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逝者为大
安然2018-01-23 19:062,348

  刘玉雯兀自坐在地上哭闹了一会,见没人理她,又爬起来扑向唐安宁。

  一边推搡她一边骂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毁了芊芊的婚礼不止,现在还来爸的灵堂闹事,枉我唐家辛苦养了你那么多年,你还是人吗!”

  唐安宁被她用力一推,差点摔倒在地。

  这个泼妇,每次都这样,动不动就对又打又骂。

  她刚站稳,见刘玉雯还要过来,条件反射地,抬起手臂挡住她。

  没想到那个泼妇竟就势往旁边一倒,看样子就像是被她用力推了般,嘭地撞在台子上。

  哗啦啦——

  顿时,上面的莲灯,供果等,全部被扑倒,掉了一地。

  唐安宁忍不住瞪大了眼,这个泼妇,还真是个戏精!

  刚才已经碰瓷假摔过了,现在还来!

  然而这还没完呢,只见刘玉雯从桌子上爬起来,猛地扭头,朝摆放在灵堂正中,唐宏海的遗相哭喊一声:“爸!”

  她这一声爸喊得撕心裂肺,悲痛委屈,听得唐安宁心里直咯噔,有股不祥的预感涌上来。

  果然,只见刘玉雯跪在唐宏海遗相前,继续哭喊道:“爸,您死得好冤啊!当年好心把这野丫头捡回来养,却恩将仇报,把您给活活气死了!现在又来这里闹,不让您走得安心。爸,都怪儿媳不孝,没能够拦住她,您千万别生气,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听着她哭丧的话语,唐安宁脸色发黑。

  老人明明是被她们的龌龊事给气病倒的,在医院,也是刘玉雯在胡闹折腾,弄得老人情绪激动。

  她都怀疑,如果不是这个女人那么闹,唐宏海根本不会那么快离开人世!

  而且这个女人,平明对老人就不怎么样,人死了才来谈孝敬,谁稀罕你的冥币!

  “你们还愣在那干什么?这个贱人把我妈都推倒了,还不快把她轰出去!”

  唐芷芊也上前假意劝了刘玉雯两句后,转头朝保安吼道。

  保安有些犹豫,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刘玉雯在演独角戏。但现在整个灵堂都闹哄哄的,看着也糟心。

  最后还是唐彦明,似乎终于忍无可忍了。

  身为刘玉雯的丈夫,当然知道她是在演戏。

  可现在闹成这样,被前来的亲友们看笑话,都是因为唐安宁。

  如果她不来,就没那么多事了!

  他上前,目光冷冷地看着唐安宁,沉声说道:“我们唐家不欢迎你,也不希望爸走得不省心。你要再这么闹下去,我就不客气了,保安!”

  最后一句保安,明显也是要轰人的意思。

  保安们相视一眼,没再犹豫,上前转住唐安宁,做了个请的手势。

  态度坚决,大有她不走,就要强行架出去了。

  没办法,唐彦明他们是逝者的家属,他们也是拿他钱办事而已。

  唐安宁毫不畏惧,站着没有动动,清冷的目光直直逼视着唐彦明,冷声说道:“到底是谁在闹,你我心知肚明,爷爷在天有灵也清清楚楚!我只不过想给爷爷上柱香而已,你们就心虚至此。唐教授,人在做天在看,到底怎样才能让爷爷走得安心,你比我更清楚!”

  一番话,堵得唐彦明无语反驳,脸色青红交错。

  在场的,有些人也参加过前几天的订婚宴,自然也看过唐芷芊的那个视频,加上刚才刘玉雯的演技太假,都猜到了几分,纷纷用怪异地眼神看着他。

  有的,甚至忍不住,劝道:“唐教授,逝者为大。 我看这孩子,也只是想尽尽孝心而已。”

  “是啊,我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这孩子跟唐老那么亲近,心里肯定难受着呢。”

  一位面善心慈的妇人,说着上前拉着唐安宁来到灵堂前,递给她三枝香。

  因为旁人的附和,加上唐彦明也没再说什么,保安们相视一眼,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张阿姨,谢谢您!”

  唐安宁内心感激,声音哽咽,双手紧紧地捏着那三根细香。

  那妇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走开了。

  但因为有她的出面,让唐彦明不得不顾及颜面,当刘玉雯想阻止唐安宁上香时,立刻用眼神止住了。

  “爷爷,宁宁不孝……您放心,宁宁现在过得很好,以后也一定会更好的,不用担心……”

  此时此刻,纵然有千言万语,百转温情,都只能在内心汹涌澎湃,话到嘴边,偏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唐安宁上完香后,并没有在灵堂逗留很久。

  不是怕唐家人,而是不希望因为自己,让里面的氛围显得不和谐。

  她只希望,唐宏海能够走得平祥。

  离开灵堂,意外地,方辰凯竟然还在等着她。

  今天可是工作日,难道不用伺候顾北清那个混蛋?

  然而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唐安宁越过他,并没有上车,一路往前走去。

  浑浑噩噩,漫无目的。

  她是一个孤儿,十六年前机缘巧合下,有幸被唐宏海收养。

  很多人都说,唐宏海自退休后,突然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投奔儿子享福去了。

  而且老人自离开后,从不跟以前的亲朋好友联系,因此旧人多对他颇有成见,认为是被小瞧嫌弃了。

  但唐安宁却知道不是,唐宏海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她!

  附楼建在医院最偏僻的角落,加上一些草木的遮建,显得有些深幽。

  唐安宁缓步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动静,回头看去,只见有好几个穿制服的警察走过来。

  看方向,竟是从灵堂那边来的。

  她开始并没有在意,但随即,看到警察身后被押送的人时,不禁愣住了。

  唐芷芊?

  刘玉雯?

  这时,那对母女也看到了她,立刻叫嚷了起来。

  “警察同志,你们真的抓错人了,她才是杀人犯!”

  “唐安宁,你又想耍什么花样!我告诉你,不管是时宜还是地皮,你都休想抢走……”

  唐芷芊话未说完,就被刘玉雯狠狠踢了一脚。

  蠢货!怎么能把这事给说出来!

  唐芷芊吃疼,虽然有些委屈,但心知是自己犯了蠢,没敢再说什么,却把所有的怒气都转向唐安宁,愤恨地瞪着她。

  她们的这些小举动,唐安宁一一看在眼里,不禁深觉奇怪。

  刘玉雯对唐芷芊这个独生女十分溺爱,从来不舍得大声说几句,刚才那一脚,她看着都疼。

  再想到刚才唐芷芊不小心说漏嘴的地皮,顿生狐疑。

继续阅读:第17章废棋,当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