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猫妖来骗人
后浔2018-01-17 16:132,207

  府中某间昏暗的房内,凤千华靠着床头闭着眼睛,双手双脚被四条黑色的线系着,另一头一点点透明,在接近房门处就看不清了。

  房门被推开,已经适应房中昏暗的凤千华陡然面对门外投射进来的眼光,双眼次刺痛,他抬手挡住眼睛。女巫师挥袖,房间变得明亮起来,绑着凤千华的黑线也变得明显了。

  凤千华缓缓放下手,浑身散发着冷气,黑眼圈深厚,衣服胡乱套在身上,衣带不整,整个人看起来颇为无力,“你不怕我杀了你?”看着女巫师的眼中带着满满的杀气。

  女巫师笑了笑,侧身让开,他这才注意到她后面的三个人,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般狼狈的凤千华太有意思了,凤霜汐真想拍手大笑。她双手挡在嘴前,诧异地睁大眼睛,“二舅!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凤千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转过身,吼道:“都给我出去!”他何曾这般狼狈过?还是在后辈的面前?

  凤七珑略微不悦,“二哥,我们特意从桃村赶来救你,不是来看你脸色的。”

  凤千华咬牙切齿,他记得他分明只通知凤翎了,没想让其他人都来。他看向凤翎,凤翎似乎明白了什么,平时冷淡的脸上染上点点笑意。他们家的二当家性格一直这么别扭。

  “巫师大人,赝品的钱我们会在回凤家之后派人送来给贵府,现在可否将二当家交给我们了?”凤七珑虽不爽凤千华的态度,但他毕竟是凤家二当家。

  “先前你们不请自来,我只不过给了一个让你们作客的机会,可没说要把凤千华交给你们。”女巫师看了眼凤七珑,抬起手轻轻一拈,凤千华右手腕的黑线渐渐清晰,另一头连接的地方正是女巫师手中。她轻轻一拉,凤千华身子一动,冷冷看着她,就是不肯妥协。

  女巫师笑得更加灿烂,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莫名的情愫。

  凤霜汐眼睛发亮:依照眼前的形式来看,这个女人该不会是看上凤千华了吧?女强攻VS男娇受?

  “轰隆”一声,屋顶被削掉一块,灰尘木屑飞溅。众人连忙后退,霍然抬头,竟然看到一个和女巫师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落到房梁上,一脸怒火,指着女巫师,厉声喝道:“流萱!你又趁我不在的时候假扮我做了什么?”

  围观群众:???

  凤霜汐一行人暂且住下了,原因是那只猫妖不肯放走凤千华。

  猫妖叫流萱,是女巫师以前从外面捡回来的,长得甜美可人,性子却火辣无比。难怪能控制凤千华,原来是活了上千年的猫妖。

  凤七珑因为有事不愿再逗留,先带着凤萋萋走了,留下凤霜汐和凤翎在这里帮衬凤千华。

  锦赤天天待在凤霜汐袖子里闷得慌,想出来透气,凤霜汐为了不让它看起来太过显眼,用墨汁把它染成了黑色。

  “凤霜汐你去死吧!老子都黑成乌鸦了!”锦赤怒吼,用嘴啄她,她指尖一点他身体立马僵住。

  “放心,你比乌鸦好看。”她笑眯眯看着它。

  正说着,外头传来“哟”的一声,“这是小霜汐养的乌鸦吗?”锦赤奓毛,飞起冲过去,金色的眸子让流萱眼睛一亮,“哪里弄的这个东西?眼睛真特别。”她伸手去抓,被它敏捷逃脱。

  “路上捡的,除了眼睛特别就没其他优点了。”

  锦赤哼哧:“我的优点数上三天三夜都数不完!要不是我帮你们鉴别古董,你们能进来吗?”

  流萱追着锦赤赶了半天,见抓不到就走了。凤霜汐打量锦赤,疑问:“你除了会看古董会喷火外,还有其他用处吗?”

  “别说人界的狼族,就算是妖界我也能飞进去。要是我法力恢复,那个猫妖都会是我的手下败将。”锦赤抬起高傲的头颅,凤霜汐有一瞬觉得它和那个傲娇的二舅性格有些像。

  “你能变成人形吗?”

  这个问题让锦赤一顿,“你的法力这么弱,还指望我变人形?”意思就是,主子这么弱,还指望契约宠多强?

  她可是第八代狼王继承人,法力没那么差吧?这只雕到底什么眼神?

  “都怪那个姓凤的女人,要不是她夺走我的心脏还把我封印,我现在怎会成为你这个小丫头的坐骑。”锦赤越说越不爽。那个女人本来夺了它心脏要走的,看它还没死,怕它报复,就用仅剩的力气将它封印了。那个封印并不是多复杂,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弱,但他尚未恢复完全,不敢乱来,否则一百三十年的灵气白修了。

  “姓凤的?谁?”凤霜汐一秒正经。

  “她那时把脸挡得死死的,看不清容貌,我听有个男人喊她凤姑娘。她下手可狠了,把我肚子都掏了个洞,我花了一百年才长出新肉。”

  凤霜汐陷入深思。

  染满墨汁的锦赤站在她肩上,她走到凤千华院子里,刚要敲门,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流萱的喘息声和凤千华隐忍的声音,“唔……呵……”

  “流萱,你给我滚下去!”几个字艰难地从凤千华嘴里挤出,他看着在自己身上疾驰的女人,感到莫大的羞耻和屈辱。

  她眯起眼睛,魅惑的眼神从里面泛出,双颊酡红,嘴唇带着水色,停住动作,“真的要我下去吗?”

  接着凤霜汐听到凤千华的声音更加压抑了,像是带着难以隐忍的痛苦。“关键时刻打住,多不好。”流萱嘶哑声音刚落,凤千华难以忍住发出喟叹。

  “怎样,你还要走吗?”流萱趴在他光溜溜的胸膛上。

  锦赤一爪子抬起贴在凤霜汐脖子上,“凤霜汐,你还要听多久?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凤霜汐纯真一笑,“我在想他们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锦赤鄙夷,挥挥翅膀飞走。

  二舅的二舅,您老究竟还回不回去啊,我实在是想回狼城了,您老要是不想回去,能不能发个话让我走……

  凤霜汐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不紧不慢追着锦赤过去。

  凤翎告诉凤霜汐要回狼城的时候,她心情立刻飞跃,喜形于色,“什么时候?”

  “等叔叔来我们就走。”

  凤千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神爱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