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6章,恶向胆边生
唯易永恒2019-05-31 17:282,208

  石台山一处山峰,正是风轻云淡。

  叶天泽背着拓跋云,远远的眺望着石台城所在的方向,面色凝重起来。

  “完了,石台城完了。”拓跋云发出一声叹息。

  雄伟的石台城,早已不复存在,数万灵兽的残蹋之下,连那历经风霜的城墙,都已经变成平地,更不用说一座完整的建筑。

  他扭头看向叶天泽,却发现他冷漠的脸上,毫无动容之色,“你一点也不悲伤吗?”

  “与我何干?”叶天泽回了一句,转身了山峰。

  与此同时,在石台城的另外一面,叶柏天背着一身是血的叶天海,正摇摇欲坠的前行。

  他没有回头,到是叶天海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昔日辉煌的城池,早已成了一片平地,那些熟悉的人,全都死在兽潮下,无一生还。

  他甚至来不及悲伤,便发现背着他的老祖停了下来,叶天海抬头望去,只见两名黑袍人,正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叶柏天的脸色难看至极,他没想到,先祖的一世家业,竟然败在了他的手里。

  但他更没想到,死里逃生,竟然还是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如此也好,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银面杀手望着远处的石台城,没有丝毫的怜悯,“你们是自裁,还是叫我们动手。”

  “哎。”叶柏天叹息了一声,把叶天海放了下来,握着那杆银白色大枪,说道,“我知道一件大秘,关系两位生死,我愿意告知两位,换我二人性命!”

  见两人毫不动容,他的眼中生出了死志,“如若我全力与二位搏杀,以二位现在的情况,即便杀不了你们,也至少可以重伤你们!”

  银面杀手沉默了片刻,道:“你二人,可活一个。”

  “好。”叶柏天看了看叶天海,说道,“接下来的路,老祖不能陪你走了。”

  “老祖……”叶天海落了泪。

  叶柏天为他擦拭了眼泪,说道:“叶家男儿,便是死,也得死的有骨气。”

  话音刚落,他抬手一掌,拍在了他的脑门,猝不及防的叶天海,当即被一掌毙命。

  这一幕,把黄泉的两个杀手都吓了一跳,叶天海更是到死都没想到,他敬爱的老祖,换的不是他的命,而是自己的命。

  “到底是什么秘密?”银面眼中露出了几分忌惮,眼前这个老家伙比他还狠。

  “叶天泽还活着。”叶柏天说道,“你们二人若是就此回去交差,恐怕必死无疑。”

  “不可能,他是迎着灵兽过去的,怎么可能活着。”青铜杀手反驳道。

  “他在一个神秘山洞里,得到了一种逆天的传承,以他的心智,根本不可能走向一条死路。”叶柏天把他离去时,回头的那一幕,也告知了两人。

  这让他们想到叶天泽突然爆发时,那恐怖的速度。

  “你这秘密是真是假,还有待考证,这样就想换一条命?”青铜杀手冷着脸,眼中闪现出了杀机。

  “你可以试试!”叶柏天握着枪,拼死一搏的念头。

  这一幕,让他们想到叶天海的死,眼前这个老家伙,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果断,一旦知道自己必死时,肯定会跟他们拼命。

  银面虽然实力远超叶柏天,可他却在刚才的兽潮中,被一头六品灵兽盯上,受了不轻的伤。

  “你走吧。”仔细权衡后,银面做出了决定。

  叶柏天笑了,他收起了枪,竟然毫不畏惧的走向了两人,与他们擦肩而过。

  看着他远去,青铜杀手说道:“任务是要全部灭口,放走他合适吗?”

  “跟他一战更不划算,而且我们的主要目标是那个诡异少年!”银面杀手冷道,“完不成任务,你我回去,都得死!”

  雍和鬼面下,青铜杀手脸色发白,他们杀人无数,可并非都不怕死。

  …………

  几日后,石台山一座隐蔽的山洞。

  在叶天泽的帮助下,拓跋云终于将体内残存的最后一丝煞气驱逐,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修复体内破损的脏腑。

  以他灵隐境的实力,要恢复脏腑并不困难,可他到现在,依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他没想到,这几天叶天泽忙里忙外,不是采来奇异的草药为他敷上,就是给他吞服一些奇怪的丹丸。

  但更恐怖的是,每当他体内煞气爆发时,叶天泽身上都会传出一股奇异的吸力,把他身上的煞气吸走。

  就这样不到数日,他身体就只剩下了外伤,那入心的煞气,全都被驱逐的一干二净。

  “再修养个半月,殿主便会跟以前一样,生龙活虎,只是……石台城回不去了。”叶天泽说道。

  拓跋云心中一痛,那里可是他的根啊!

  “虽然叶家对你绝情,可你毕竟是在那里生长,一点留恋都没有?”拓跋云问道。

  有时候他觉得叶天泽非常矛盾,表面上看着冷漠,可心底却有情有义。

  可面对石台城被毁灭的惨状,他却无动于衷,那种发自骨髓里的冷意,让他都感觉浑身发毛。

  “如果一个人捅了你一刀,然后他跟你说声抱歉,你会原谅他吗?”叶天泽笑着道,“可能你做得到,但我不是你。”

  拓跋云苦笑连连,没有再纠结,说道:“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你猜我是谁?”叶天泽反问。

  拓跋云有些犹豫,但还是把他的猜测讲了出来:“我猜……跟你的身世有关系,你娘当初生下你就走了,很多人说是叶柏天杀了她,但我觉得不是。”

  “你被夺了灵血后,不但没有死掉,反到是一鸣惊人,这只能说明,你血脉中潜藏的记忆苏醒了。”拓跋云继续道,“我知道天龙国,甚至在天龙国之外,有很多古老的家族,他们的血脉传承中,都蕴含着久远的记忆!”

  说这些话时,拓跋云一直盯着叶天泽,他原本以为叶天泽会因此而动容。

  可他却发现,叶天泽不但没有动容,脸上一丝情绪都没有,就连眼睛也是波澜不惊。

  “说起我那个便宜母亲,你觉得她会去哪?”叶天泽却转移了话题。

继续阅读:第0067章,怒从心头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天圣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