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缥缈仙梦首得见(二)
秦多多2018-01-17 16:062,160

  我深深吸了口气,竖起食指很认真地在某个黑团子面前摇了摇,“小黑,此处乃昆仑清修之所,若无事,还是谨言慎行的为好。”

  小黑团子似有不甘,可到底还是努力伸长了他那小短脖子,点了点头。

  “主人,是否需要为这位灵宠准备栖身之所?”

  我正想开口相询,却见小黑“呼”的一声飞了起来,正正落在灰兔小厮的头顶处,摆着翅膀昂着头雄赳赳地道:“什么栖身之所?你给本宠听好了,主人在哪里,本宠就在哪里!”

  那灰兔小厮的反应颇为淡然,对于小黑的叫嚣仿若不闻,只淡淡“哦”了一声,便团起两只前爪冲我一躬道:“主人,我先退下了。”

  我才挥了挥手,小黑已经“噌”的一声从那灰兔小厮头上重又跳到桌子上,用两条小细腿在我面前来回踱着方步,又道:“本宠就知道,主人必定能上昆仑的,嘿嘿。”听起来,他的心情似乎比我这头小鱼妖还要兴奋。

  我又拿起个果子,用力啃了一口,这才慢慢道:“能上昆仑,也不证明什么。”之前在外界就曾听说,这里虽然邻近瑶池,路过的上仙上神众多,但在十二宫中修炼数千年,不能飞升得道之辈也不少。

  “话可不能这么说。”小黑晃晃无毛的小脑袋。

  “嗯?”

  “昆仑毕竟是玄家正宗,上接仙界、下俯神州,山中灵气充沛、宝物众多,实是天下第一好修炼之处。便是冲着这点,主人也该来昆仑。”

  “嗯,听起来你似乎知道得不少。”

  “那是,像本宠这么聪明伶俐可爱无比知识渊博的千年玄鸟,是打着灯笼也寻不到的,主人能碰上本宠,那可是走了泼天的好运道!”

  “嗯嗯……”

  我正努力啃着果子,随口应了两声权当回答。

  小黑却是一点都不气馁,反而跳上了我的肩头,继续唠叨:“主人,既然到了昆仑,人间倒是有句谚语值得一听,没有入宝山而空手还的道理,不如……”

  我抓住他的翅尖,把这个小心眼甚多的黑团子放到桌上,扯开嘴角笑了一笑,道:“你言之有理。”

  说完这五个字,我故意停顿了片刻,又看了眼小黑那双满是期望的豆子眼,这才接着道:“反正来日方长,不急不急,待我先去歇息会儿再说,你也不妨先寻个地方休息片刻。”说完,也不等小黑回答,就往屋外的小池塘走去。

  话说,自从我离开修炼了三百年的住所上路后,就甚是想念以前躲在荷叶底睡午觉的日子,如今我这屋外就有这么个好去处,若是不好好利用一番,岂不是辜负了这池子清波?

  走到池塘边,我伸了下双臂,打算就此跃入水中。

  谁料,妖算不如天算,正当我才刚刚触到水面并打算化形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懒洋洋的男子嗓音——虽音量不高,但在我听来,却有那么几分惊心动魄的味道。

  “哟,我道是哪个占了这没人要的破林子,原来又是你这尾小鱼妖。”

  待我反应过来,已是收势不及,更不能化形为鱼,只得认命地跌入池塘。

  “哗啦”一声,冰凉的水意瞬时扑面而来,不过幸好这池子水不深,我手忙脚乱地从水里站起身来,用力扒拉开头上的水草,那惹了事端的来者已然出现在视野之中。

  他斜倚修竹而立,红衣猎猎随风而舞,如燃烧到了极致的赤焰,放肆狂傲,不可一世地招展,直令得他背后那片生机勃勃绵延不绝的翠色,都沦落成了陪衬——只可惜,这般出色的样貌,却偏偏令人见了就忍不住想要先揍两拳……

  我压抑下心头的冲动,一步一迈地从池子里走向岸边,待在地上站稳了脚跟,又捏了个法诀把身上的衣服和长发给烘干,自觉可以见人了,这才转身笑嘻嘻道:“真巧,这位道友,我们居然又见面了。”

  “巧?既然小鱼妖你说是巧……那就是巧吧。”

  红衣男子最后几字刻意拖长了话音,微微向上扬起嘴角,直看得我心里一个恍惚,待回过神来,就见他的笑容里明显多了几分调侃的意味。

  这个妖孽!

  我轻咳两声,暗自为自己的意志不坚定微微羞愧了一把,“道友所来,是为何事?”

  红衣男子双手环胸,并不答话,反倒对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悠悠开口道:“看来,你在这个地方住得甚好?”

  我干笑两声,“此处清幽僻静,的确是个修行的妙处。”

  他听了我的回答并无甚反应,却挑眉低首,扬起修长的手指,缓缓拂去了袖口处的两枚翠色落叶——这个动作最简单不过,可由这红衣男子做来,却仿若行云流水,令人惊艳。

  我不由屏住呼吸,心下却感到股莫名的熟悉,似乎曾在何处见过这番景象,却又忆不精确。

  正在恍惚间,眼前突地一花,原来是那红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然站在了我的面前,正微低了头,唇角微勾,脸上的神色似笑非笑,可一双黑眸之中却不带分毫情绪,幽静凝重如无尽深渊。

  “小鱼妖……”

  他的声音低沉喑哑,带着几分难以言说的魅惑之感,我心下警觉,却偏偏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扬起手臂,指尖落在我的肩头,挑起一缕发丝,以指风截断,收入掌中。

  “炎璟,小鱼妖,好好记住这个名字。”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炎璟的身影消失在面前,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那头发才碰了一水的泥和草,虽说被我用法诀烘干了,可他居然就这么拿去了,也不洗洗,就不怕脏?

  只是如今,纠结也已于事无补。

  我默默地仰首望天,忽然觉得在这昆仑之中,想要过点太平日子似乎也不是一件易事。

  又站了一会儿,就听见一旁的草丛中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偏了头看去,发现却是那头灰兔小厮,而在他的双耳之间,则站着一脸愧色的小黑。

  “主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倾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倾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