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狼城亭玉阁
后浔2018-01-17 16:132,208

  凤千华穿着干净的衣服走来,面色平淡,和凤霜汐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看起来像个年轻的俊俏小公子,五官柔和又显得阳光。他看起来比先前气色好多了,走起路来都带风,四肢已经没有黑线。

  凤霜汐左右看了看,并未看到流萱的身影,真是奇怪。

  “还愣着干什么,回狼城。”凤千华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径直往前走。啊,真是个讨厌的男人,流萱看中他哪一点了?凤霜汐撅了噘嘴,跟到他屁股后头,凤翎与她并肩而行。

  出城的时候,凤霜汐瞥见城楼上一颗露出来的脑袋。

  流萱趴在墙垛上,看着凤千华的背影,“啧啧”几声,“真是个无情的男人。”凤千华耳朵一动,转头看向她,四目相对,她魅惑一笑,他仓皇转身。

  “叔叔似乎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凤翎若有所思看着凤千华的背影。被女人压了,当然不一样了。凤霜汐没敢说出来,“应该是因为流萱。”

  “流萱?”凤翎不解,“叔叔要是喜欢她,留下或者把她带走就是。”

  “感情方面的事,有时候也说不明白。二舅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喜不喜欢她,我们乱猜测干什么。”凤霜汐语气显得有些沉。凤翎看着她,“你有喜欢的公子吗?”

  她抬起头看着远方,脑中那张温柔的脸已经开始模糊了。情窦初开的时候,她喜欢过她的发小,就是那个被道士害死的发小。他有着一头软软的卷发,有着迷人的笑脸,从不大吼大叫,对她百般纵容。

  对了,他有着和这个时代的凤翎一样的气质。

  凤霜汐看着凤翎,她甜甜一笑,“还没有呢,我认识的人太少了。”

  前面的凤千华将他们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本来想呵斥的,但忍住了,听他们说完,又装模作样呵斥一番。

  回到狼城,凤霜汐他们向凤启天他们报个平安,她就自己回房了。

  刚一关门,窗户被人推开,转身之际就被那人一把抱了个满怀。不用看脸凤霜汐就知道是谁。

  “霜汐,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苦啊。”那声音就像孩童看到了久违的糖葫芦一样,带着欣喜。

  “白之御,你是不是自来熟?我可不记得我和你这么熟过。”凤霜汐笑着拉下他手臂。

  他伸手壁咚凤霜汐,带着浅浅的笑意,神色不像方才那般刻意,“凤霜汐,你的眼睛,会变颜色吗?”凤霜汐眉头一动,她想她是不是不该把白之御救上来,应该让他自生自灭的。“你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话,眼睛怎么会变颜色?”

  “我爹眼睛就会。他以前是黑眸,成为狼王后就变成了蓝眸。我上次做梦梦到你的眼睛也变成了蓝色,笑眯眯地看着我。”

  她想掐死他。这样想着,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脖子,指腹在他脖子旁摩擦,“白之御。”

  “嗯?”他望着她,与她四目相对。她缓缓抬起食指,打算就像上次对凤萋萋一样对他,让他忘记关于她蓝眸的一切。但关键时刻她停住了。过了这么一段时间,记忆不好选择性消除,并且她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成功。这种东西就相当于现代的催眠术,对意志力强烈的人是没多大用处的。虽然白之御看起来很好欺负。

  “你要是再敢闯我房间,我就告诉我大舅,让他去你们白家讨个说法。”

  “嗯,然后我爹就说:既然如此,那这亲事就算成了。”

  “……”果然应该掐死他。

  凤霜汐搞不懂为何白之御喜欢纠缠自己,简直是阴魂不散。

  摆脱白之御后凤霜汐到老宅找狼妖管家,狼妖管家跟她说了关于花楼的事,他在狼城繁华的街市找到了一家空门面,看起来虽然有些破,但是便宜,捯饬捯饬就差不多了。

  凤霜汐将锦赤丢在老宅,乔装打扮后上街。

  她穿着男装,未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性别,头上带着幂篱,轻纱长达她腰后。

  不会儿,凤霜汐看着面前这家“有点破”的店,心里有些难过。店里空荡荡的,除了蜘蛛网什么都没有,还有几个断了腿的长凳挂在楼梯扶手上。

  背后的店子里传来琴声,凤霜汐看到牌匾上“亭玉阁”三个鎏金大字,再看看三层的台阶,门口的年轻姑娘,大红雕花木门,更加觉着自己站的这家门面破了。

  她指着“亭玉阁”,对狼妖管家说:“我想要它。”狼妖管家平静地看着她,“那你慢慢想吧。”凤霜汐不高兴地撇撇嘴,径直走进“亭玉阁”,并未有人阻拦。

  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女人走来,眉间带着一颗红色小肉痣,说不出的妖艳。

  “姑娘找哪位?”女人声音娇媚。

  “你们东家是谁?”凤霜汐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们亭玉阁值多少钱?”

  女人愣了愣,随即笑出声,“姑娘,亭玉阁可是咱们东家的无价之宝,谁也不卖。”

  “我不要亭玉阁的招牌,也不要亭玉阁里任何一个人,我只要这个门面,也不卖吗?”凤霜汐声音中带着期望。她是真的喜欢这里的装修啊,和她的品味一样。对面那个烂门面,装修起来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还不如多弄点银子买个好一点的,亭玉阁再合适不过了。至于亭玉阁里的人,她不想用,没有安全感。

  女人脑中响起熟悉的声音:“临猗,让她上来,我瞧瞧。”临猗立马带着凤霜汐去见幕后老板。

  偌大的房间里,年轻男子侧躺在珠帘后的床榻上,透过珠帘细细打量进来的人,碧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她穿得太严实,根本看不出什么。

  “怎么称呼?”年轻男子声音清朗悦耳。

  凤霜汐随口编了个:“西霜。”

  “我姓施。”他说完,凤霜汐神色微动。施家人?“听说姑娘想要亭玉阁的门面?”施祈堂不紧不慢地问。

  凤霜汐讶异,这个男人在房里也能听到她在楼下说的话?楼下如此嘈杂,亏他的耳朵能捕捉到。“正是。”施祈堂点点头,“西霜姑娘打算出多少银子?”

  “就看施公子多少银子能割爱了。”凤霜汐将问题抛给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