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渣男与白莲花才是绝配
安然2018-01-23 19:052,534

  “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讨了我们唐家十六年的饭,现在还想来抢家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刘玉雯捧着生生发疼的手,看到上面的红印,气得脸都黑了。

  紧跟着进来的秦时宜想上前劝阻,却被唐芷芊死死抱住,并得意地说道:“唐安宁,你来晚了,爷爷已经把所有东西都给了我!明天,我就叫秦叔叔再起诉你,让你这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

  起诉她?

  唐安宁忍不住笑了,她还正担心,案子结得太快了呢。

  但是她还没笑出声,身后病床上的老人,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唐安宁连忙回头,顿时吓坏了。

  只见唐宏海一双灰暗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起来情绪很激动,苍白干瘦的脸颊,泛起了一抹异样的红,但是唇色,却青中带黑。

  他拼命想要抬起手,却始终力不从心。

  唐安宁连忙扑过去握紧他的手,叫道:“爷爷,我在这!”

  但老人只是拼命抽搐,大口喘气,她急了,扭头朝刘玉雯等人大声吼道:“医生,快叫医生!”

  刘玉雯狠狠地瞪着她,无动于衷。

  唐芷芊更是挑衅地,冲她扬起了下巴。

  反倒是秦时宜,立刻转身想出去叫人,却被唐芷芊拽住了:“时宜,别理她!”

  看着这对母女的冷血无情,唐安宁气得浑身发抖。

  那可是她们的亲人!

  这时,病床旁边的仪器突然发出急促的嘀嘀声,上面的数值也狂跳不已,她心急如焚,想起身去按紧急铃钟,却被唐宏海死死抓住,够不着。

  眼见老人脸色越来越不对,唇角抖擞得十分厉害,连呼吸都困难了,不断从喉咙里发出像破风箱般,吼隆隆的声音。

  唐安宁忍不住扭头,冲秦时宜大吼道:“还不快去叫医生!”

  “啊……好!”

  秦时宜怔了下,才反应过来。

  其实医生在这之前就曾过说过,老人可能过不了今天,否则他也不会在毫无安排的情况下,匆匆把唐安宁带过来。

  现在情况紧张,他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用力推开唐芷芊,冲出病房大声叫唤医生。

  唐芷芊猝不及防,被他推倒在地,爬起来追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又嫉又恨地瞪着唐安宁,叫道:“唐安宁,时宜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不管你耍什么手段,也抢不走的!”

  唐宁宁听了,即使是在这种揪心时刻,都忍不住翻个大白眼。

  就秦时宜这种心机渣男,也只有唐芷芊这样的白莲花,才会宝贝得不行。

  论无耻,这两人还真是绝配!

  她懒得理会唐芷芊的无理取闹,现在唐宏海的状况看着很不乐观,旁边仪器的嘀嘀声,更是叫得她心慌意乱。

  好在,医生很快就进来了,为了不妨碍他们抢救,她本想走开让出位置,但老人却说什么,也不肯松开她的手。

  无奈,只好侧着身子,尽量腾出空间。

  抢救的气氛很紧张,过程却很快就结束了。

  帮老人平缓气息后,医生只是翻了翻眼皮,再看了看仪器数值,然后摘下口罩,一脸遗憾地说道:“家属有什么话,请尽快跟老人说吧。”

  嗡——

  唐安宁被医生的话,给震得大脑一片空白。

  这分明,就是说老人已到了弥留之际的意思!

  “爷爷……”

  唐安宁双手握住唐宏海的手,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汹涌而出。

  这时,一直表现出对唐宏海病情毫不关系,甚至冷漠对待的刘玉雯,却突然冲过来,扒开众人扑到老人身上,大声哭喊:“爸,您怎么就走了呢?都是我不好,不该让这个贱人进来的,我对不起您啊!”

  一旁的唐安宁,听得出她话里有别的意思,指桑骂槐的,但是唐宏海还没死,她就在这里哭丧,什么意思!

  “你要是真关心爷爷,就请让爷爷好好地把话说完!”

  本来唐宏海就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她扑在人家身上,又是抓又是推的,唐安宁真担心老人就这么被折磨走了。

  刘玉雯倒是很快松开了老人,却又马上转扑向她,像个乡野泼妇般,揪着唐安宁又抓又打,口里骂道:“贱人,之前害芷芊和我出丑不止,现在还把爸给气死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刘玉雯是真的很恨唐安宁,那天订婚宴中,她不仅出了丑,而且订婚仪式并未完成。

  换句话说,唐芷芊还不算是秦时宜真正的未婚妻。

  事后,秦家的态度也变得微妙起来,甚至隐晦地暗示过,要取消婚约!

  幸好后来骗得唐宏海改遗嘱,否则,只怕现在秦时宜都不会出现在病房里!

  一想到那个遗嘱,她就更气愤了。

  明明唐芷芊才是亲生女,可那老不死的,非要把东西留给唐安宁!

  刘玉雯越想越恨,发了疯般地撕扯着唐安宁。

  唐安宁因为一只手被老人紧紧抓住,根本躲不开,一下就被刘玉雯抓住了头发。

  她的头被拽得狠狠偏向一边,火辣辣的疼,仿佛整层皮都要被扯掉了。

  她本来就因为唐宏海的身体,焚心不已,现在更觉得头炸欲裂,烦躁不已。

  用自由的一只手,控制住刘玉雯的手,再抬脚往对方肚子上狠狠踹过去!

  “啊……”

  嗤!

  伴随着刘玉雯跌倒的惨叫,是布料崩裂的声音。

  唐安宁只觉得左臂一凉,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竟被刘玉雯给撕烂了。

  从肩膀处,连着整个袖子,一直到下摆,整块布料都被扯开,还死死抓在刘玉雯的手里。

  现在是夏天,她只穿了件轻薄的雪纺衣,被撕开后,顿时露出里面大片凝白如脂的肌肤。

  所有人,都被这突发的状况,给怔住了。

  医生们是从刘玉雯鬼哭狼嚎般,撕打唐安宁起,就已经瞠目结舌。

  见过病人去世后家属各种内讧的,却没见过病人还留着口气呢,就闹成这样,还让不让人好好走了。

  一时,病房里闹哄一片,场面十分滑稽。

  秦时宜倒是早就想过来帮忙,奈何唐芷芊死死拽着他。

  现在见这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地,头脑一热,抬脚踹开她,冲向唐安宁:“宁宁!”

  唐安宁的心情十分糟糕,样子也很狼狈。

  她的头发乱得像鸟窝一样,还被刘玉雯给扯断了一撮,看起来就像是被老鼠啃过般。

  身上衣不遮体,屋子里还站着好几个医生护士。

  但这都没让她感到有多难堪,因为另一只始终腾不出来的手上,传来一股奇怪的力量,那只干瘦的手,此刻如坚硬的钢铁,将她的手越箍越紧。

  骨节冰冷僵硬的触感,让她的心狠狠一紧。

  猛然回头,果然见唐宏海正张大嘴巴,拼命地喘着气。

  明明呼吸都已经很困难了,可他灰暗的眸子,却死死地望着她,干涩的唇角颤抖着一张一合,像是要说什么,却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他仿佛,从刚才开始,就想对她说什么。

继续阅读:第12章小狐狸怎么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蜜宠:傲娇老公,造作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