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火
余生生2018-03-26 22:122,135

  光线太暗他索性拿出火机,向小屋四周照了一圈。

  “哎这板子上刻着一些字?”他被窗边板子上的字迹吸引了过去,不用去看若心也知道那是什么。

  “请让我再见他一面,我愿意用生命去换”

  “等你回来”“我会一直等你”孟省一边照着亮一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

  若心站在那里像个木头人,她的秘密被发现了,她的心一阵狂跳,她努力装镇定不让他看出自己的慌张。

  “你到底要干吗?我很冷要回去了!”

  火机瞬间灭了,他又再次打亮,照了照小屋的门锁,又向台阶下面的河滩地看看,三两步跳下去弯腰捡起一块很大的卵石,跳上台阶。

  “哎你要干嘛?”看到那石头她已经明白他要干什么了,急忙跑两步上前想拦着他。可是哪有他那么敏捷,他已经冲到门口,举起石头朝门锁砸下去,连着两下,那个锈迹斑斑的锁“啪”地一声就结束了它的使命。

  门吱的一声被推开,屋里一股尘灰味道,孟省打亮火机,火苗跳动着,屋里靠墙便有一张简易的木桌,旁边窗户下面是一个破旧儿的沙发上面满是尘土,再靠里面是一张破旧的木板床上面只有一张草席。而那张桌子上还有一个很老旧得风灯,这个屋子在很久前应该是河边护林人得休息点,自从河边被开发后林子被砍伐得所剩无几,这个小屋也被遗弃了。而之前偶尔看到这里亮着灯或许就是这风灯发出的光,还有什么人会来这里呢?

  孟省伸手去点那风灯,咣当一声一个瓶子掉在地上顺势滚到沙发边,若心走过去把它捡起来,对着灯看了看,里面竟然还有张张折起来的纸,她凑近灯前仔细观察,觉得这应该是一张信纸,依稀可以看到纸背透着字迹。

  “是什么?把它给我!”孟省伸手去夺,若心下意识得躲一下,孟省一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一把抢过瓶子,然后退了一步,咣当桌子上又有东西掉落,两人一看是那个风灯,滚到了地上里面的油溅了出来火苗瞬间蔓延开来。

  “快出去”孟一把搂住若心把他推出门外,慌乱中忘记了台阶,若心一脚踏空,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两人一边呻吟一边坐起来,若心发现自己的右脚一动就钻心的疼,忍不住用手去触摸脚踝,疼得叫出声来。

  “怎么?脚扭了?”孟焦急的问。

  若心含着泪花,点点头

  “起来我背你走!”孟省一把抓住她的手,要拖她起来。

  “那房子怎么办,得把火灭掉啊!”若心着急的看着已经有浓烟从窗户门口冒出来。

  “我打电话给消防,我们在这呆着也没用。”说着孟掏出手机打了119,准确简短得报了地点情况后,他挂掉手机,把若心扶起来,然后弯下腰去,示意她爬到他的背上。

  若心有点犹豫,但也没其他办法,这里已经到处是浓烟呛得快要无法呼吸,她只能顺从,从他背上传来的温暖让她慌乱的心安定下来,自从长大后再也没有被人背过,现在有一种回到儿时的依赖感,

  “你怎么这么重?你该减肥了?”孟省边小心翼翼的前行边嫌弃的数落她。

  “我可没有非要你背我,是你自远得自己选的,趴着也要走完。”若心干脆耍赖说

  。

  虽然嘴里极不情愿似得,但脚下一点也不含糊,他走得很稳很小心。

  若心伏在他的背上不时回头看燃烧的小屋,那个曾经寄托了她思念的地方,曾经只属于他和她的地方,他们曾经在这里漫步,对她诉说他的心事。在他失去音信后,她多少次一个人徘徊在这里,期盼他能回来,墙上刻的字是希望他有天能回来,看到她一直在等他,此刻都在火光中付之一炬了。

  河滩的路真的不好走,况且又是晚上,走了一会孟省已经累得满头是汗,若心不忍的说“让我下来吧,你扶着我也可以走的!”

  “别啰嗦,快到了!”孟省有一丝不耐烦。

  “我可是为你好,待会可别埋怨我说我不管你死活,把你累死了!”若心撇撇嘴心里怪他不领情。

  “就这么点事还能累死我,你也太小看我了!”他笑着说。

  若心索性闭了嘴,心想由他去吧。

  终于走到了小区的后门,才远远听到消防车的声音。保安看见两个人,过来询问情况,并打算帮孟省送她回去,都被他拒绝了。

  好不容易进了客厅走到沙发前,不知是体力不支,孟省向后一下子仰倒在沙发上,背上的若心也被他压在身下。

  “哎你压着我了,快起来啊!”若心边推他边吵着。

  孟省却闭着眼没有声音。

  “喂你听见了吗?你怎么了?……不会是在装死吧”若心怎么也推他也没反应,有点担心的把手凑到他鼻子前,意想不到的是孟省忽的翻转过身来,这次面对面的压住了她,“有没有装死你试试就知道了!”一脸坏笑。

  “你…你给我走开,不然我要踢你了。”若心紧张到口吃。

  糟糕的是他不但没有走开,反而欺身凑的更近,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我这么远背你回来,你就这么谢我吗?”

  “别…别这样”她呐呐的声小的几不可闻,试图别过脸,可惜近在咫尺的他,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间痒痒的,脸不由自主红到了耳根,已无退路索性闭上眼。他的唇已经触到了她,湿热吮吸她的唇瓣,湿滑灵活的舌头已经撬开了她的唇齿探进来。

  “啪嗒”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楼梯出传来,两人被惊吓到猛地坐起身,向楼梯处看去,一只拖鞋掉落在地板上,在望上看,沈静光着一只脚站在楼梯口,正踌躇着该去捡鞋还是退回到屋里,看到二人惊慌的眼神,才光着脚边往屋里走边说“不好意思当我没出现,你们继续!”

  “kao!今天这时怎么了!”孟省捂住脸无奈的叹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