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铁证如山
安然2018-01-23 19:052,879

  “呃……顾总,我耳力很好,站在这里也可以听得很清楚!”

  唐安宁说什么,也不肯走过去。

  上次被吃,是迫于无奈,情非得已,甚至可以说是她咎由自取。

  今天她要是还傻傻爬上床,除非脑子锈逗了!

  “那就出去!”

  “吓?”

  唐安宁一愣,却见男人已经放下书本,掀起被角,作势要躺下。

  赶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唐安宁不禁瞪眼,白天可说好会告诉她的,现在却要光明正大放她鸽子?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可眼看顾北清真的要躺下了,她又心有不甘。

  最后咬了咬牙,噌噌冲到床前,朝男人深深弯下了腰,谄媚笑道:“那个,我最近突然有点耳背,顾总,您现在可以说了!”

  顾北清没说话,也没再继续往下躺,而是就势靠在床背上,抬眸目光凉凉地看着她。

  唐安宁头皮微麻,看着眼前的床垫,咬了咬唇,撅着屁\股轻轻地坐了上去。

  只蹭了一小块地方,跟蹲差不多。

  顾北清斜躺着,见她全身绷紧,微垂的眸子在眼皮底下骨碌碌地转个不停,也不知道在谋划些什么。

  她的五官其实不是很突出,但很精致秀气,特别耐看。

  尤其,上面的表情生动多变,每次看都能有新发现。

  就比如现在,表面上一副柔顺乖巧的模样,其实满副心思,都在想着怎么算计他。

  他承认自己很多时候像匹狼,冷厉,嗜血,却从不屑于掩饰。

  但这个小女人,明明是只狡猾的狐狸,偏偏要装小白兔!

  “上来!”

  “哦……啊?”

  唐安宁猛地抬头,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哇咔咔,这个臭男人想干嘛?不过一句话而已,就想让她肉偿,这算盘,打得也忒响了!

  “呵呵,顾总,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约了人,您有什么工作要分派,叫方特助吩咐就行。不打扰您休息了,我……”

  有那晚的血泪史教训,足以证明双方实力悬殊,唐安宁决定脚底抹油,撤。

  然而她刚站起身,不料手腕突然一紧,有股大力传来,顿时失去重心,重重地跌了过去。

  “哼……”

  她疼得闷哼,捂着鼻子半天没缓过神来。

  喵呜,这臭男人,是钢铁做的吗?疼死她了!

  正自哀嚎中,忽然发现有只大手在撕扯她的衣服!

  “顾北清,你想干嘛?!”

  唐安宁吓了一大跳,连忙护紧胸口,要不是腰被他箍住,早跳开八百米远了。

  顾北清凉凉扫了她一眼:“那天晚上,你可比现在热情多了!”

  狡猾的小狐狸,继续装,小爷非揭穿你不可!

  “胡说!那晚明明是你恃强凌弱,对人家霸王强上弓……”

  说到最后,唐安宁甚觉委屈,乌漆漆的大眼睛里雾气氤氲,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她承认,开始是自己主动撩人家的,但后来,这个臭男人竟像发了狂般,不顾她的惊恐抗议,生生把她给吃了。

  技术还那么渣,横冲直撞的,就差没撕了她!

  说起那晚,顾北清也不禁有些失神。

  刚开始,确实是想把这个女人扔出去的,但诡异的是,她一撩拨,他的身体竟然迅速就有了反应。

  更诡异的是,自己竟头脑充血,不顾一切地要了她。

  他肯定自己有厌女症,就算是现在看到别的女人,仍会感到恶心,可唯独这个小女人例外。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两天,今天叫她来,也是为了验证一下,事实证明……

  正深思中,怀里霍地一空,这才发现唐安宁竟趁机挣脱他的怀抱,跳下床后就闪得远远的。

  “顾北清,昨天我可是说得很清楚,只做你的秘书,可没说当情人!”

  唐安宁义正辞严,要不是还有所求,她早甩他两嘴巴了。

  看她一副惊怒戒备的样子,顾北清莫名地,生起一丝烦躁。

  这个女人,明明用尽心机想接近自己,不过抱了下而已,就吓成这副模样,他有那么可怕吗?

  “出去!”

  “我不……什么?”

  唐安宁的脑回路一下子没跟上,惊疑地瞪着床上的男人。

  喵呜,这玩的又是哪一出啊?

  但显然,顾北清的心情不太好,脸色阴沉难看,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像是会吃人的黑洞。

  被他这样看着,唐安宁顿时有种被恶魔盯上的惊悚感,当下连招呼都没顾得上打,砰地甩门逃离。

  再晚一分钟,她毫不怀疑,又要被这个男人吃了。

  还厌女症呢,分明就是头嗜肉的狼!

  看着紧闭的房门,顾北清缓缓收回目光,视线往下移了移,最后落在腹部以下,见那股最原始的渴望正抗议地昂扬着,不禁再次失神。

  房间里陷入一片沉静,空气中还残留着那个小女人淡淡的馨香。

  味道很特别,像是沐浴露的香味,隐隐还夹杂着奇特的牛奶味。

  莫名地,他忽然很想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沐浴露,竟如此好闻,舒服得让人想睡觉。

  这个念头才刚生起,一股浓浓的倦意,就那么毫无征召地席卷了他,

  常年失眠的顾北清,竟就这么靠在床背上,睡着了。

  在眼睛闭上的前一刻,他还在困惑着,怎么十点没到,就想睡觉了呢。

  “方特助,你家BOSS……啊不,顾总他,我听很多人都说他有厌女症,是假的吧?”

  出了总统套房,唐安宁不忘拉住方辰凯套信息。

  他可是顾北清的特别助理,最亲近的心腹,肯定没有他不知道的。

  “唐秘书,你可以下班了。”

  方辰凯眉毛都没动一下,一本正经地说道。

  至于顾北清到底有没有厌女症,他现在也很困惑。

  见他这么滴水不漏,唐安宁微微有些失望。

  走了两步,回头见方辰凯还恪守尽职地站在门口,等候顾北清差谴的模样,忍不住又好心提醒道。“方特助,顾总都已经睡觉了,你还不下班?”

  难道那个男人还有要人守夜的习惯?

  呸!真当自己是古代君王了!

  唐安宁腹诽不已,方辰凯却对她的话深表怀疑,只点了点头以示结束谈话,然后继续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

  常年失眠的大BOSS十点就睡觉了?

  他跟她姓!

  见他无动于衷,唐安宁忍不住摇头。

  她算是看出来了,不仅顾北清是个奇葩,他身边的人,也全都是怪胎。

  只是悍马车的行车仪记录,她必须想办法弄到才行。

  因为这件事,唐安宁一晚都睡不安宁。

  一会梦见自己锒铛入狱,一会梦见唐芷芊母女面目狰狞,突然间,顾北清猛地出现,大手一捞把她抱起,然后扔到大床上……

  “啊!”

  唐安宁痛呼一声,给疼醒了。

  这才发现,哪是什么大床啊,她是从床上滚下来,跌地板上了!

  喵呜,小屁屁都要摔扁了。

  看着天已经大亮,干脆起床洗漱。

  八点半,她准时到达NT集团大厦36楼,才惊奇地发现,顾北清竟已经在公司了。

  早起晚归,真是个工作狂!

  唐安宁耸了耸肩,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桌面的内线座机适时响了:“唐秘书,BOSS叫你进去。”

  是方辰凯,在转达顾北清的命令。

  唐安宁还对昨晚的事耿耿于怀,心里微微有些忐忑地敲开门。

  顾北清正坐在大班椅上,看着精神不错,表情则是一贯的淡漠,让人摸不透喜怒。

  “顾总。”

  唐安宁上前,恭敬地叫了声,垂下头静候命令。

  “你在找这个?”

  顾北清将台上的手提电脑转了过来。

  唐安宁疑惑地看过去,当看到屏幕上的画面时,脸色顿变。

  这不正是,那天制衣工厂的情景吗!

  不仅有她停车后就进了工厂的记录,还有唐芷芊趁机给车灯做手脚的经过!

  铁证如山!

继续阅读:第8章小宁宁,乖,领个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