!”凤霜汐一脸纯白:“既然表妹不相信我,那表妹说哪个是真的?”

  周围的黑雾似乎深了点,花瓶似有晃影。锦赤敏锐捕捉到,“凤霜汐,那个女人将花瓶挪动了,真花瓶现在在第一个。”凤霜汐微愣,看着女巫师的眼神变得奇怪。这个女人不想让他们猜出来,不想让他们干涉凤千华的事,但为何要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巫师姑娘,我改变想法了。”凤霜汐指向第一个花瓶,“第一个才是真花瓶。”

  女巫师眼中兴致更浓,二话不说挥手拨开黑雾,花瓶随之消失,她起身走到凤霜汐面前,“你是凤千华的侄女?”

  凤翎若有所思看着凤霜汐。凤萋萋不服,“凤霜汐,你肯定的蒙的!”凤霜汐回答女巫师:“他是我二舅。”随即看向凤萋萋,纯真一笑,“萋萋真聪明,表姐就是蒙的。”女巫师别有深意看着她,只有自己清楚地知道,这个小姑娘绝对不是乱蒙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