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丹霞赏景见故人(三)
秦多多2018-01-17 16:062,850

  “若是清音道友喜欢,那改日我让小童给你再送些过去?”

  这可敢情好啊。

  我正要点头,忽然想起一句老话:世上没有白吃之食,便硬生生地将头部的上下运动,改为了左右运动。

  景曜并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对于我的拒绝并不感到意外,过了片刻,才又听他开口问道:“清音觉得此处落日如何?”

  落日……好吧,我总算反应过来,这位道友请我来此处,并不是为了吃桃子,而是为了看日落,便正色举目远眺,只见那渐渐西下的落日,如一面金色圆盘,周围的天色都被烧成了火红,很是耀眼。只是,这番美景该如何夸赞才能不落俗套呢?

  我想了又想,最后才斟酌着,以自觉十分淡定的语气道:“这落日……又大又圆,甚美。”

  景曜的目光之中似乎多了几分笑意——虽然我觉得那只是错觉,就听他道:“这形容甚好,甚是贴切。”

  我无语。

  有这样睁眼说瞎话的吗?这位道友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必盗!

  忽然想起一事,我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再发现第三个身影,立时觉得有些奇怪——方才他同我所说的,明明是约了“好几名”道友一起来观落日的,但现在就我们两个,这个……这个……可着实有些令妖不解啊。

  我后退一步,笑着问道:“景曜道友,你方才曾说还有数位道友会一起前来,怎么不见他们?”

  他淡淡一笑,“想必是临时有事来不了,不用管他们。”

  眨巴眨巴眼睛,我隐约觉得,这话——极其不靠谱。

  “既然如此,叨扰道友这么些时候了,清音先行告辞……”

  我文绉绉的话音未落,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低柔轻缓的女子嗓音:“景哥哥……”

  这声音甚是动听,即便是我这尾自认生性淡泊的小鱼妖,也不由抖了三抖。

  就见门口处俏生生地站了一名年轻女子,一身素色衣裙,半点佩饰也不见,只在腰间以丝带挽了个花结,素手纤纤,捧了一盆红艳艳的果子,更是衬得她整个人如同玉雕一般美丽无双。

  更不要说这女子的一双妙目仿佛满含水意,只需那么一瞥,就能令人无故地再抖上两抖。

  ——这等绝色,呼气略微大一些,都担心会把她给吹化了。

  我咳了一声,转身向着景曜一拱手,“景曜道友佳人有约,在下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待他回答,便先行几步离开了这个让小鱼妖各种羡慕妒忌恨的所在,只是,在离开的刹那,我似乎瞥到景曜道友的脸色称不上好看。

  俗语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莫非,这景曜道友好逑的并非淑女?

  这可真正是令妖惆怅万分啊。

  趴在小灰云上,慢腾腾地回到了小竹林,我看看那间小破屋,看看屋前的那口小破池塘,再想想方才那处丹霞阁,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就是失败的妖生啊。

  “主人。”

  正当我兀自感怀的时候,灰兔小厮不知从哪里一蹦一蹦地跳了出来,而小黑则半眯了眼趴在他的双耳之间,不复往日的聒噪吵闹,实在是令人觉得诧异。

  “什么事?”

  灰兔小厮动了动长耳,用两只肉嘟嘟的爪子恭恭敬敬地递过来一枚青竹叶,“主人,方才林外有您师门的传书。”

  我将叶子拿在手中,捏了个法诀,就见一道人影轻轻浮起,却是师兄青阳,只见他发束高冠、背负长剑,端的是一副正气凛然的仙家做派。

  “明日一早,还请诸位师弟师妹于正殿前一聚。”

  唔,既然是这样,那今晚还是早些歇息吧。反正方才也啃了两个大桃子,勉强算是饱了口腹之欲。

  我将青竹叶收入袖中,打了个呵欠,转身往小茅屋里走去。

  原本打算一夜好眠,谁料,又发梦了。

  仍是先前的那处花园和白衣女子,只是另一位却换成了一名黄衣女子。

  那女子面容姣好,蛾眉杏眼,黑发高挽,上压金色凤冠,黄色宫装华丽精致,一派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之势,只是面色略有些苍白,声音也略有些颤抖。

  “阿华,果真不愿帮忙?”

  白衣女子斜靠于锦榻之上,眉眼惺忪,神色慵懒,仿佛春睡才醒,宽大的衣袖一角垂落于地,上缀几片红色飞花,显得分外雅致。她听了这句问话,反倒淡淡一笑,语调悠然,“娘娘言重了,本座何德何能,愧不敢当。”

  黄衣女子的面色又白了数分,她下意识地扬起双手,护于小腹处,原先的威严之色骤减,语声切切,“阿华,陛下登基至今尚无子嗣,如今我这孩儿得来十分不易,只盼你能看在大家同出一宗的面上,助我一助。”

  白衣女子抬眼定定看了她半晌,方才云淡风轻地道:“娘娘究竟想要本座如何相助?”

  “我这孩儿生来便有不足之症,司医天官说,需以开天辟地之时的五色神石安胎,方可保其平稳。那五色神石如今只得你手中尚余一颗,因此……”说到最后,黄衣女子却是咬唇不语。

  “因此?”白衣女子挑眉,嘴角带笑,眼底却是冷肃一片,“本座便该将那神石取出,双手奉上?”

  黄衣女子眉头微拧,却也并未开口反对,显然是存了默许之意。

  白衣女子摇头,从榻上坐直了身体,却是送客之意,“此事本座无能为力,娘娘还是请回吧。”

  “阿华!”黄衣女子的声音颤抖如秋风之中枝头欲坠未坠的残叶,双眼含泪,她这副凄惨的神情,便是我这头全然置身事外的小鱼妖看了也觉得着实不忍,只听她凄凄道:“当日凰音之事……我确有不是之处。但我这孩儿的性命,却是何其无辜……只盼你能赐我神石一用,救我孩儿一命,大恩大德,日后我与陛下永不敢忘。”

  只可惜,那白衣女子却丝毫不为所动,“娘娘,并非本座不愿相帮。只是,那神石其实一早便已不在本座手中,娘娘实是来晚了一步。”

  “不……不在你手中?怎么可能?陛下明明说过……”黄衣女子一愣,面上表情复又变得惶恐起来。

  白衣女子轻抚衣袖,淡淡一笑,“说起来,此事倒也是同娘娘有关。当日凰音不知为何身死魂灭,本座为保这天地间最后一点真凰血脉,便以神石为祭,温养住她最后一点元神,是以如今天地之间已无五色神石。”

  “你说什么?!”黄衣女子以袖掩口,后退一步,面上的神色已是惊怒交加,“你……你居然将神石用在了那个贱婢身上……”

  白衣女子眼神微凝,自锦榻上站起身来,广袖轻扬,原本还算明媚的天色不知怎么便暗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我似乎能够感受到她的内心情绪,就仿佛那黄衣女子所说的“贱婢”两字,亦刺中了我的某处死穴,刹那之间,无边怒意汹涌而起,恨不能直面斥之。

  只见那白衣女子面无表情,不怒自威,冷声道:“娘娘,凰音身具真凰一脉的传承,便是本座见了也需礼让三分,更不要说她自幼便由上古伏羲大帝亲手抚养长大,娘娘却以‘贱婢’一词呼之?”说到这里,她冷冷一笑,“此事可非同小可,本座倒想同陛下好好讨教一番,免得让仙界诸仙诸神们以为,上古一族已是凋零微末,任谁都能欺上头来。”

  黄衣女子似乎也自知失言,表情失色,一面后退,一面抿唇断断续续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画面到了此处,再次淡去。

  我睁开双眼,仍是身在自己的小茅屋中,床顶上白纱飘扬,外头天色已是微微透亮。

  ——这梦却是做得越发诡异了。

  若说先前那一个梦,我尚能从中分辨出些许痕迹,那么这一个梦,则完全令人如坠云雾之中摸不着头脑。

  究竟,那凰音、阿华同我这尾小鱼妖有什么相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倾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倾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