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5章,我自向天笑
唯易永恒2019-05-31 17:272,160

  叶柏天跑路时,还不放心的看了远处的一眼,以他的见识,也没见过如此恐怖的兽潮。

  可让他惊讶的是,朝石台城涌来的数万灵兽中,有一缕红光,正逆流而上。

  如果不是在如此烟尘之下,还那么清晰,他都怀疑自己不是看错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叶柏天自然知道那红光是谁,但此时却也只能抱怨一句而已。

  也就在城墙上的人,四散奔逃时,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

  那历经岁月城墙,在一头五品灵兽的撞击下,直接破了一个大窟窿,整个城墙都是一颤。

  “轰隆隆”

  无数的灵兽涌入,城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城墙到处都是窟窿,不一会儿便被灵兽夷为平地。

  一些来不及逃走的人,要么被前面的灵兽一口吞掉,要么直接被踩成肉饼……

  此刻,叶天泽却一点也不好受,他背着拓跋云,在灵兽中逆流而上,时刻会遭遇灵兽的攻击。

  如果不是血影步厉害,他又是在灵兽的身体中跳跃移动,恐怕早就被灵兽踏成肉饼了。

  可他很清楚,他现在就是在悬崖上走钢丝,稍有不慎,便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这些发了狂的灵兽,可不管他前世是不是人皇,只要一落地,那就是一脚的事情。

  血影步对气血的消耗极大,每次移动他体内的气血便亏损一番,也就是浑天战体,积累雄厚,这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被吸干了。

  他背上的拓跋云,是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也看到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移动的步伐,越来越吃力。

  可拓跋云不敢相信的是,即便是他在这灵兽当中,也是心惊肉跳,无法平复,但叶天泽却没有丝毫紧张。

  那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舞者,在刀山火海中跳舞,虽称不上是闲庭信步,可那份自信,却是他无法拥有的。

  联合黄泉的人出动,这让他越加确信自己心底的猜测……

  “再这样下去,即便这些灵兽不吃了我,我自己也撑不住了!”看着漫长的灵兽群,叶天泽心底有些难受。

  虽然他的意志很坚定,却奈何气血亏损,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只是在死亡的危机下,他只能强迫自己做到这一切。

  可真正的危机,其实并不来源于他那亏损的气血,而是来源于灵兽,他已经感觉到好几双眼睛盯住了他。

  眼前是绝地求生,但真正的危险,还是那些指挥者兽潮的灵兽。

  就在叶天泽,跨越了一头三品灵兽的身体,即将落到另外一头灵兽身上时,只见一道青色的光,化作弯月,极速朝他斩来。

  “该死!”这光极快,在空中化出一道青色的影子,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风刃!”拓跋云脸色无比难看,“这是五品灵兽的攻击!”

  万千灵兽中间走钢丝,已经非常艰险了,更不用说突然袭来的攻击,而且还是五品灵兽的攻击。

  眼看着风刃奇袭而来,叶天泽突然把拓跋云,高高的往前面一抛。

  这一幕是拓跋云想不到的,但他已经认命了,叶天泽到这个时候放弃他,已经是尽了全力,况且他本来就要死了。

  只是死在灵兽手里,分外遗憾而已。

  然而,他没想到,正当他即将落到灵兽中时,只听到“嗖”的一声,一杆乌黑大枪,从他裤裆下穿过。

  那一刹那,拓跋云似乎明白了什么,在这杆乌黑大枪穿过他的瞬间,抓住了它。

  他的身体,在这杆乌黑大枪的带动下,瞬间往石台山方向飞去。

  当他扭过头看向叶天泽时,只见他身子扭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过了这风刃的气息。

  而后便淹没在了兽群中。

  拓跋云惊呆了,鼻头莫名的一酸:“蠢货,竟然……”

  虽然嘴上是在骂叶天泽,但他心底却无比难受,他没想到叶天泽最后舍弃了自己的大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掷出这一枪,也要把他带出去。

  这一刹那,他脑子里,全是初见叶天泽时的样子,这个少年看似稚嫩,却拥有远超他年龄的老练。

  似乎不论面对什么样的环境,他都能够处变不惊,或许唯一看到他动容的时候,便是在人皇殿,面对那些觉醒的英灵,那俯身的一礼。

  直到他明白,这个少年不是普通少年时,他却又如天际的彗星一般,稍纵即逝。

  何等少年,能在生死面前,如此坦荡大义?又是何等少年,能够为了报恩,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劲风拂过脸颊,小腹的疼痛,已经麻木,拓跋云却感觉心中无比的疼痛。

  这颗心,自青梅竹马的爱人,背弃山盟海誓时,早已死寂,他入人皇殿,一生侍奉人皇,维护人族法统,便已经注定自己不再是自己。

  但他没想到,心爱之人的儿子,却又唤醒了他这颗早已死气沉沉的心。

  少年的眼中,有着跟他母亲一样倔强的眼神,那一声“我就要强求”像极了他心爱的那个人。

  他本应该讨厌少年,他本应该恨他,可他却恨不起来,却讨厌不起来。

  “轰隆”

  乌黑的大枪,失去了最后的力量,落在石台山中,他重重的栽落在地,才从刚才那痛苦中回过神来。

  一身傲骨的拓跋云,爬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抹去眼角掉下两行眼泪,仰天长啸:“蠢货啊,真是蠢货,你难道不知,我早已是一具残躯,你又何必在我死前,让我受这等苦楚,你们母子俩,都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吗?”

  石台山空荡荡的,连鸟都没有一只,却没有人听到他的呼唤。

  但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原来堂堂人皇殿殿主,也有落泪之时,竟然还是为我这么个男人,别人若是不知,还以为你老大人有龙阳之好呢。”

  少年缓缓走来,残破的一身,血淋淋的,但那张稚嫩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调侃的微笑。

  “哈哈哈……”拓跋云没有反怒,到是发自内心,畅快的笑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0066章,恶向胆边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天圣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