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
余生生2018-03-10 21:372,164

  这个咖啡店有两层,楼下并不大吧台占了一半,还有几张靠窗的桌子,大部分桌子都在二楼平台,坐在二楼的平台可以看到一楼的大厅,若心整理了下包想等她下楼出去后再走,正在此时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却是自称是某某保险公司打来的,她婉拒了对方挂了电话,她正在看手机忽然听到一声尖叫 ,然后玻璃物体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她急忙站起来从护栏往下看,一个女子跌坐在地上,身边不远有一个摔碎的花瓶再仔细看那不是李瑞希吗?她顾不得其它急忙跑下去,服务生们已经手慌脚乱的围了过去,问这问那,若心靠过去看,瑞希的腿似乎受了伤,流了血,已经有人打电话给急救车,李瑞希已经虚脱说不出话来,软软的靠在旁边人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若心问旁边的一个女服务生,

  “这位女士刚从楼上下来,忽然有一个花瓶从二楼掉下来,差一点就砸到她了,真是吓死人了!”“唉要不要报警啊”另一个女服务生慌张的说,若心从这个位置抬头向上看,惊出一身冷汗,花瓶掉落的上方离她俩刚才喝茶的桌子也就隔了一个桌子的位置,她再看看李瑞希,似乎仍然在昏厥中,她拉住旁边的服务生问,“花瓶不应该是在桌子上吗?怎么会掉下来?你们店里有摄像头吧?”

  “有的,有的”

  “那好,请问你们店长是哪位?”

  “这位就是?”服务生指向正蹲在李瑞希身旁照顾她的一位年长女子,若心走到跟前

  “你好,我是和她一起来的,我现在要报警,请你到时协助一下!”

  “好吧,实在是抱歉,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店长虽然无奈但知道不能阻止。

  急救车和警车很快到了,把李瑞希送到医院,若心作为当事人一起跟去了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还好没有大碍,只是受到惊吓,腿上被玻璃渣破的地方也处理过了,李瑞希被安排到病房里休息观察,若心坐在走廊里等着她家人来。

  不出预料第一个赶到得是易承俊,他看到走廊里的叶若心并不吃惊,想来李瑞希已经打电话给他说了事情经过,虽然不知她会说些什么,但她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他走到她面前停了下来,面带冰霜的看着她然后吐出一句“你有事吗?”

  “我,我没事了”若心有点不安

  “那你回去吧”他的话里没有一丝温度。

  “哦,好的”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她也清楚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然后转身走向电梯口按了按钮,就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刻,病房门打开了,一个声音喊道“请等下你不能走!”

  若心回头看是一起跟来得警务人员,她茫然的转身,那人一边急急走过来,一边说“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若心的心忽的悬了起来,他们是怀疑自己?

  “可是经过我已经说过了,我当时并没看到事情怎么发生的,你们可以查监控!”

  “小姐,在餐厅调查的同事打过电话来说餐厅二楼那个位置的摄像头前几天就坏了,所以没办法取证,请你根我们回去调查吧!”

  听到这句话,她的心一直往下坠,看来她遇到李瑞希并不是凑巧,约她去喝茶也不是一时兴起,这一串意外,似乎是给她挖好的坑。她忽然笑了,笑的苦涩无奈无能为力,而易承俊此刻仍站在病房门口望着她,看着她狼狈的被警察带走。

  在警局里警察一遍遍追问事情的细节,第一次她像是个被审判的犯人,她感到屈辱和害怕,声音都有些发抖,手心也渗出了汗,自己不会就这样被冤枉了把,

  “听说你们发生了争吵?你还抢了当事人的杯子?”

  “那不是争吵,我是为预防她激动碰倒杯子才拉过来的!”

  “请问你们谈话内容是什么导致她激动?”

  叶若心又把谈话内容一五一十的学了一遍,

  “这么说来那位小姐怀疑你抢了他男朋友,你们是情敌关系了?”

  若心感到心力交瘁,想辩解可是没有了气力,只能无力的说,“不是,我不会那么做的”

  两位警员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传达了一个默契,仿佛在说“凶手就是她!”

  若心伸出双手捂住脸,她此刻好累好绝望,她真的不知怎么办了!她仿佛看到自己被关在笼子一样的牢房里,

  门忽然被推开,一个人走进来对那两个人耳语了几句,然后对叶若心说“你的律师到了,你可以走了!”

  叶若心愣了一会才茫然的站起来,走出这个昏暗的审讯室,站在门外的是远晖,孟省还有个律师,她默默地走出去,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低着头,远晖伸出手来扶她的肩,她无力的靠在他肩上闭上眼,多希望这是一场梦 ,她好累,累的站不住了,他拍着她的背说“没事了,没事了,吓坏了吧”

  好久没有人这样安慰过她,仿佛只有在儿时,而此刻她却像个孩子,她眼泪忽然就掉下来,一发不可收拾,边流泪边抽泣起来,她越想忍住却越止不住,抽泣得越来越厉害,最后肩膀一耸一耸,泣不成声。

  一旁的孟省被这情形吓到了手足无措的看着,不知怎么安慰,他显然不如晖懂得哄女孩子。

  她足足哭了有十来分钟,最后累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起不来,晖仍然坐在他身边把肩膀借给她,任她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孟省看不过去了,说“差不多就行了吧,要不我替你哭会,你俩这么肉麻我都看不下去了!”

  “讨厌,你怎么还在这!”若心终于破涕为笑,刚才哭的确实有点丢人,可是偶尔放下假装的坚强,软弱一回似乎也不错,原来女孩子柔弱一点才有人疼啊!

  “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若心问

  “当然,我还以为你不想走了呢!余下的事交给江律师,我们走!”孟省拉起若心来,大步走向门口,此时已是夜色阑珊,五光十色的街灯闪耀着,外面的世界依然热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笑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