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惹怒一尊杀神
安然2018-03-27 11:032,365

  秦时宜被唐安宁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红。

  他承认自己对不起她,也没资格说她什么。

  但只要一想到,她跟别的男人耳鬓厮磨,交颈而卧,心里就忍不住嫉妒地要发疯。

  他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不能忍,何况是别的男人!

  “宁宁,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你有什么困难大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你帮我?”

  唐安宁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仰天大笑。

  这个无耻的男人,还当她是之前那个天真,善良,蠢萌又隐忍的唐家养女吗?

  继而一脸嘲讽地看着他,语气讥诮:“怎么帮?再往我身上捅一刀?还是干脆安排一场无妄之灾,让我彻底消失,以免碍了你们通往飞黄腾达的道路?”

  秦时宜脸色微白,竟想不出一个字来反驳。

  半晌,才叹声道说:“宁宁,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就算是你要打要骂,我都无所谓!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真的很担心你!”

  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连唐芷芊都信了,心里顿时妒嫉地不行,扯着他的胳膊,急急说道:“时宜,你别被她骗了!这个贱人就是想傍男人捞钱而已,你看她这个样子,止不定已经被多少男人睡过了!”

  她的话,让秦时宜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说不介意唐安宁被别的男人碰过,那是假的。

  可是这个女人,是第一个走进他心的人,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

  他理解自己可能会因此嫌弃她,鄙夷她,却又有股必须要得到她的执着。

  因为,她曾是他多年的梦想。

  秦时宜强忍住内心的不甘,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沉声说道:“宁宁,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唐安宁还没来得及拒绝,唐芷芊已经激动地尖声叫道:“时宜,你不能送她!人家好不容易说服妈咪,答应跟你出来!唐安宁,时宜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一对未婚夫妻来酒店开房会做什么,不用我明说了吧。你要是觉得不甘心,就去夜总会,有的是男人能满足你!”

  “芷芊,不许胡说!”

  秦时宜再次喝斥她,又朝唐安宁说道:“宁宁,不管你有多不开心,都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女孩子要洁身自爱,你先回去,晚点我再给你电话!”

  她这么说,唐芷芊又不乐意了,急道:“时宜,我不准你给她打电话,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秦时宜沉脸不说话,直到唐芷芊扭着腰肢,用上半身暧昧地蹭了他两下,这才缓和下来。

  唐安宁冷冷地看着他们做戏,她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听他们说话,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正好,有部计程车驶过来,虽然不是空车,看样子里面的乘客却是要在酒店这里下车,于是迎了过去。

  却在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男人,步履踉跄,靠近的时候有股冲天的酒气,熏过来。

  酒鬼。

  她连忙往旁边侧身避让。

  那酒鬼却突然站住,抬头,目光痴痴傻傻地看着她,霍地裂嘴一笑,眸子里散发出猥琐的光芒,含糊不清地说道:“美女……来……跟……跟老子进去……”

  酒鬼说着,伸手就摸向唐安宁的细腰,吓得她脸都白了,慌忙躲开。

  那酒鬼搂了个空,愣了下才回过神来,眼神好不容易聚焦找到唐安宁,立刻又张开双臂向她扑过去,嘴里嘿嘿笑道:“臭,臭娘们,跟,跟老子玩,玩捉迷藏呢……”

  唐安宁连忙撒腿跑,没想到脚突然一软,膝盖重重地跪在地板上。

  喵呜,疼死她了!

  自唐宏海去世后,她都没怎么吃过东西,也没怎么睡觉,身体状态十分不好。

  加上刚才在总统套房,跟顾北清一番体力上的对抗,浑身无力几近虚脱,现在膝盖疼得像要裂了般,根本爬不起来。

  眼看酒鬼就要扑过来了,唐安宁吓得连忙以手护住头,闭上眼睛不敢看。

  喵呜,被这个酒鬼调戏的话,还不如便宜顾北清那个混蛋呢。

  不知怎么的,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想着那个混蛋男人。

  一股难闻的酒气袭来。

  “宁宁!”

  耳旁,传来秦时宜急切的叫声。

  紧接着, 一股凛冽的冷风袭来。

  “啊……”

  嘭!

  随着酒鬼惨烈的叫喊声,重物倒地的同时,感觉地板都跟着震了震。

  唐安宁没见酒鬼扑过来,于是缓缓抬起头,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高大,挺拔,即使是背对着她,也能清晰地感应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冷得能冻死人。

  那凛然的气势,如从天而降的神。

  一尊被触怒了天威的杀神。

  在不远处,道路旁的花基中,四脚八叉地趴着一个男人,正是刚才那个酒鬼。

  此刻一动不动,只偶尔从嘴里发出类似于梦呓般的,呻吟声。

  “方特助!”

  短而简的三个字,从男人的薄唇缓缓吐出,森寒,冷戾,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纷纷惊悸地看向男人。

  只有方辰凯立刻会意点头,走到趴地上昏死过去的男人身旁,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隐约听出,是打给一个叫什么局的,让人过来处理地上的“死尸”。

  唐安宁根本无暇去想那个酒鬼会是下场,因为此刻男人那深邃,又冷得像寒潭般的眸子,正充满杀气地盯着她。

  仿佛,她做了件天大的错事。

  “蠢女人,连路都走不好。还是故意摔倒,方便那头死猪压过来!”

  男人话语恶毒,漆黑的眸子里冰火重天,如果旁边有文件夹,唐安宁毫不怀疑,他会狠狠砸过来。

  这个混蛋,没看到她膝盖都出血了吗!

  抿了抿唇,唐安宁没有理会他,双手撑在地上,咬着牙想站起来。

  刚动了动,身子霍地一轻,被人抱了起来。

  她愕然抬头,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煞气凛人,一时,竟忘了挣扎。

  他的双臂坚强有力,胸膛宽厚温暖,又坚实可靠。

  娇小的她,窝在他怀里,就像一只怠倦的小猫,舒服得想睡觉。

  这一刻,她又希望自己真的是只猫,那样,就可以毫无顾忌地依偎着他,肆意撒娇任性。

  当然,最有可能的下场就是,被这个男人捏住脖子,然后狠狠扔出去。

  可不知为何,当那个情景在脑海里闪现时,她竟觉得画面很有爱。

  这是怎么了,魔障了吗,还是自己潜意识里,就有受虐的倾向?

继续阅读:第21章伤员不要生猴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