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败类
安然2018-01-23 19:052,536

  不过方辰凯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说道:“这是BOSS给你的。”

  唐安宁微微扫了下,只见那是一个购物袋,里面装的竟是衣服。

  她没有拒绝,沉默地接了过来。

  黑色的短袖衫衣,黑色的长裤,质感柔滑舒服,但那深沉的颜色,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唐安宁看着镜子里一身黝黑的自己,脸色苍白无血色,一双眼睛又红又肿,神情憔悴。

  如果爷爷看到这样的自己,会不会担心得灵魂不安宁?

  她用力拍了拍脸颊,很快,就有红晕浮现,看起来精神多了。

  “唐秘书,你要去哪?我载你!”

  走出总统套房,方辰凯竟还没走,跟在后面说道。

  “东康医院。”

  唐安宁脚步微微顿了微,侧头回道。

  不用问,这肯定是顾北清的吩咐。

  以为这样,就会让她感恩戴德,然后傻傻地签下那份协议?

  太小看她了!

  从金帝到医院不太远,当唐安宁到了才得知,唐宏海居然已经被火化,连骨灰都拿走了。

  他们,竟如此地迫不及待,将老人灰飞烟灭。

  甚至,都不让她见他最后一面。

  东康医院附楼,灵堂。

  “妈,为什么非要在今天埋,我昨晚都没睡好,困死了!”

  唐芷芊一边说,一边哈欠连连,困意十足。

  不仅她,就连唐彦明和刘玉雯,也是难掩倦意。

  当然,他们并不是因为老人的离世,伤心成这样的。

  而是昨晚连夜找关系,给唐宏海办了死亡证明,天一亮,又立刻把尸体拉去火化了。

  然后把骨灰安置在灵堂,还得安排下午出殡的事宜。

  因为刘玉雯不想把骨灰带回家,也不愿花钱在G市买灵位,而唐宏海是Y市的退休警察,在公墓下葬必须把骨灰带回去。

  于是,又是联系公墓,又是安排下葬手续什么的,也折腾得够呛。

  刘玉雯看了看旁边的唐彦明,含糊说道:“这种事,肯定是越快办完越好。办完后,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呢。”

  后面那句话,让唐芷芊想到了什么,顿时眼睛一亮。

  她拉着刘玉雯到旁边,小声说道:“妈,那块叫兰苑的地,真的很值钱吗?我记得那个地方很偏僻的!”

  一听到兰苑两字,刘玉雯的脸色就变了。

  心虚地望了望周围,见没人注意,这才说道:“你管它值不值钱,那块地有那么大,怎么也能卖点钱。而且只要有了它,你跟时宜的婚事,就没问题了!”

  说到婚事,唐芷芊又想到那天的订婚宴,不禁咬牙痒恨声道:“那个死贱人,竟敢毁了我的订婚宴!妈,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放心,你秦叔叔现在也很讨厌她呢,以后有的是办法治她!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地皮过户到你名下,再把你跟时宜的婚事定下来!”

  “妈,要不等拿到地皮,您找秦叔叔,让我跟时宜先领证,婚礼可以晚点再举行,我不介意的!”

  “傻女儿,只要你有了那块地,秦家巴不得让你早点过门呢!”

  “真的吗?妈,那我们快点回去吧,反正爷爷都已经烧成灰了,早埋晚埋都一样!”

  “不急……”

  母女俩正说着悄悄话,忽见一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脸色顿时变了。

  “你来干什么?滚滚滚!保安,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随随便便把人放进来!”

  不出所料,唐安宁一来到灵堂门口,刘玉雯就像见到讨钱的乞丐般,叫人赶她出去。

  一旁的保安虽对刘玉雯的话有些反感,但不知唐安宁跟老人是什么关系,也只好上前拦住她,并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姐,请尊重逝者!”

  逝者……

  这个代称,让唐安宁的心,再次揪了揪。

  深吸了口气,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哑声说道:“你口中所说的逝者,是我的爷爷,拦着不让我进去,就是对我爷爷的尊重了?”

  保安一愣,没想到竟是逝者的亲属,不禁回头看向刘玉雯母女。

  刘玉雯立刻否认:“她不是!”

  唐芷芊也不屑说道:“唐安宁,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以为姓唐你是我们唐家人了?我告诉你,你只不过是爷爷从外面捡回来的一条狗!”

  唐安宁脸色白了白,没有理会她的挑衅,看着保安,说道:“我只想给爷爷上柱香,这点,应该没有违反你们这里的规矩吧。”

  两个保安相视一眼,从刚才对话中,他们已经猜出唐安宁的身份。

  犹豫了下,朝刘玉雯说道:“对不起,刘女士,我们只负责维护灵堂的秩序。”

  换句话说,这是你们的家务事,请自己解决。

  说完,保安侧开身子,让出一条道。

  “你不能进去!”

  保安刚让开,唐芷芊又冲上来,张开双手,拦在了前面。

  唐安宁顿住脚步,冷冷低喝:“让开!”

  她不想在这里跟唐芷芊闹,灵堂本就是肃穆的地方,里面还安放着唐宏海的骨灰,说不定灵魂也在上面看着呢。

  但显然,唐芷芊根本就毫无顾忌,反而双手叉腰,扬着下巴挑衅说道:“我就不让开,你能拿我怎么样!”

  唐安宁皱眉。

  她确实不能拿她怎么样,因为闹腾起来,反而是对唐宏海的不敬。

  可是这柱香,她是上定了。

  视线越过唐芷芊,落在不远处唐彦明的身上。

  这个男人,虽然也不待见自己,但身为一个大学的副教授,也该有正常点的是非观吧。

  何况,因为唐宏海自退休后,就离开了原来生活的Y市,并跟几乎所有亲友断了联系,今天来吊唁的客人,大多是唐彦明的同事友人,多少他得顾忌些脸面。

  唐彦明早已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见唐安宁看过来,顿时有些厌恶,但还是朝唐芷芊沉声喝道:“芊芊,来者是客。”

  来者是客!!

  唐安宁身躯微微一颤,双手握紧。

  这个她喊了十六年爸爸的男人,现在竟然说她是客!

  想起那天订婚宴上的那一巴掌,唐安宁心冷如冰。

  就算车祸的事他没有参与,但在明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情况下,还不问青红皂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大学教授?

  简直是知识败类!

  冷冷地扯了扯唇,唐安宁睥了眼依旧不肯让开的唐芷芊,侧身绕过她。

  却不想,眼前突然人影一闪,却是刘玉雯也过来拦她了。

  但这个女人显然戏多一些,一来就大叫道:“哎哟,你这个小贱人,竟敢推我。保安!保安!”

  咚!

  她说着,竟真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唐安宁无语了。

  这个泼妇,分明是她自己冲过来撞她,现在却反咬一口!

  如此拙劣的演技,当周围人的眼都瞎了?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刘玉雯,毫无形象坐在地上大哭大叫。

  没有人说话,整个灵堂出奇地安静,气氛诡异。

继续阅读:第16章逝者为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