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残忍的分别
余生生2018-02-04 16:552,951

  这个下午,若心和沈静一起在学校大礼堂看话剧排练,看完后去食堂吃晚饭,正吃着静一阵鸡冻,“快看十点钟方向!”

  若心扭头看去,本系的大帅哥正在那边坐下吃饭,“哇这回你可看饱了,嘻嘻可惜只能看的!”若心忍不住怂恿道静:“你要敢追他,我就带个男朋友回来见你!”

  “真的?”

  “真的!”

  “好那咱就说定了!”。其实她是想激将法激下静让她早日结束单身,但也有试着向大家宣布自己有男朋友了的打算。

  俊这周没有来电话,她想这周他可能又在忙着了。

  星期五晚上大家聚餐老韦带着他新交的女朋友,叫李小雨。

  一帮人喝多了,扯来扯去,晖忽然说“最近某个人正走桃花运啊,老实交待吧?”边说边笑看着若心。

  “啊交代什么”若心心里在打鼓,如果他们知道她和承俊在交往,他们会怎么看她,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

  “听说你最近有男朋友了啊”晖故意地不明真相的说。

  “怎么交男朋友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改天让他请我们吃饭啊!”老韦搭腔了。很明显他们私下已经对事情讨论过了。

  “哎呀,那个男的以前不是和你姐们好吗,怎么现在换人了?”原来小雨的闺蜜和俊在中学是同班的,而且在他们眼中是很般配的一对!而且那个女生很喜欢承俊!经常以朋友的身份出现在易的身边,大家都以为他们在交往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最近怎么不见那个家伙了,你们保密的挺好啊”小雨投来的眼神里有一丝愤恨和嫉妒,“还是人家有本事啊!”

  她得每句话刺激着若心的耳膜,她仿佛看到他们内心鄙夷的潜台词, “抢别人男朋友,还不是看上人家的钱!”

  她再也听不下去,放下手里的杯子逃了出去。她心里除了委屈还有一团怒火烧了起来,尤其是对俊,

  她不知为什么那么的在乎这群朋友对自己的看法,那么害怕被他们误解。她简直要崩溃,不知怎么收拾这混乱。

  隔天约定和静一起去附近的一个公司面试兼职,两人早早赶去公司,填了表又跟负责人回答了一通问题,让她们回去等通知,两人走出来,快中午了,觉得希望不大,站在路边叹气。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奥迪车从她们前面路上驶过,靠近她这边的副驾车窗开着,是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时髦的长发美女,而让她惊讶的不是这个美女,而是车经过的瞬间那车牌号如此眼熟,她站在原地等看清了车尾的车号牌,车已经拐过去了。

  这世上会不会有同样的两辆车还是同样的车牌,她瞬间似乎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忙了,她极力平稳住情绪,仍然装若无其事的走去搭公交车。

  回到宿舍她独自坐在床上默默地想,他们之间该结束了,可真到这时心里反而觉得不舍,她也知道越久只会伤越深,不能再继续了!

  她默默的把他给她的东西整理到一个盒子里,她没有接受过他什么东西除了一些小玩意,最贵重的是一条项链。到最后她连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可是要照片干什么,难道要过节的时候拿出来祭奠一下吗?她自嘲的笑笑,故事开始的时候结局已定,只是早晚吧!

  我们本来就不合适,她一直是如此想,“早知这样被人们当笑话看,还不如不要开始,好吧长痛不如短痛,就算交往下去也是失败收场,不如让我做先离开的恶人吧,至少先离开的人不会太痛苦!”悲哀的是多年后她才明白,其实自己才是留下来的那个!

  那个晚上她打电话给他,想约她出来,而他也不会想到这也许是最后一次。

  晚上十一点多手机震动起来,他终于回电话来了,她拿起手机走到阳台,她有点害怕但还是接了,他那边闹哄哄的声音,听他声音已经是半醉的状态,他抱歉的说“刚才太乱了没有听到电话声!”,于是她对他说,“你明天来找我吧,我有话对你说。”说完就关掉了电话!她当时只是怀着决绝的心要离开,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决定对两个人的命运会有怎样的影响。

  她在阳台呆坐很久,想着发生过的一切,想着要对他说得每句话,既然是自己提出的分手,不要问他那天和谁在一起,这样是不是可以让自己告别的比较体面!

  而他会不会说什么来挽留自己呢?

  思绪有太多太凌乱了,无法整理清楚,直到浑身冰冷,才回床上,仍然辗转反侧无法睡去,这段短暂的感情虽然她一直在心里抗拒,但感动已经如无声的流水漫延她的心底,怎么能说放手了真的就不痛不痒!

  挨过煎熬漫长如坐针毡的白天,天黑的时候,他终于来到了,他打电话说在学校门口等她。

  她站起来有些紧张,深深呼吸努力镇定住,她现在要去结束这件事,这段不应该有的感情,她要足够的坚定,足够狠心,可她得心忍不住颤抖,腿也有些软弱无力,她的手不自觉紧攥着,指甲深深陷进掌心她却没感觉出疼。

  从宿舍到校门口的路何时变的那么漫长,连路边的树草地都比平时更沉寂,终于在学校路对面他看到他的车,她深吸一口气快步走过去,打开车门坐下来。他问了什么她都没听清,她像背台词一样,把脑子里仅记得的一句话说出来,“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吧!”

  其实她昨天还想了很多解释的话可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怕在多说一句眼泪会控制不住掉下来,她不敢抬头看他表情,只慌忙把装东西的盒子放下,他不知是否太惊讶,竟一句话也没来及说,她已经推开车门仓惶逃走了!

  她走的很急仿佛这样就能把发生的一切甩开,不再困扰,唯独令她的遗憾是他竟然也没有喊她一声,也没有下车来追她。

  事情结束的如此仓促,以至于她后来还幻想他还会来找她,可是并没有,她不会想到,从此她再也见不到他。

  原来那晚分手后她换了手机号,她以为这样决绝可以让他死心,也让自己死心。而刚好没过两天,他们系组织出去写生,她就报名去写生了,路线是一路向西到藏区。

  但是她出发几天后却却接到静的电话,那时她只把新号码给了静,她还没打算给晖,她怕晖知道了会告诉俊的。静在电话里焦急说有很要紧的事,你赶快回来吧!紧接着电话里传来晖的声音“叶若心,我只问你你到底和易成俊什么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怎样?你什么意思”没等晖说完,若心便一口否决, “那好,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他出事了!”从晖的电话里她才知道他出车祸了,这消息不次于晴天霹雳,把她吓傻了。

  他跟老师说家里出了事,一定要回去,带队老师无奈的很,只好准她回去!那边的交通并不是很方便,一路汽车辗转到火车站,连夜买了车票赶回来。

  回来已经好多天了,晖听说她回来了赶过来见她,脸色很难看说“你的心真够大的,俊出车祸了你真不知道吗?我也是过了好几天才知道的!”他当时知道若心和俊有联系,但不并不知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而且若心也一直没有承认过。

  若心当时脸色变得惨白,颤声问“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已经快一周了,我也是过了好几天才听说的,我去看的时候挺严重的,还没醒过来,听说他父亲带他去国外治疗了,你要不要去见他一面。”

  叶若心的脑子里轰然乱成一片,刚好是十天,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有关,不用说也和自己逃不了干系。

  她的手颤抖的连东西都拿不住,心一直沉下去沉下去恨不得去死,如果真是因为她那她只能拿命来偿还。

  那天晖带她去医院看承俊,可是却已人去屋空,打听才知道,他家人看他一直醒不过来,怕耽误最好的抢救时机,带他去国外治疗了。

  是谁说过,很多年华将逝的人回头看时,都喜欢说,青春务必惨烈一些才好。年少时的记忆血肉横飞,老时诸事皆忘,舔舔唇,还可以隐约感受到当年热血的腥甜,故事够刻骨铭心,才不枉爱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