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谁更不希望结案
安然2018-01-23 19:052,374

  “爷爷,对不起……”

  唐安宁又悔又恨,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失声痛哭。

  “宁宁……”

  见她哭得伤心,削瘦的肩膀一抽一抽的,秦时宜满脸疼惜,伸出右手想安抚她,最后又生生顿住,收了回去。

  自从决定配合唐芷芊起,他就已经没有资格了。

  “说吧,你们这次想要什么?”

  良久,唐安宁以手抹去眼泪,哑声说道。

  这个男人,特意告诉她这件事,还亲自来接,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秦时宜脸色微变,握着方向盘的手狠狠一抖,差点撞上了旁边的路基。

  他侧头,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继而死死地盯着前方,半晌才将内心某种激烈的情绪压抑,沉痛说道:“宁宁,我父亲已经申请结案了,难道你还不能原谅我吗?”

  原谅?

  呵,要不是她录到唐芷芊自认罪行的视频,要不是她不择手段攀上顾北清这棵大树,只怕现在已经蹲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了吧。

  现在想结案了?

  呵,那得先问问她唐安宁同不同意!

  “秦二少,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她不过是讽刺一说,没想到秦时宜竟然满脸激愤地接道:“我知道自己这次伤了你的心,但是宁宁,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一个废物!”

  那个废物,可是你的亲哥哥!

  唐安宁侧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头一次觉得,面目是如此地可憎。

  秦时宜感应到她的注视,以为是被自己的话感动了,连忙迎了过去,唐安宁却适时地移开,冷笑道:“呵,你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秦家的家业,被人夺走吧!”

  吱——

  这次秦时宜直接把车停在了路中央,他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唐安宁,脸上竟有着浓浓的怒气,以至于脸颊都泛起了一抹赤色的红。

  他大声叫道:“宁宁,我们认识十几年了,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吗?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亲哥哥,怎么可能会跟唐芷芊订婚!”

  跟白莲花合谋陷害她,谋杀亲哥,最后还跟白莲花订婚,一起为继承秦家产业做准备,都是为了她?

  唐安宁忍不住仰天大笑,这个自私自利的心机男,可真是大言不惭哪,说这种昧良心的话,就不怕被老天收吗!

  笑毕,目光冷冷地看着他,唇角讥诮勾起:“秦时宜,你连唐芷芊都不如!”

  至少,那个女人在她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毒。

  “别拿我跟她比!”

  提起唐芷芊,秦时宜脸上浮现出一抹厌恶和烦躁。

  这就奇怪了,两人费了那么大的劲,不就是为了要在一起吗?

  唐安宁古怪地看着他,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她跟他争辩什么呢,像这种卑鄙下作,又厚颜无耻的人,跟他多说一句话,都嫌恶心!

  现在最担心的,是爷爷的病情,刚才秦时宜一直说是最后一面,难道真的……

  唐安宁不敢想下去,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恨不得在后背插上一对翅膀,立刻飞到医院去。

  东康医院是家私人医院,最大的股东,就是秦家。

  所以秦时宜带她进去贵宾病房时,一路上畅通无阻。

  “唐安宁,你来干什么!时宜,快把她赶走!”

  刚从病房走出来的唐芷芊看到她,反应十分激烈,立刻大声尖叫起来。

  秦时宜蹙眉,眼底闪过一抹不耐,却仍沉声提醒道:“芷宁,这里是医院!”

  说着,他上前打开房门,侧开身子让唐安宁进去。

  “她不能进去!时宜,你不能让她进去!”

  唐芷芊说着,想去拽唐安宁的胳膊,却被她甩开了。

  “唐安宁,你别以为在NT集团上班就了不起,一个实习秘书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唐安宁都进去了,身后还传来唐芷芊嚣张的挑衅声。

  要不是因为惦念躺在里面的老人,她早甩她两个嘴巴了。

  不过唐芷芊并没有进来,想必是被秦时宜给拦住了。

  一进病房,她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身上插了很多管子,躺在那一动不动。

  “爷爷……”

  唐安宁眼眶一热,冲到床前,握住老人的手。

  这才发现,老人竟瘦了很多,手指干如枯枝,摸起来竟是半点肉感都没有。

  “爷爷,对不起……”

  唐安宁紧紧握着老人的手,将头伏在病床上,低声涰泣。

  她不敢哭得太大声,怕惊醒了唐宏海。

  但没一会,老人的手指就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唐安宁顿时大喜,连忙抹掉眼泪,激动叫道:“爷爷,我是宁宁,我来看您了!”

  看到她,唐宏海原本灰败的眼眸,立刻闪烁出一抹亮光。

  他努力地蠕动着干涩的嘴唇,似是想说什么,却只能在喉咙里发出咕噜噜奇怪的声音。

  “爷爷,您放心,我没事了!等您养好身体,我就接您回家!”

  唐安宁知道老人是在担心她,越是明白这点,心里就越是愧疚难过。

  “好……”

  唐宏海努力了半天,才虚弱地吐出这一个字。

  他果然,一直都在担心着自己!

  唐安宁眼眶一酸,眼泪又止不住地,滚落下来。

  她连忙侧过身去,偷偷抹掉后,这才回头,朝老人挤出了一个笑容。

  唐宏海干瘦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再次缓缓闭上眼睛。

  他看着很疲惫,很羸弱的样子,唐安宁看着十分揪心,紧紧握着老人的手,恨不得把全部精气神,都过渡给他。

  病房里十分安静,除了老人虚弱又粗哑的呼吸声外,就只有仪器发出的嘀嘀声。

  她帮唐宏海掖好了被子,正打算去找医生问问情况,病房的门突然砰地一声,被人推开了。

  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顿时灌了进来。

  “贱人,你又想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刘玉雯怒气冲冲地,进来后二话不说,抬手就去抓唐安宁的头发。

  订婚宴那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抓走,丢尽面子,到现在见着熟人都绕道走。

  如今看到唐安宁,恨不得撕她。

  唐安宁对这个女人也恨怒不已,要不是顾忌到床上的唐宏海,肯定一脚踹过去了。

  她往旁边侧了侧,避开刘玉雯手的同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甩开,这才冷冷说道:“这里是病房,请安静!”

  这个恶毒的女人,丝毫没有顾及到唐宏海,进来的时候动静那么大,她都感觉到老人受到惊吓,全身狠狠抽搐了下。

继续阅读:第11章渣男与白莲花才是绝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