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混蛋
安然2018-01-23 19:052,460

  清晨,G市金帝大酒店总统套房。

  “咳……咳咳……”

  唐安宁被一阵烟味呛醒,她蹙眉,睁开双眼,视线正好落在窗前。

  一抹倾长挺拔的身姿,正站在窗台旁,映照着清冷的晨晖,矜贵,邪魅。

  这个男人……

  “顾北清?”

  听到声音,顾北清缓缓回身,一张蛊惑人心的俊颜,在袅袅白雾中,阴晦不明。

  “给你一百万,滚出去!”

  男人淡漠的目光凌厉如刀,恶劣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厌恶的烦躁。

  她脸色变了变,昨晚疯狂激烈的一幕幕,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在脑海里涌现。

  该死,怎么偏偏是他!

  唐安宁咬了咬唇,挣扎着起来,刚动了动,身体立刻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这个禽畜!

  她抗议地瞪了男人一眼,捡起地上的衣服,这才发现已被撕烂,无法再穿。

  旁边刚好有件浴袍,于是随手拿起。

  穿衣过程中,她并没有刻意避开顾北清,只是背过身去而已。

  随着床单被褪下,露出女人凝白纤背上的斑驳红痕,如春日桃花般,美艳,妖娆。

  顾北清捏着雪茄的手紧了紧,一股狂燥的冲动,骤然在心底叫嚣。

  这种不受控的感觉,让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唐安宁迅速穿好浴袍,回头瞥到床头柜的支票,顿了顿,伸手拿过来,缓缓折叠。

  “顾大少,一百万抛售你的初夜,太廉价了吧?可惜,本小姐也玩得无趣,就当是被狗咬了!”

  咻!

  由支票折成的纸飞机,在空中旋转一圈后,轻飘飘地落在顾北清的脚下。

  而那个小女人,则示威地昂起下巴,巴掌大的脸上,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嘲弄而又挑衅地看着他。

  “你找死!”

  男人脸色顿沉,猛然掐断了手里的雪茄,狠狠扔在地上。

  哇咔咔,这就炸毛了?

  唐安宁暗道不妙,连忙冲向门口,动作迅猛,如一只敏锐的兔子。

  然而……

  嘭!

  她人还没冲到门口,就重重摔到在地,只来得及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喵呜,疼死她了!

  怎么就忘了,昨晚这个男人的恶行!

  完全不顾及她是初夜,像尝了鲜的饿鬼,一次次发了狠地要她!

  说好的厌女症呢,果然八卦新闻都是不可信的!

  看着她像狗啃屎般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顾北清阴郁烦躁的心情,竟莫名地好些了。

  深沉的眸子,闪现出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光亮。长腿缓缓跨动,越过女人的时候,一脚狠狠踩在她柔软挺翘的娇臀上。

  “啊!”

  唐安宁顿时仰头惨叫,十指倏然攥紧。

  嗷,这个该死的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她条件反射地,伸手用力往前抓去,却只握住一缕空气,眼睁睁地看着顾北清离开了房间。

  “顾!北!清!你这个混蛋!”

  女人愤怒的嘶吼,如原子弹暴发,震得整栋酒店都抖三抖。

  “顾总……”

  方辰凯在外面听得心惊肉跳,一脸惊悚地看着自家BOSS。

  “我要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

  男人脸上毫无波澜,唯有一双深幽的眸子讳深莫测。

  “是!”

  套房内,唐安宁趴在冰凉坚硬的地板上,好不容易爬起来,这才发现连浴袍都沾了血。幸好不是很明显,也就直接裹着离开了酒店。

  匆匆拦了辆计程车回家,不料才到门口,就见佣人扔出一袋东西。

  “太太说了,以后不准你再踏进家门半步!”

  砰!

  佣人说完,就把门给关上了。

  看着地上的行李袋,唐安宁脸色渐冷。

  佣人口中的太太是她养母刘玉雯,就在前不久,那女人伙同自己的亲生女儿唐芷芊,挖了个大坑给她跳,并借机要把她赶出家门。

  昨天她会闯进顾北清的套房,被吃个干净也非偶然,而是情非得已!

  因为唐芷芊把她骗去酒店,叫了一群男人想对她图谋不轨。

  也幸亏她机灵,否则止不定现在是什么惨状。

  话说回来,今天是唐芷芊订婚的大好日子,大家这么熟,她是不是该回份大礼呢。

  唐安宁冷笑着,捡起地上的袋子,再次坐上计程车。

  ……

  玉兰山庄。

  豪车汇集,衣香鬓影,鲜红的地毯上,铺满了馨香浪漫的红玫瑰花瓣。

  在那花球拱门之上,挂着大大的牌匾:秦唐之喜

  今天是G市珠宝大亨秦家二少秦时宜,和唐家大女儿唐芷芊的订婚喜日,场面盛大,几乎把G市的所有名流都邀请来了。

  此刻,宽大的电子屏幕墙上,正播放着准新郎新娘唯美的婚纱影片。

  男的剑眉星目,女的娇美纯真,看起来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台下,那对准新人正接受着亲友们的祝福,满脸幸福甜蜜的笑意。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地和谐美满。

  霍地,电子屏幕墙突然黑屏,连音乐也顿住了。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女声,悲恸响起:“为什么……唐芷芊,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和淮明哥哥!”

  听到声音,唐芷芊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目光迅速扫向宾客人群,却见众人都纷纷看过来,不禁尴尬说道:“呃,后台怎么搞的……”

  话未说完,又一个嚣张的女音,尖锐响起:“为什么?唐安宁,你只不过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狗!还想嫁给秦淮明那个废物,飞上枝头当凤凰?做梦!那天妈是故意叫你去西郊工厂的,车子也是我动的手脚。我就是要整死你,你能怎样!”

  这个声音,不是唐芷芊又是谁!

  众人一时脸色古怪,看了看唐芷芊,又看向秦家家主秦立平。

  谁都知道,秦家大少秦淮明有自闭症,性情古怪,连话都说不完整。

  而今天这场订婚宴,原本是为秦淮明和唐安宁准备的,只因一场变故,才仓促换了主角。

  本来左右都是秦家儿子,也没什么。可微妙的是,秦时宜是秦家的私生子,像今天这样以秦家少爷身份受人瞩目,还是第一次。

  秦立平的脸色十分难看,阴阴郁郁地望了过来。

  目光中透着的威冷,如一道电流,迅速激醒了唐芷芊。

  她脸色煞白,虽然心里慌得不行,脸上却仍强笑着,讪讪说道:“这音响师也真是的,早叫他工作的时候别看影片,这下闹笑话了。”

  说着,她连人都顾不上喊,自己急急往后台走去。

  却在这时,一个纤瘦的身影,从旁侧走出来,恰巧拦住了她的去路。

  “亲爱的新娘子,你这是要去哪呢?”

  女子脸带微笑,声音清淡柔和,可唐芷芊却像是见到了鬼般,脸色大变,踉跄倒退几步。

  唐安宁,果然是她!

继续阅读:第2章砸场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