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气得想撕人
安然2018-01-23 19:062,481

  看着越来越近的民政大楼,唐安宁咬了咬牙,提出最后的要求:“三年!三年之后,我要离婚!”

  顾北清眼皮微掀,扫了她一眼,缓缓吐出两个字:“七年。”

  我了个去,你当七年之痒啊!

  唐安宁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但想到,如果被扣上杀人未遂罪,按秦家和唐家的尿性,自己肯定也得坐够七年牢。

  这个臭男人,果然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成交!”

  民政局已经近在眼前,唐安宁没办法,抓着笔在乙方一栏,狠狠签下自己的名字。

  不管顾北清在打什么主意,他说得没错,与其在牢里蹲足七年,甚至更久,不如当他见不得光的妻子。

  这样,不仅还了自己的清誉和自由,还能将唐芷芊母女绳之以法。

  如此一算,她还赚了。

  但她就看不惯这个男人的狂妄自大,和阴险狡诈!

  明知道视频对她那么重要,特意挖个大坑给她跳!

  哼,顾太太?

  他一定会后悔的!

  十分钟后,从民政局出来,顾北清和唐安宁手里,都多了一个红本本。

  攥着小本本,唐安宁有些恍惚。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她成有夫之妇了?

  再看旁边的男人,眉目冷清,神情淡漠,浑身上下找不出半点,新婚的喜悦。

  不知道的,还以为刚从殡仪馆出来呢!

  既然不乐意,那为毛还要急哄哄地领结婚证?

  就算她是唐家的亲生女儿,以顾北清的身份,给他擦鞋都不配吧?

  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是这个男人想要的呢?

  肉体?

  唐安宁可没自恋到这种地步,一见钟情,一睡情深的狗血剧情,只配出现在脑残剧里,骗骗那些懵懂无知少女。

  她百思不得其解,沉思中步子自然就走得缓慢些,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悍马已经轰隆隆开走了!

  顾北清居然把她一个人,扔在民政局门口!

  “顾北清,我要的视频呢?”

  唐安宁虽气得跳脚,却没敢忘了正事,连忙给顾北清打电话。

  “这种小事,你找方特助。”

  男人的语气,带着一丝明显的不耐烦,且说完就挂了!

  特么,视频明明在他的电脑里,可恶!

  唐安宁冲着手机愤怒地挥了挥拳头,连忙拦了辆计程往公司赶。

  回到36楼,却发现顾北清没有回来,打电话问了方辰凯才知道,他们不回来了,要拿视频,只能等到明天。

  喵呜,她好想撕人啊!!!

  一整个下午,唐安宁都处在暴走的状态中,恨不得冲进总裁办公室,去搜找视频。

  但电脑被顾北清带走了,东西肯定不在办公室。

  她不断劝说自己,不过迟一个晚上而已,明天就能拿到视频了,但只要想到唐芷芊母女的嘴脸,以及……

  正焦灼中,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唐安宁立刻皱眉,想也不想地就挂掉。

  但是对方竟不死心,马上又打了过来。

  她被铃声吵得很烦躁,加上满腔的怒气正没处发,最终还是抓起手机,滑开了接听键。

  “秦时宜,你特么还有脸打电话过来!想看我的笑话是不是?不好意思,要让你们失望了,本小姐现在过得很好!”

  “宁宁。”

  电话那头的秦时宜,沉默了片刻,才哑声叫了一声。

  声音里情绪饱满,千肠百转般,仿佛宁宁二字在后面,还隐含着千言万语要诉说衷肠。

  如果是在以前,无需他解释,唐安宁都已经帮他想好推辞了。

  但是,在车祸发生当天,她接到刘玉雯电话时,秦时宜就在旁边。

  他明明听到,刘玉雯叫自己去西郊,却跟警方说没有!

  看了悍马车上的车行仪视频后,唐安宁更是肯定,秦时宜从一开始,就知道唐芷芊母女的阴谋!

  因为,也是他,替唐芷芊做的不在场证据!

  “住口!宁宁也是你叫的吗?你不嫌膈应,但我会恶心!”

  恶心得,现在就想吐!

  想到自己以前当他是最要好的朋友,对他推心置腹,无话不谈,唐安宁就恨不得拍自己脑袋!

  “宁宁,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唐老就快不行了,你来见他最后一面吧。”

  “你说什么?我爷爷他怎么了?”

  唐安宁倏地站起身,动作之大,把桌上文件夹都碰倒了,发出哗啦啦的巨大声响,引得办公室的人都看过来。

  但她无暇顾及这些,抓着手机大声说道:“秦时宜,你怎么算计我都行,但是,别拿爷爷跟我开玩笑!因为我真的,会杀了你!”

  是的,如果说这个世上,唯一能牵动她心的人,那就只有爷爷唐宏海。

  也是因为那个老人,过去十六年来,她隐忍着刘玉雯母女的虐待,甚至答应嫁给并不爱的秦淮明。

  要是秦时宜真敢拿老人来威胁她,唐安宁一定会跟他拼命!

  “详细的,我路上再跟你解释。我现在NT集团楼下,你现在过去,应该还能见到老人的最后一面。”

  这已是秦时宜第二次说,是老人的最后一面了。虽然觉得他这个人不可信,但唐安宁心里的惶恐和不安,却如潮水般,汹涌不停。

  她甚至都来不及细想,抓起包包就冲下楼。

  秦时宜果然,已经等候在大厦外面,看到她立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秦时宜,你最好收起那些弯弯绕绕的坏肠子,我现在是NT集团的员工,顾北清的秘书,不再是任人搓揉摆布的唐安宁了!”

  上车前,唐安宁厉声警告。

  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宁愿秦时宜是在骗她。

  秦时宜苦笑一声,看着她的眼神深深沉沉的,也没有解释,上车后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缓缓说道:“唐爷爷自从上个月底,就住在东康医院了。”

  上个月底,不正是……

  唐安宁脸色一白,转头看着他,有个惊惧的猜想,在脑海里破土而出。

  秦时宜侧头看了她一眼,微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芷宁是不是跟你说,唐爷爷因为生气,所以一直不肯见你。其实,他是因为脑溢血,做了个大手术,一直处于昏迷中。”

  轰!

  唐安宁的大脑,彻底炸开了。

  果然是这样,肯定是这样!

  她就说,出了那么大的事,她被逼得如过街老鼠,老人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会对她不管不顾。

  原来,不是他不想救她,而是根本就救不了!

  是她,都是她,爷爷一定是因为那场车祸的事,给气得脑溢血!

  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血压又高,医生说经不得刺激和打击。

  可是,她都干了些什么?

  在看守所被临时关押的时候,还曾埋怨过老人不相信自己,不肯救自己。

  后来也只顾着给自己洗清嫌疑,报复唐芷芊母女,却从来没有想过,老人仍挣扎在生死边缘!

继续阅读:第10章谁更不希望结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