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废棋,当弃
安然2018-01-23 19:052,372

  警察们押着这对母女,从她身旁走过。

  这时,唐安宁的手机传来一阵嗡嗡的震动声,拿出来一看,竟是唐彦明的来电。

  印象中,这个男人是几乎不给自己打电话的。

  唐安宁犹豫了一会,这才滑开接听键。

  “唐安宁,你到底有何居心,砸了芊芊婚礼不止,还要砸爸的灵堂!我们唐家真是瞎了眼,养了你这头白眼狼!”

  电话一接通,唐彦明就劈头盖脸地,一顿训骂喷过来。

  唐安宁听得莫名其妙,刚才洒泼闹腾的,明明是刘玉雯,他脑子有病吧?

  现在她们母女被警察抓走,又关她什么事!

  “说完了?那我挂了!”

  要不是看在过去十六年的“父女”情,她早拉黑名单了,根本不会听他这么废话。

  “你……我养了你十六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唐彦明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忿怒不已,唐安宁却忍不住冷嗤。

  与其说他养了她十六年,不如说是唐宏海。

  因为唐家现在住的别墅是老人买的,为了让她少受些委屈,老人还用积蓄承担了整个唐家的生活费!

  但是唐彦明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绝对就是为了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

  唐安宁看着已经走远的警察,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这时,电话里再次传来唐彦明的声音:“不管怎样,你毕竟喊了玉雯十六年的妈,芷芊也是你的姐妹,你不能忘恩负义,非把她们置于死地不可。而且我相信,爸要是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前面的话唐安宁当他是在放屁,但见把唐宏海都搬出来了,终于忍不住,开口呛道:“唐教授,她们在打我骂我,害我遇车祸,还成为杀人嫌犯时,您怎么不说我是她们的女儿,和姐妹呢?就算明知道是她们陷了害我,您出手教训的人也是我!那一巴掌,我到现在都还没敢忘呢!”

  是的,那种冷到心坎里的寒意,及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唐安宁的话,让唐彦明一时语塞,脸色微赧。

  自己对这个“女儿”,到底有几分真心,自己心里清楚。

  更别说刘玉雯和唐芷芊了,一直在利用她,不管是刻意接近秦淮明,还是那块叫兰苑的地皮,唐安宁始终是被压榨的一方。

  但是……

  想到刚才刘玉雯母女被押走的情景,唐彦明心情烦躁,说道:“就算你对我们没感情,那爸呢?难道你要他到死,都没人送终吗!”

  终于,唐安宁听他的意图了,

  原来唐彦明是认为,刘玉雯母女被抓走是因为她?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除非……

  心刚微微一动,电话那头唐彦明又在继续试图说服她:“我知道,你心里觉得委屈,芊芊这次也确实做得过分了,不该顽皮碰那部车子。但现在你也没什么事,难道就不能放过她?”

  他居然,把唐芷芊试图害死她和秦淮明的恶毒,说成是顽皮!

  唐安宁气得,差点把手机都摔了。

  这个自私,又虚伪的男人,还能再无耻一些吗!

  再说了,唐芷芊那叫碰吗?

  明明就是故意把车灯搞坏了,还不让她察觉,以此想害死她!

  等等,他怎么唐芷芊亲自动了车子?

  难道……

  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顾北清那张冷傲漠然的俊脸,唐宁安一时心情复杂。

  她以为,还需要一番充满技术的谈判和周旋,才能拿到视频呢,没想到那个混蛋,居然自己把视频交给警方了。

  不过这样更好,有他顾大少的名头在,绝对没有人敢打那个视频的主意。

  她害人的嫌疑,算是彻底摆脱了。

  只是想到那张夫妻协议……

  唐安宁摸了摸包包,协议就在里面。

  难道她真的,要给那个男人生猴子吗?

  脑海里莫名地,就浮现出第一个晚上,两人疯狂激烈的情景。

  唐安宁略显苍白的脸颊,顿时像被火烧了般灼热起来,染起一层如霞般的红晕。

  就在她沉思出神的时候,唐彦明以为是故意在晾他,怒气冲冲地说道:“唐安宁,没想到你是这么冷血无情的人!枉爸以前那么疼你,到死你都还不让他安宁。你不销证据没关系,我们唐家也不是好惹的!”

  啪!

  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唐安宁怔怔地看着黑了屏的手机,脑海里还残留着,那晚暧昧旖旎的画面,耳旁,却在回荡着唐彦明刚才的话。

  她不怕唐家,真的,一点也不怕。

  有顾北清这尊大佛做后台,唐家对她来说,连只蚂蚁都不如。

  只是一想到,此刻灵堂里冷冷清清的,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立刻转身,朝灵堂走去。

  刚走出电梯,远远地,就看到唐彦明在门口打电话。

  神色忧虑,很焦躁的样子。

  看到唐安宁,脸色也沉得更难看了:“你还有脸回来!”

  “我又没做亏心事,堂堂正正的,为什么不能回来?”

  唐安宁看也没看他,径直往里面走去。

  可能因为刚才警察来过,里面的宾客都已经走光了,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整理花圈。

  说来唐彦明也是失败,身为一个大学副教授,竟没几个交心的朋友。

  不过就算有,两次看到他是非不分,一味偏袒老婆女儿的恶行,估计也有想法了吧。

  兴许是见灵堂太冷清了,又或者忙着处理老婆和女儿的事,唐彦明没再叫保安轰她走,但也不理会她,一直不停地在打电话。

  幸好,也让他找到了关系,唐芷芊母女被抓去审问后,不久就被保释出来了。

  而这时,唐安宁已经抱着老人的骨灰,准备启程回Y市。

  让人气愤的是,唐芷芊母女竟然以晦气为由,没有再回来送老人出殡!

  唐安宁一路抱着老人的骨灰,回到Y市,唐家竟然已经安排好了下葬手续,老人甚至没能再回老宅看一眼,就被埋入黄土。

  之后,唐彦明也走了,只留她,再陪了老人七天。

  七天后,回到G市,没想到事情,竟又有了意外的消息。

  秦淮明醒了,但据说因腰椎受到严重创伤,下半身面临瘫痪的可能。

  换句话说,他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废人。

  当然,唐安宁是见不到他的,现在无论是唐家还是秦立平,都表现出,对她恨之入骨的样子。

  她知道,秦立平是恨自己让秦家出了丑,并打乱了他的计划。

  那个凡事以利为重的男人,即使是亲生儿子,也只视为利益的筹码而已。

  废棋,当弃。

继续阅读:第18章被打屁屁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