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第二十章
洛紫湮2018-01-25 03:052,159

  苏烟疑惑的看看四周,大家皆跪下去,倒把她一个人显露出来了,委实扎眼的厉害。

  方才劝苏烟的那名老者颤巍巍的开口,老泪纵横,“擎天大人啊,您可算回来了,求求您救救我的孙女儿吧,她才十六岁,就被那群畜生……给掳到山上去了,到如今是死是活都不晓得……”

  “竟有这等事?”

  白衣男子尚未开口,苏烟就义愤填膺:“老爷爷,你不必求他,你等着,我去替你把孙女救回来!”

  这会她也不记得要惩治店家的事情了,擎天无奈的摇头,“你确定你自己一个人能打的过那些土匪?”

  “当然!”

  苏烟翻了个白眼,身影轻盈的掠出去,惟余清脆的声音留在风里:“比试一下啊,看看谁先把那个老爷爷的孙女儿救出来!”

  擎天扶额,眼里却划过莫名笑意,他冲着人群略微点了点头,遂脚下生风,马不停蹄的追了过去。

  “世传苏烟皇后不是宅心仁厚,待人宽和吗?”夜心听的入了迷,却仍是偏头,看向墨曜:“可这个人说的,苏烟皇后一下子杀死了七个土匪,嗯……委实有些不符传闻。”

  “呵呵,”墨曜失笑,轻轻伸手,抚平广袖上的褶皱:“那是苏烟成为帝后之后,夜心,这个时候,苏烟就只是苏烟,是翼族圣女苏烟,而不是那个人族的皇后苏烟。”

  原来是这样啊,夜心托腮,有些似懂非懂,“那然后呢?”

  “然后啊……”墨曜拉长语调,却仍是含了笑:“苏烟一口气端了土匪窝,救出了那个老者的孙女,也将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了擎天。”

  “然后擎天就邀请苏烟一起扫平烽烟,重建和平?”

  夜心瘪嘴,有几分嫌弃道:“擎天大帝一定是在利用苏烟皇后,利用她身为翼族的奇异能力。”

  “不错,”墨曜点头,眼里含了赞许之意,“苏烟心地良善,一开始也是看不得人世悲苦,才应下擎天,一同联手,创造一个太平盛世的。”

  “然而后来,他们却对彼此生了情分。”

  说到此处,墨曜突然冷笑:“我忘了说一桩事,那个被夜心从土匪窝救出来的女子,最后……成了擎天的帝妃。”

  “什么!”夜心诧异:“那苏烟皇后救了她,她却恩将仇报,抢了苏烟皇后的夫君?”

  墨曜闻言,半垂了眼,清淡开口:“可以……这样讲吧,可是能被抢走的男人……还算是她的吗……”

  “喂,我赢了耶!”

  少女眼中跳跃着兴奋,正得意洋洋的望着白衣男人,丝毫不晓得身后已展开巨大的白色羽翼,圣洁而明亮。

  擎天略眯了眯眼,这个少女……居然是翼族吗?是那个……生活在天上,并且能征善战的翼族?

  真是纯良啊,擎天低笑起来:“我不叫喂,我有名字。”

  “哦,”苏烟点头,想了一下:“我听他们叫你擎天大人。”

  “你可以叫我擎天,”男人含笑望她,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掌,“苏烟,你看这世间是何等苍凉,你可愿意襄助于我……缔造一个太平盛世?”

  男人声音低沉,侧颜绝美无俦,语调亦是微微扬起,带着无与伦比的蛊惑之意。

  苏烟愣了愣,这才在擎天瞳孔的倒影里看到自己雪白的羽翼,方知晓自己已然暴露了身份。

  可是……这个人说的确是不错,尘世真的太过乱了些,苏烟拧眉,沉吟不语,那么她又为何不可留下来,帮他缔造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

  毕竟,她也是想看看……真正的太平盛世会是什么样子啊……

  而且,这个向她伸出手的白衣男人,他的眉宇充斥着至高无上的傲气,他的脊背挺得笔直,他的面容生的很英俊,却隐隐透着坚毅之色。

  一身正气啊,苏烟歪头想,怪不得那些人会那样尊敬的称他为擎天大人,这个人一身帝王之相,成就霸业指日可待,既是如此,那她若是帮他一把,委实就不算逆天而行,而是顺应天意吧。

  思及此,苏烟收了羽翼,从半空中跃下来,走向擎天,将自己小巧的手放到那双大掌里,语气一如既往的充满挑衅:“这有什么不愿意的?”

  “那么,苏烟,你听好,”似乎得到预想之中的答案,擎天满意的笑起来,“从今日起,我们就是最最亲密的战友,”年轻的男人一字一顿,极其认真的许下诺言:“他日我若为帝,你必为后,而这片大陆为你我联手所创,因此……帝后之位,当平起平坐。”

  帝后之位,平起平坐。

  人世间的男子,竟还会有这般见识,苏烟也委实诧异,他不觉得女子低人一等,甘愿功成后许下自己相同的地位,嗯……很好,但愿她……没有看走眼啊。

  小手握成拳头,在那双大掌里轻轻一击,少女清凌凌的声音散在风里。

  “那么,一言为定。”

  “哎?他怎么走了?”

  夜心意犹未尽,瞧着说书人开始收拾东西,忙问墨曜。

  墨曜摊手:“故事总不能一次讲完。”

  望着少女失落的样子,黑衣祭司想了想,“这样,我教你一个法术,等你学会了,就可以开水镜自己看,”顿了一顿,“也可以来这里听书,凤烟阁的大门,会永远为你敞开。”

  “可是……”夜心歪头,看过符咒之后发觉了这其中关键,“曜,你怎么会我们翼族的法术啊?”

  水镜之术只有历代圣女在袭承圣女一位后方能修习,那墨曜又是……怎么知道的?

  年轻的祭司但笑不语,视线微微飘向远处,突然低低出声:“他寻过来了,夜心。”

  嗯?谁?

  夜心往外望过去,只见黑衣祭司话音刚落,外间就传来桌椅倾倒的声音,似乎还掺杂着打斗声。

  “都退下!”

  年轻的祭司微微扬了声线,眼神却扫过夜心,才吐出后半句来:“让他进来。”

  外间陡然没了生息,似乎下属都老老实实退了出去,不再阻拦那个硬闯的客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