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余生生2018-02-22 20:283,358

  没想到再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是宝鑫集团十周年庆典,因为易承俊的未婚妻李瑞希父亲是的董事长,而俊也入股了宝鑫,本市有头脸的企业家差不多都被邀请了去,刘瑞娜和孟省也被邀请了去。

  远晖和孟省一起来到七号喝酒,凑巧静和若心也在,孟正在为不想去而心烦,正在说话,远晖的手机却想起来,晖看了来电显示一眼有些惊讶,来电话的竟然是易承俊,他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大家噤声,接起电话,果然是俊,他信步走到外边阳台接电话。

  接电话回来他对若心说,“他要求我带你和静一起去呢,看来你得去了。”

  静忽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生气地问:“去就去嘛,有我在怕什么?”

  若心笑了笑说:“没什么可怕的去就去吧”

  庆典在市郊外最大的的庄园式别墅酒店举行,他们到达时穿过气派的英式大门,穿过长长的跑道绕过院子中间喷泉最后在百色的三层别墅前停下来,早有服务生过来泊车。大厅里面灯火璀璨水晶灯和桌子上的玻璃器皿相耀生晖 ,衣着讲究的男士和穿着华丽长裙的女士穿梭其间,恍如仙境。

  远晖和孟省走在前面,静和若心紧随其后,两人为了这场合专门去借了衣服,静穿了条银色连衣裙,腰间一条水晶腰带装饰随着她的走动银光闪闪,而若心只有一条黑色礼服裙简单大方的款式衬托得她肌肤胜雪,端庄可人。他们踏上铺着地毯的台阶石阶而上,进入者衣香鬓影奢华的有点不真实的世界。

  每个人手里都举着高脚酒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论着,而站在大厅中央的意对令人称羡的俊男美女,仿佛今晚的男女主角,正是易承俊和他的未婚妻。

  大厅另一侧则直通后面的花园,远远望去灯火通明,高脚杯垒起来的高高金字塔喷泉还有,泳池,沈静在那里骂道:“看到了吗这就叫同一个天空,两个世界,我俩是来自贫民窟的小强,这是让我来受刺激来了。”

  远晖说:“别愤青了,赶紧看什么贵吃点什么吧。”边说边拿起旁边桌上的红酒,品了一口,面色沉重的说:“这不是酒,这是人民币啊。”

  孟省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我怎么觉得这么丢人啊,别说我认识你们啊。”

  正说却见刘瑞娜和一个朋友的走过来,静拉了拉若心说:“得,好戏要开场了,咱赶紧找个安全的地看戏,有没有包厢?”一边说一边向二楼张望。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瑞纳已经气势汹汹的杀过来。

  孟省却仍旧一脸云淡风轻:“不好意思小姐,我今晚有伴了。”

  “谁?”瑞娜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当她看到孟省身后正欲逃离现场的静,咬牙切齿的说:“沈静,又是你,你给我站住!”

  静听到瑞娜喊自己名字只好回过头来,满脸堆笑着说:“别误会啊,我不是他女伴,这个才是,说着指了指远晖 。 ”

  晖没想到战火会烧到自己身上马上退后一步,想躲开,孟省却笑嘻嘻的上去搂着他肩膀说:“没错他是我的人,你别打我们的注意了。”瑞娜旁边的女伴都吃惊的张大了嘴,瑞娜知道他故意气她,没一句正经。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气呼呼地说,“你一会别走我爸妈要找你说话。”

  正热闹间主持台传来主持人的声音,所有人都转向主持人方向,主持人示意大家静下来后,站在台上欢迎大家的到来,并且宣布今晚的活动不仅是企业的庆典,还是欢迎董事长女儿和未婚夫易承俊从国外归来的欢归仪式。

  支持台两边的冷焰火喷射像喷泉般,一时间碰杯声掌声欢呼声满了整个大厅,若心只觉得那声音如此嘈杂,震得她耳边嗡嗡作响。心里却像有一块慎重的石头沉下海去越来越深越来越重,呼吸困难。

  “你没事吧,脸色那么白。”静关切的问。

  “能有什么事啊?可能刚才酒喝多了,”

  “等下我们打个照面就走吧,这多呆也没意思。”静对晖说

  晖表示同意,孟省却有点不情愿:“这么急走干什么,好不容易来一次上层社会还不好好熏陶一下。”

  晖做个手势表示:你们先吵着,我去抽根烟,却看见俊和未婚妻举着酒杯朝这边走来。便停住了脚步,孟省一把把若心拉到身边,易承俊看着他们四个人,微笑着说:“非常感谢你们能来!”

  俊的未婚妻继续道:“经常听俊提起你们,很高兴有机会认识你们!”

  远晖举起杯子说:“我们也很高兴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祝贺你们!”说完四个人举起杯一起道贺。

  喝过酒,承俊继续对晖和孟省说,“一会我还有关于合作的事想和你们聊聊,我先去那边客人,麻烦你们到楼上会客室等我一会。”晖说:好的。

  若心从始至终没有敢看他的眼睛。但总感觉他未婚妻一直在打量自己。

  等俊走开,晖对静说:“你和若心先回去吧,我们可能还要聊些生意上的事。”

  静伸出手来:“把钥匙给我。”晖把车钥匙给静。

  静和若心去后边取车,走到停车场,感觉后面有脚步声,转过身来看,竟然是刘瑞娜和经常在一起的跟班,后面还跟着俩男人。

  “怎么这么快要走了,好戏还没开始呢。” 刘瑞娜抱着胳膊的说道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什么好戏啊,天天缠着人家丢人还没丢够啊。”静一看她就来了气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这张嘴有多烦人啊,今天我就给你撕烂她。叫你再得瑟!”说着对俩边人使个眼色,后边的俩个男人竟然快步走上来一边一个架住了静的胳膊。

  “你们要干什么,不许动手!”若心一看慌了神,上去去拽其中一个男男的的手,却被那人的反手一推,跌倒在地上,静虽然被控制住却一点不示弱,一边大喊大叫,俩条腿又踢又蹬,刘瑞娜竟然近不了身。若心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另一个女的奔过来用力一推,若心身后正好是一个喷水池子,身子往后一倒,恰恰掉进了池子里,幸好水不深,她挣扎着站起来,瑞纳和那个女人看着她得意的笑起来。正闹得热闹,

  忽然听到有人喊住手!

  几个人抬头一看,竟然是孟省,几个人便松开了手,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趁我不在打击报复吗?”孟省看着刘瑞娜问道

  “我们女人之间的事,你就不用过问了吧。”瑞娜也不示弱。

  “虽然是女人的事,可起因还是因为我吧,这样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孟省冷着脸着说

  “你别在那臭美了,赶紧让这疯女人滚蛋!”静没好气地喊一边揉着被抓痛的肩膀

  “还不赶紧走等着我出手吗?孟省向瑞娜身后的几个人,那俩个看形势不好,转身逃走了。

  孟省又继续对瑞娜说:“ 如果你不想我和你撕破脸,你就继续胡作非为。

  今天晚上机会不错,这么多人正好可以开个发布会了。”

  “你要真敢那么做,你爸不会放过你的,等着瞧吧。”瑞娜恨恨的瞪了一眼孟省,转身走掉了。

  “什么玩意!”静朝他恨恨地骂道。

  一阵冷风吹来,若心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俩人才想起他来。她落汤鸡样的长在那头发衣服还在滴着水,静对孟省说你去找条毛进来吧,这样回去会感冒的。

  孟省说:好的,你们在车上等我吧。站在这万一又有什么事。静说好的我去把车开过来,你若心自己站在路边,一边等着静。风吹过来一阵发抖,心想今天真够倒霉的,本来心情就不好,还弄成这样。

  “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忽然又审因从背后传来。

  若心回头一看竟然是承俊,“你怎么在这?”她忍不住问

  “我听说这边出了点小状况,所以过来看看。”俊看着他眼里竟然闪过一丝怜惜,“怎么样?受伤了吗?”

  “没有?只是掉进水池了。”

  承俊却忽然脱下外套来给她披上,说:“怎么这么不小心!”话里有责备却更多象是心疼。

  若心一下子呆在那里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哎呦,订婚的人怎么不好好呆在未婚妻身边,一个人在这会旧人!”身后突然传来孟省酸酸的语调

  “你胡说什么?”若心生气的回孟省。

  承俊扭头看了他一眼,并未生气,只是说:“照顾好你朋友,看来做你的朋友还挺危险的!”

  “ 放心这样更有利于他们生存能力,”孟省边说边走上前,把若心身上俊的外套拿下来一把扔给俊,一边拿起手里的浴巾给若心披上。

  这时静也正好开车过来了一边落下车窗说,“车停那么远真不好找,快上来吧!唉怎么承俊也在这里?”

  “ 没什么我听说发生了点小事所以来看看,你怎么样受伤了吗。”承俊问静

  “ 哦我没事,这点小事对我来说完全小菜你不用担心的。”静大大咧咧回答。

  “不管怎么样,在我这里发生的事,是我照顾不周,我很抱歉。”承俊依然客气。

  “ 你不用道歉应该道歉的是那个家伙。”静指指孟省,孟省耸耸肩:“真是人红是非多,好吧,我宣布为这事负责!”静无语地白了他一眼。

  若心上了车,俩个男人目送她们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