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第十四章
洛紫湮2018-01-27 03:052,231

  “哈哈!”

  少女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屋子:“你是鲛人,鲛人速度虽是极快,却一定快不过我,宿修和柳弥就在楼下,我一喊他们就会冲上来,二当家,你对我动杀意,是自取其辱。”

  凤娘子亦是开口,“疆宁,这是我的贵客,你不可无礼。”

  说出的话虽是斥责,语气却无分毫愧疚,夜心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对这个高贵女子刚刚生出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口是心非,她分明故意纵容那个疆宁,可似乎又对自己存着某些层面的忌惮,因此才不得不开口打圆场,说不定她心底巴不得那个疆宁弄死自己呢!

  碧眸少年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歪在贵妃椅上神色慵懒的凤娘子,半垂下眼帘,似乎在思量什么,然而不过一刻光景,他又抬起头来,冷冷的对着凤娘子说:“她猜到了我的身份。”

  确实,如果被大家知道凤烟阁二当家是个鲛人,怕是四方压力会源源不断的袭来,凤烟阁届时将无法再支撑下去,毕竟,鲛人一族地位低下,是给人类取乐用的玩物,又怎么能成为凤烟阁幕后神秘的二当家呢?

  这是那些人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不待凤娘子回答,疆宁又一次向夜心掠过去,手心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夜心袭过去。

  “小姑娘你错了,三楼同下头两层是完全隔音的,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

  如果说第一次纯粹是试一下夜心的身手,这第二次,疆宁则是尽了全力,脚下速度运到最快,周身杀意也在一瞬间迸发出来。

  她必须……得死!

  夜心略微诧异,这样……他还是不放过她啊……

  可眼下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已近在咫尺,夜心双手合十,默念起熟悉的咒语。

  但有人比她动作还要快。

  四周陡然一转,时间仿佛凝固一样的放慢,夜心咒术还未施出来,疆宁就被什么弾回去,“哐当”一声摔在地上,嘴角溢出殷红的血。

  “疆宁!”

  是凤娘子的惊呼声。

  夜心狐疑的抬眼望过去,心底却掀起惊涛骇浪,这是……好强的力量!

  这般熟悉,又这般陌生。

  年轻的祭司手执权杖,从乌黑的漩涡里走出来,周身气势凛冽而不可挡,而那双深棕褐色的瞳仁不复往日温和,此刻覆满冷意,正紧紧的盯着疆宁。

  权杖微微一动,似要有所动作,凤娘子身影一晃,“嗖”的移到近前,一把扯过黑衣祭司的袍角,神色似有哀求。

  “大祭司,不要!”

  与此同时,鲛人少年倔强的声音亦是响起:“茹挽,不要求他!”

  “你闭嘴!”

  凤娘子生了怒意,“我只令你试探她,又何时准许你对她动杀意?”

  疆宁捂着胸口,闻言毫不示弱:“她猜到了我的身份!”

  “那又如何?”

  这次开口的是墨曜,他沉沉笑起来,眼里充满讽刺:“是你们低估了她,凤茹挽,我指名要寻的人,你竟敢让这个奴隶伤她?委实……该死!”

  这一次,黑衣祭司是真的动了杀心,金色权杖略微一动,散发出耀眼的光轮。

  “等等!”

  少女突然飞身而起,在半空中画了一个符记,抵住祭司权杖的光刃。

  墨曜见此,略眯了眯眼,收了力量。

  少女落地,脚步轻盈:“不要杀他。”

  “哦?”

  墨曜顿了顿,定定的瞧着少女明媚的脸庞,脸上突然浮出莫名的笑意:“他要杀你,你还要为他求情?”

  夜心“咯咯”笑了,歪头道:“就凭他?他杀不了我,即使你不来,他也动不了我分毫。”

  “嗯,”黑衣祭司出乎意料的好说话,“那就依你,不杀他。”

  凤娘子轻呼一口气,回头低低的斥道:“还不快下去!”

  疆宁沉默一瞬,遂动作缓慢的爬起来,踉踉跄跄退出这个屋子。

  “凤茹挽,”墨曜略偏了偏头,神色却带着警告:“下属就得好好调教,这回看在贵客的份上我留他一条命,若有下次……”

  “我晓得。”

  凤娘子脸色尚有些惊魂未定的苍白,她眼神复杂的望了一眼夜心,开口问道:“大祭司……确定了吗?”

  这话虽说的没头没尾,可墨曜却是听懂了,因此语气也极为笃定:“不能再确定了,凤茹挽,吾主……已归,你好自为之吧。”

  凤娘子闻言,脸色“刷”的又白了几分,这次看向夜心的眼神里带了惊恐之意:“她是……她居然是……”

  “不错,”墨曜心情甚好,于是很是耐心的为她解答:“星轨重合,当年之人必定重现,茹挽,你还是把心思多放些在寻人上吧。”

  “你是帝都的墨曜大祭司?”

  待屋内只剩他们二人时,夜心好奇的打量了一下他,问道。

  “是,”墨曜含笑,“你呢,你又叫什么名字?”

  “夜心,”少女清脆的接过话头,“那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你是不是把我错认成了什么人?”

  黑衣祭司微微叹息,眼神却依旧是暖的,“没有错认,夜心,你是那夜在我眼皮底下救走罪犯的人,亦是我一直……等待的人呐!”

  “人会错认,但星盘命定,是不会错的,夜心,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你应该……相信我。”

  夜心撇嘴,反驳道:“我不相信你,你说宿修坏话,宿修才不是罪犯呢。”

  “宿修,宿修,”墨曜神色微变,“你是说……你救下的那个人叫宿修?”

  “对啊,”夜心有些疑惑,“难道你们认得?那你为何那夜围堵他,害得他现在伤还没好。”

  握住权杖的手紧了紧,年轻的祭司眸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宿修,宿修……居然是他!

  其实他们……委实不算认得,只是就见过那几面而已。

  没有人知道,三万年前的末代海皇,名讳就唤作宿修。

  这桩事,连海国的复国军都没有人晓得,毕竟……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当初一起并肩作战的人,皆已化作黄土,被埋入地下。

  鲛人和人族的寿命,比起翼族来说,实在是……太过短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