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猎人与狐狸的博弈
安然2018-03-27 10:472,333

  酒会早已经开始,他一出现,立刻就聚集了现场的焦点,所有人都停下交谈,朝这边看过来。

  从进门后,就不断有人热情而又恭维地举杯邀谈,但男人只是偶尔点点头,对一些不相熟的,直接当空气般略过。

  唐安宁走在他后面,自然跟着承受了一些特别关注的目光。

  一开始,她低眉顺眼的,没觉得异样,后来终于受不住周围怪异的目光,悄悄打量了下四周,这才发现整个酒会中,除了她以外,竟没有一个女的!

  连侍应生都全是男的!

  哎哟喂,她这是演员走错片场了?

  “方特助,这是怎么回事?”

  找了个机会,唐安宁悄悄扯了扯方辰凯的衣服,小声问道。

  她可不认为,这是巧合!

  “不好意思,唐秘书,忘了告诉你,只要有顾总参加的酒会,都没人会带女眷来!”

  方辰凯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眼前这诡异的现象。

  顾北清有厌女症,他比谁都清楚。

  但从昨天早上,亲眼看到唐安宁穿着顾北清的浴袍,从套房里出来后,就开始怀疑人生了。

  直到今天,顾北清还亲自批准,让唐安宁入职总裁办秘书室。

  他深深地觉得,自己得重新认识一下自家BOSS了。

  说好的厌女症呢?BOSS大人!!!

  唐安宁一时无语,忽然有些明白,顾北清带她来的目的了。

  让她像只猴子般,被人观赏,议论。

  如果换作是以前的她,也许真的会感到惶恐,不知所措,甚至落荒而逃。

  但她现在连杀人犯的罪名都担过了,这点小尴尬,根本不痛不痒。

  无视那些明里暗里的打量,唐安宁挺胸收腹,安静地站在酒会一角,那低调而又不亢不卑的姿态,连顾北清都忍不住挑眉。

  这只小狐狸,果然道行不浅。

  不过没关系,漫漫一个月,他有的是时间陪她玩!

  因为唐安宁突兀的存在,整个酒会表面上看着一切如常,隐隐中,却有股诡异莫名的气氛在酝酿,发酵。

  有人按捺不住,主动上前试探她。

  唐安宁早有准备,趁机把今天公司发的名片,一一派了出去。

  她正愁没机会宣传,让人知道她跟顾北清“有关系”呢。

  众人接过名片一看:实习秘书。

  这个级别,不怎么体面啊。

  再看她一身中规中矩的普通衣服,脖子上再系个蝴蝶结,就跟会所的女侍应无异了。

  失望的同时,又纷纷振奋了。

  上流圈谁不知道,顾北清有厌女症!

  虽然已经28岁了,身边却从未有过女人,为此,顾家老爷子不知请了多少名医,心理生理各种调理。

  如今突然配备了女秘书,敢情是已经治好了?

  心思活络的人看到了机会,立刻悄悄打电话。

  酒会就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下,继续进行着。

  顾北清本就不喜这种场合,今天来不过是无聊,顺便给装了一天正经的唐安宁,一个小小的教训。

  可现在看那个小女人,不仅没露出半点慌张,反倒在别人“搭讪”的时候,忙不迭地递出自己的名片。

  那掩盖不住窃喜的模样,活脱脱就像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如果身后有条尾巴,他毫不怀疑,此刻已经得意地翘起来了。

  莫名的,有种被利用的感觉。

  顾北清不悦皱眉,他习惯掌控一切,但这个狡猾的女人,在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已数度突破他的底线。

  再没兴趣继续这种无聊的酒会,大步往外走去。

  “顾总,您要回去了?我送您……”

  旁边的人察言观色,殷勤地小跑着去前面带路。

  顾北清是即兴要走,连声招呼都没打,唐安宁正兴致勃勃地派着名片呢,要不是方辰凯提醒,根本没发现。

  这个臭男人,想故意害她失职,借机炒她鱿鱼?

  没门!

  唐安宁连忙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刚走出会所大门,忽然一阵香风灌鼻,紧接着有个窈窕身影,伴随着女人的惊呼声,从旁侧扑了过来。

  看那姿态,是有人不小心绊了下,马上要摔跤了。

  幸好,顾北清恰巧经过,以唐安宁的角度看,有他扶一把,那人摔不着。

  不过是个小意外而已。

  她很快又垂下眸子,眼观鼻鼻观心地,安安分分地跟在后面。

  “啊!”

  嘭!

  女人再次发出惊恐的尖叫,分贝惊人,再加上重物落地的声音,把所有人都震呆了。

  唐安宁愕然抬头,只见刚才差点摔倒的女人,此刻四脚朝天滚落在台阶下,捂着肚子和屁屁,连呻吟都没力气了。

  而走在前面的顾北清,一脸嫌恶,目光森寒,浑身散发着能冻死人的凛然气息,仿佛一个被触怒了天威的君王。

  唐安宁顿时瞠目结舌。

  这丫的有病吧,人家本来就差点摔跤了,你不扶不打紧,还反踹一脚,有仇呢?

  然而更诡异的是,跟她并排走的方辰凯,像是早有预料,迅速上前单膝跪在男人跟前,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条洁白的手帕,仔细地帮他擦拭皮鞋!

  看到这里,唐安宁深深觉得,自己的三观被彻底刷新了。

  因为刚才,顾北清就是用这只脚,踹飞那个女人的!

  这这这,闹的是哪一出啊?

  “对不起,顾总,这次是我们的疏忽,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酒会的主办人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慌忙过来领罪。

  顾北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越过方辰凯,缓步走下楼梯,连看都没有看那女人一眼,径直上了车子。

  唐安宁也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等车子启动的时候,听到那主办人拉着一个中年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王总,不是说了今天顾总会来吗,你怎么还把令千金叫来了……”

  中年男人欲哭无泪啊。

  本来以为获得先机,特意打电话叫女儿来会所门口,打算跟顾北清来个美好的邂逅,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敢情,厌女症也有间歇性发作的?

  那眼前这个实习秘书,又是怎么回事?

  见他们都看着自己,唐安宁不明所以,只觉得中年男人目光哀怨,仿佛自己给他挖过坑似的。

  想到自家BOSS刚踹了人闺女一脚,以免被殃及池鱼,她讪讪朝两人点了点头,匆匆拦下一辆计程车,逃也似的跳了上去。

  喵呜,她就一低微的实习秘书,可背不起这个锅!

继续阅读:第6章不会是想潜规则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