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攀谈
苏晓2018-02-14 14:062,939

  第四十一章 攀谈

  梅花党在汉口的主要据点被捣毁,群龙无首,让一些潜伏在汉口的小鱼小虾霎时慌了手脚,一时间想要逃出汉口的梅花党组织成员络绎不绝。不过,汉口市公安局和国安局在汉口的水路、陆路、空中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这些小鱼小虾往口袋里钻。就两天时间便有七名梅花党成员落网,五天之内又抓获了数十名梅花党成员。经过连夜突审,这些人大都老实承认自己的身份,痛哭流涕的交代潜伏在大陆的时间地点及联络人。就算有抵抗的顽固分子,那在事实面前也只能黯然失色。这些人都是梅花党一些小鱼小虾,甚至有的才刚刚加入梅花党一两天时间,所以根本接触不了核心的任务,他们唯一的的作用就是随时为梅花党成仁。

  韩飞在汉口立了大功,汉口市公安局准备宴请韩飞,不过韩飞客气的回绝掉了。因为他知道,所谓的立功无非是梅花党送给自己的礼物罢了,其实自己一事无成。韩飞像叶枫汇报了汉口方面的情况,便主动承认这次行动中所犯下的错误,要求杭州市公安局给自己一个处分。叶枫回电,处分就免了,你继续留在汉口跟进。我们全体同仁等着你凯旋而归。

  虽然抓捕金国庆这次行动是失败的,但对于韩飞来说还是有收获的,那就是“眼镜蛇”已经露面了,而且照目前的形式来看“眼镜蛇”就潜伏在汉口。如今,想要进一步了解到“眼镜蛇”在汉口的行踪,那只能通过王栋。如今梅花党在汉口的秘密据点被毁,主力骨干被毙,“眼镜蛇”想要在汉口继续活动,就必须联系到王栋这条线。

  韩飞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没有被王栋识破那也是暂时的,因为一旦“眼镜蛇”与王栋秘密接上头后,那么自己的身份就不攻自破,那想要再次跟踪到“眼镜蛇”的行踪就难上加难了。所以韩飞在金国庆毙命的第二早上就赶紧联系上了王栋。

  韩飞的突然造访让王栋十分惊喜,他告诉韩飞,就在昨天晚上梅花党在汉口据点被中共捣毁,我们组织的得力干将也被击毙。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一直自责不该把他们的据点告诉你,我担心你去找他们,所以以为你随他们一起去了,如今你还活着真是莫大的幸运,想想我都觉得心惊肉跳。中共现在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可不是十几年前的水平了,如今他们反间谍工作完全可以跟欧美相媲美,每年不知有多少弟兄成为中共的枪下之魂。你可知道,这次被中共击毙的凯越老板,他在组织内的代号叫“黄鼠狼”,曾经在大陆执行过很多重大的任务,甚至有一次都被中共关进大牢,在临行前他都能够轻易的逃脱出来,可想而知他的本事都多大。要不然组织上也不会让他做汉口站的少校站长。如今这么厉害的人都已经被中共围剿,想想我们这些人,都不知道是否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王栋说道悲情之处,竟然既挤出几滴眼泪来。

  韩飞跟金国庆打过交道,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王栋应该比金国庆老道多了,如果真像王栋所说金国庆是梅花党汉口战的少校站长,那么王栋的官阶应该不低。

  韩飞问王栋下一步该怎么办?王栋说当初我们在暗,敌人在明。如今该反过来了,敌人在明,我们在暗。所以我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只能原地待命,等待上级的命令。今后,你也不要过来主动找我,以免暴露我们的行踪。如果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见面,那么你就到长江大桥的渡轮处附近,那里有一间破旧的砖瓦厂,你在那边给我留下讯息,我到时候会把见面的地点告诉你。

  看来王栋的警觉性不低,的确是老牌特务的作风。

  就在离别之际,王栋突然叫住韩飞,他告诉韩飞,凯越钟表店是一家百年老店,里面值钱的手表不计其数,特别有一块金表,据说是价值百万港币。你我要是偷偷潜入到店中,把这块表弄出来,那么我们下半身还愁什么?直接拿着这笔钱逃到国外去,喝香槟、抽雪茄,泡外国妞。韩飞一听王栋提到那块金表,不禁警觉起来,他怎么也知道那块金表?最近一直在跟踪张小宝的事情,那个黑衣人似乎那晚出现之后再也没有了动静,如此看来,这块手表是人人争宠的对象?

  韩飞假装紧张的问道,黄兄你的意思是想逃?王栋看着韩飞紧张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满嘴的黄牙不禁令人作恶。

  “瞧你太紧张了吧,我们一天身为组织的人,那就是一辈子都是组织的人,我们当年可都是发过毒誓的,生是组织人,死是组织鬼,终身要孝敬领袖。你我都知道背叛组织是个什么样的下场,所以,我只是开个玩笑,不要太紧张”。王栋说完又哈哈哈大笑起来。

  韩飞尴尬的说:“黄兄,你玩笑开大了。”

  王栋说:“兄弟,你在台湾待的太舒服了吧,不知道我们在大陆的辛酸苦辣。我们有时候开开玩笑,解解乏,要不然我们在这里还不憋死啊。”

  韩飞点点头。

  突然,王栋瞪着双眼,严肃的对着韩飞说:“兄弟,你不会跟组织汇报此事吧。”

  韩飞一愣,立马反应过来。

  “黄兄把我想我成什么人了,我在汉口要黄兄的照顾,怎能做出如此之事。”

  “哈哈哈”,紧张的气氛被王栋的笑声化解了。韩飞倒觉得王栋虽然相信自己是梅花党组织的人,但是似乎对梅花党组织派过来的人有着十分的敌性,因为到今时今日,王栋已经试探过自已好几次了。难道说这个王栋对组织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又或者是组织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

  韩飞说:“黄兄,凯越钟表店既然是组织的据点,那里面的东西应该都是组织的吧,我们要是动了,被组织知道,岂不是会被定个“私通财务”之罪?”

  韩飞一说完,王栋又哈哈大笑起来。

  “兄弟,你实在是太嫩了,你有所不知,他们赚钱的钱都是不义之财,要是不给他们花掉点,他们在地底下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既然王栋执意要去凯越钟表店弄点东西,韩飞就顺着王栋的话往下接。他给王栋点上了一根烟说道,黄兄,我在台湾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在大陆的一些弟兄,利用组织给予的便利,赚了不少私房钱。回到台湾后,那是风光无限,让很多人眼红。

  王栋吸上一口烟,吐出一个个烟圈。

  “你所听到的传言都是真的,有的弟兄如今早就住上豪宅,还有的兄弟发了财之后金盆洗手不干了。”

  韩飞说:“那就按着黄兄的意思去办,要是发了财之后可不要忘了兄弟我。不过哪些值钱的东西应该早就被中共给搜查走了吧?”

  王栋啧啧两声,“你有所不知,中共的政策我是知道一些的,店里的东西他们绝不会动一根毫毛,但是他们会用封条给所有东西都封起来。我们只要等上个几天,等他们放松警惕之后,我们再偷偷潜伏到里面去,如果找不到那块金表,弄一些其他的手表也够我们吃上一阵子了。”

  “黄兄说的对,到时候你可要拉兄弟一把,在大陆,我可是仰仗你了。”

  王栋侧着脸眼神中露出狡黠的一笑。

  突然,韩飞有个大胆的想法,为何自己不亲自把这块金表送给王栋呢?利用这块金表把“眼镜蛇”吸引出来呢?不过,此事重大,得从长计议。稍有不慎,就会“人财两空”。

  就在韩飞准备结束与王栋的对话时,王栋突然跟韩飞说:“黄兄,“眼镜蛇”昨晚来了密令,近期他会来汉口一趟。我想我们去凯越钟表店的速度就加强了,要不然“眼镜蛇”来了,恐怕这些好事情都没有轮到我们了。”

  韩飞听到这个消息大喜。

  韩飞说:“眼镜蛇造访汉口难道有紧急任务?”

  “呵呵”王栋冷笑两声,“我估计是来训话吧,汉口站损失严重,当然得找一些背黑锅的人。”

  韩飞:“黄兄,我没有接到“眼镜蛇”的命令,看来还是黄兄你的官阶高。”说着,韩飞就给王栋敬了一个礼。王栋眯着那双细眼笑了起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色黎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