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初登昆仑得竹牌(二)
秦多多2019-02-17 11:052,731

  握住青竹叶,将法力分了一缕渡入其中,就见那青竹叶晃晃悠悠地在空中飘了起来。

  我随着青竹叶的指引来到那一处所在,方才领悟了那名青衣少年话中的含义。

  眼前,是大片七歪八倒的残竹,枯叶满地,几乎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再往里走去,却是一方小池塘,我原本略觉欣慰,可仔细一看,那方池塘已是枯涸见底,只余淤泥一片。塘边,则有一间塌了半边的茅屋,呈现摇摇欲坠之势。

  我望着眼前这片“清净”所在,嘴角便不由抽搐了两下——那位师兄没有说错,此处果然清净,适合修炼,几乎同鸟飞绝、妖踪灭的境界无二样了。

  面对这种境况,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抬起双手捏了法诀,先起了一阵风,将地上那些残枝枯叶给扫去,又招来了一阵雨,将地上洗刷干净,顺道把那小池塘给注入些清水。

  做完这些,正想动手收拾那间茅屋,却听到不远处传来“扑簌”两下响动,随后,就见有道灰扑扑团子模样的事物,从茅屋里“哧溜”一声蹿了出来。

  我原想直接砸个法术过去,但转念一想,此处乃是昆仑,想来也不该有什么妖魔鬼怪之物,便停了手。

  这一犹豫,那灰色事物已然扑到了我的脚下,再定睛细看,却是一头已经半化了人形的灰兔,身上穿着件小厮模样的青衣,头顶上秃了块毛,两只毛茸茸的长耳耷拉而下——这模样,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眼熟。

  那灰兔见了我,举起双爪便拜,“见过主人。”

  我退了一步,挑眉,不敢受这礼。

  “……什么主人?”

  那灰兔上前一步,指着我掌中的指路之物道:“谁取了这青竹叶,便是此间主人,自然也是我这小灰兔的主人。”

  我又退一步,无语道:“……呵呵,只是无心之举,不必当真。”

  那灰兔继续上前一步,昂首挺胸,拱着嘴笑呵呵道:“这就叫缘分。”

  我再退一步,咬牙道:“兔肉不够鲜美,我无甚兴趣。”开什么玩笑,莫名其妙多了个吃饭的,我才不要呢!

  那灰兔仍是上前一步,不依不饶,“既然奉你为主,要杀要剐,我小兔自是毫无怨言。”

  我想要再退一步,却是退不成了,身后是水波粼粼方才整理一新的池塘,正当我打算跃入其中远远逃遁时,长裙的一角却被那灰兔厚实的肉爪子给用力按住了。

  “主人若是想要始乱终弃,小兔必将上告于昆仑掌门,争个是非黑白。”

  我听了这话,只觉得额头青筋乱跳,嘴角抽搐不已……始乱终弃,我始乱终弃你个头啊!

  事已至此,看来是不能拒绝了。

  不过,这灰兔小厮也算是颇懂进退,在得到我勉勉强强的承认之后,便自动自发地用法术帮忙打扫了一下茅屋,又不知从哪里整了盆水灵灵的新鲜野果出来,巴巴地送到了我的跟前。

  见他如此心诚,我也不好多做推却,便接了下来。

  转念一想,也不知之前那个小黑团子上了昆仑没有,四下查探了一番,并未发现其踪影,便打算明日再说,准备休息。

  灰兔小厮立时将我引入茅屋,只见内里已经清扫一新,里外两间屋子里,紫竹制的各式家具也被擦拭得干干净净,里屋的竹床上,还铺了层细软暖和的红色被褥,看着很是厚实。

  我眨眨眼,觉得此举甚是贴心,便大大方方地往那被褥上一扑,梦周公去也。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我便醒了。

  望着颇为陌生的环境,我忽然觉得,原来自己也有那么几分认床的不良习性。

  伸了个懒腰走到外间,却发现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盆清水并雪白的手巾,我犹豫了下,正在疑虑这是怎么回事,便听到脚边有个声音道:“主人起了?晚间歇得还好?”

  我乍然听到这个声响,不由倒退了一大步,直到看清那两条毛茸茸的灰色长耳朵,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在昆仑山上,便松了口气。

  “……甚好。”

  “主人,早膳想用何物?”

  我无语,这灰兔小厮也未免太尽职了,修炼之辈其实是不用进食的,可望着他黑亮亮的一双大眼,这些话顿时说不出来,便指着桌子上现成的水果道:“这些就行了。”

  灰兔小厮侧着头眨了眨眼,冲着我和果子来回看了两眼,忽地笑了下,退了下去。

  等我啃完两个果子,天尚未大亮。想起昨夜初到昆仑时那位师兄的吩咐,略微纠结了一下,便决定随着青竹叶的指引,回到先前那片青色平地之处。

  待我到了那处,便发现已经有不少道友候着了。一眼望去,这些道友起码占了昨晚之数的十之七八。他们或三两成群交头接耳,不知在讨论何事,或是孑然而立,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我观望片刻,正在思量自己究竟该往何处去,不料身后忽然传来低沉带笑的男子嗓音。

  “清音道友,早。”

  我转过身去,面对来人,只见他仍是一袭墨色长衫,腰束碧玉带,头戴紫金冠——这副打扮,与其说是修仙之辈,还不如说是世间的权贵公子,来得更为相衬。

  “……景曜道友,早。”

  墨衣公子嘴角微扬,“清音道友起得很早。”

  “哪里,景曜道友也是。”

  我虽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不知为何,同这位道友总觉得有层隔阂,是以说话间便带上了几分疏远的味道,多少指望他能知难而退。

  但显然,这一做法并没奏效——

  “清音道友晚上睡得可好?”景曜脸上的笑意温和如昔。

  我扯动一下嘴角,“甚好。”

  “哦?不知清音道友所住何处?”

  此人好奇心真重。

  我腹诽不已,但脸上仍是保持着先前的笑容道:“乱竹林。”

  这几个字其实就刻在那枚青竹叶上,只可惜初始我不曾发现,还是在灰兔小厮的指点下才看到。

  “哦?却不知具体位于何处?”景曜停顿了一下,便又道,“在下目前住于丹霞阁,据闻是昆仑山上观赏落霞的好去处,不知清音道友可有兴致,改日……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

  这家伙算是变相来同我炫耀?

  丹霞阁,单单听名字就知道璀璨又上档次,必定是个不错的住所,比我那个枯枝残叶的所在,肯定要好上百倍、千倍,这让我这尾小鱼妖的心灵受到了一点点摧残……

  我小小地纠结了下,正想婉拒,不料景曜又道:“相请不如偶遇,改日不如撞日,清音道友,今日如何?”

  正在此时,天光已经大亮,就见有名青衣人腰佩紫竹牌、脚踩长剑,自远处云层中飞纵而来,他来势极快,眨眼间就落在了我们面前。

  来人自宽大的袖口中取出一枚金铃,朗声道:“各位师弟师妹还请上前。”众人乖乖聚过去,就听他又道:“掌门已到了昆仑宫正殿,各位师弟师妹且随我来。”

  我暗自庆幸逃过一劫,便对着景曜报以略带歉意的一笑,然后赶忙拔腿就走。

  迈了没几步,就见前方原本白雾弥漫之处,忽地现出一条宽阔大道来,连接着一座雄伟庞大的宫殿,上有仙鹤青鸾齐鸣,下有椒图玄龟坐镇,殿角处白云缭绕,甚是气派。

  宫殿之前,有数百级青金色台阶,待到我们齐齐站于殿前之时,那名师兄轻轻摇动了手中金铃,随着一声脆响,就见原本紧闭的十二扇大门齐齐洞开,妙音缭绕,更有无数金青色霞光从中透出,端的是一派庄严凝重的仙家气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倾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倾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