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第二十三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201

  安城离帝都距离并不近。

  夜风呼啸而过,打在一众人的脸上,宛如刀割。

  宿修和夜心倒是无所感觉,依旧像往常一样赶路,这可苦了柳弥和凝碧,还有马夫老王和老李,毕竟顶着这样大的风赶了三天路,任谁都有些吃不消。

  “老李,你说这么大的风,几位主子怎么也不停下歇口气啊,哎,都连着赶路赶了三天了,再这样下去马都吃不消了。”

  老李摇摇头,往那边瞄了一眼,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我说老王你小声点,小心让几位主子听到,不过也是奇怪,这几位主子生的细皮嫩肉的,居然比咱们还能赶路,一路上也不觉得苦。”

  似乎将两个马夫的话都听在耳朵里,柳弥看了看凝碧,干脆喊住夜心:“哎,夜心,我们什么时候休整一下啊,风这么大,再这么赶路下去马都有些吃不消了。”

  凝碧戴着大大的斗笠,闻言也掀开去望夜心,碧眸含着几分期许。

  她是鲛人一族,素来在干燥的地方停不了太久,而这一路虽不是沙漠地带,却也都是郊外,风大的令人匪夷所思,她的皮肤也早已被风吹的皲裂,粗糙不堪。

  可最令她奇怪的是,前方那位一路上没说过几句话的海皇陛下,难道不觉得天气恶劣吗?

  毕竟都是鲛人一族啊……

  夜心望望柳弥,冲他微微点了点头,遂去扯宿修衣角。

  “宿修,我们休整一下吧。”

  黑衣男人偏头,冰冷的眉目浮出几分温度:“怎么了,你累了?”

  “也不是,”夜心歪着头答:“就是想试试我修习水镜之术的成果。”

  视线在众人身上环视一圈,黑衣男人终于松口:“好,那就休息。”

  柳弥闻言舒了一口气。

  就知道还得夜心出马才搞得定宿修这个不近人情的家伙,看他们二人如今默契的模样,想来凤星这一世……是要站在海国那边了吧。

  如果是这样,海国的自由必然指日可待,而凝碧……

  目光在戴着斗笠的鲛人女子身上顿了顿,柳弥微微凝眸,她会开心的吧。

  毕竟可以回归故里,再也不用这样辛苦。

  那么自己呢,亦或是人族呢?

  会遭到海国无休无止的报复吗?会将三万年的一切罪孽都讨回来吗?

  可是……那些带着罪孽的人啊,早都变成一抔黄土,而活着的人……又有什么义务去偿还祖上欠下的债呢?

  就是不知道……凤星觉醒之后,会不会顾念几分当初的情分啊,对人族手下留情。

  柳弥心中的万般想法夜心都毫无察觉,此刻她正坐在一棵树下,靠着宿修,开始试图开启水镜。

  毕竟……她是真的很想知道三万年篇的过往,宿修……又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随着夜心十几次的失败,半空中终于虚浮出一圈光晕,却很是模糊,怎么也望不清晰。

  夜心一横心,咬破食指,滴出一滴血来,默念起冗长的咒语。

  那滴血入光晕,顿时光晕清晰了许多,开始浮出图像。

  三万年前的擎天大陆。

  战争,杀戮,兵戈,马蹄,充斥在每一个角落,而后世纪动荡,烽烟又起。

  手执慕天的英俊男人踏过尸山血海,踩着一地白骨,终究登上帝都的顶端。

  天下初定。

  他身侧,自始至终站着的都是同一个人,那名唤作苏烟的白衣女子。

  “你看,阿烟,”擎天立在高处,伸手揽过身侧的白衣女子,眉目含笑:“这天下,终于平了。”

  苏烟眼里亦有感叹:“是啊,已经整整……十年整了……”

  微风乱发,吹过一阵腥气,苏烟歪头,笑问道:“那么,擎天,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不能辜负这性命堆积起来的江山啊。”

  “哈哈哈哈哈哈,”擎天大笑,神色充满自信,“那是自然,那么阿烟,接下来的路,还需我们一起执手。”

  修长有力的大手伸到眼前,苏烟一低头,就望见他指尖薄薄的茧子,心下微凝,这十年……他也着实艰难了。

  略一迟疑,苏烟还是握上那只手,眉目平和的许下重诺:“我苏烟终此一生,都会谨记帝后一位的职责,同帝擎天联手,护佑苍生天下。”

  光阴定格在那一刻,白衣女子神色温和,眸中坚定,言辞一字一顿却掷地有声。

  而在接下来的年岁里,她也不曾食言。

  十年又十年,擎天大陆愈发繁荣昌盛,已经全然不见初时的百废待兴。

  “擎天。”苏烟推门而入的时候望见荣妃跪在地上,双眼哭的通红,模样楚楚可怜。

  “这是怎么了?”

  她皱皱眉,绕过荣妃走向擎天,神色带着些许疑惑。

  荣妃就是当年她和他初识时打的那个赌,她先一步救下的那个女子。

  后来的某一年,醉酒的擎天误闯入她的院子,临幸了她。

  苏烟知道后没有说什么,次日就传下懿旨,将她风风光光的接入宫里,封为荣妃。

  而在此之前抑或在此之后,擎天只有苏烟一个女人,从无其他后妃妾侍。

  因为此事,擎天三个月没有看荣妃一眼,后来还是荣妃在殿前跪了三天,晕倒在门口,被查出身怀有孕,这桩事才罢休。

  而现在……苏烟皱皱眉,她都已经五个多月了,还跑出来做什么?

  擎天见她来了,遂搁下批奏折的笔,伸手将她拉到身边坐着。

  苏烟顺从的坐了,目光却顿在荣妃那里,有些迟疑:“擎天,荣妃在这里,你……”

  她的言下之意是擎天在一个孕妇面前对她这样亲密,会不会不太好。

  毕竟,荣妃怀的还是他的孩子。

  擎天听的明白,却只冷冷哼了一声:“那又有什么?阿烟,你是皇后,帝后大和为天下昌盛之本,谁敢说什么?”

  苏烟无语,她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帝后一位她不用说,身份就明明白白摆在那里,何须拿出来到处显摆?

  可荣妃这是……

  这么重的身子……苏烟叹了口气,“擎天,让她起吧,毕竟她有身孕,总不能一直跪下去,于孩子无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