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第五章
洛紫湮2018-04-03 16:232,193

  是夜,凤烟阁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生意似乎并未受到前一日鲛人逃走的影响。

  墨曜长身立于窗前,听完下属的汇报,眯着眼轻笑起来。

  目光掠过夜幕,墨曜笑容又添了两分,真好,自己这么多年,总算等到了“那里”的人了。

  就是不晓得,这次“那里”来的是什么人。

  “下去吧,”凤娘子挥挥手,遣散屋内众人,“大祭司,那个逃犯还在城内,你看是不是……”

  “毕竟那么多鲛人的损失,万一那个逃犯同‘那里’的人已经分开……”

  墨曜适时的转过身来,随手搁下一直握在手心的茶盏,眸光淡淡扫过凤娘子,“你可知,如今跟你口中的逃犯待在一起的,是什么人?”

  凤娘子愕然:“难道不是‘那里’的人?”

  墨曜不动,面容却柔和几分:“我其实也不晓得,只瞧着那星辉有几分熟悉,就推测是……”

  凤娘子陡然白了一张脸:“大祭司的意思是……”

  “不错!”

  晚风从窗子吹进来,扬起墨曜乌黑的长发,他的神情带着难以言说的愉悦,甚至少见的弯着嘴角。

  “数万年已过,星轨皆重合,怕是当初离开的人也都要回来了,”墨曜稳稳的行至桌前,一掀衣角委身坐下来,“而如今星象被隐,具体情形连我也瞧不分明,茹挽,倘若他们真的即将回来,我奉劝你……好自为之,莫要同从前一般执迷不悟了。”

  宽大的黑袍自眼前拂过,年轻的祭司身影已远,惟留深深叹息,响在耳畔。

  凤娘子瘫坐在椅子上,汗透薄衫。

  当初的人……当初的人……

  有泪水掠过眼角,沿着凤娘子不再年轻脸庞滑下来。

  已经多少个百年了,她不清楚,在这数不清的轮回里,她异于常人,保留了所有记忆,就这样岁岁年年轮回了三万年。

  三万年啊……她真的要撑不下去了,若是真如墨曜所言,星轨交替,当初的人皆要回来……也是好的。

  毕竟,一切事端都该有一个了结。

  凤茹挽,当初你所欠下的债,终究要归还。

  想清楚之后,凤娘子眼里滑过一抹释然,她伸出食指,极有节奏的叩击桌面,低低开口:“疆宁,出来吧。”

  不过一瞬,少年皱着眉头的样子已近至眼前。

  凤娘子浅笑:“告诉底下的人都撤回来吧,莫要盯着那一对男女了。”

  “不抓了?”疆宁疑惑,“这是为何?那上一批鲛人的损失……”

  凤娘子摆手:“阁里先暂时停了鲛人这个项目,让我想想再说,另外,那两个人不是你们能碰的,若有机会,我要亲自去会会他们。”

  “可是那个黑衣祭司?”疆宁歪头,碧眸闪过深深浅浅的迷惘,“他为何要插手鲛人的生意?据我所知,祭司法令并无法约束此事,你为何要听他的?况且,阁里同帝都多数高官都有联络,若此事大祭司执意阻止,咱们给帝都传信,让那些人整出些事端来,届时大祭司必会回去,也就顾不上安城这边了。”

  呵呵,凤娘子失笑,疆宁真的……太过天真了。

  若墨曜只是帝都大祭司,必然会以国事为重,可这个黑衣男人的身体里啊,住着另外的魂灵。

  这个同自己一样带着生生世世记忆等待了这么久的人,又怎么会因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度出事,而有半分动摇呢?

  “你不能明白,疆宁,”凤娘子起身,轻轻拍着面前少年的肩膀,“星轨重合却隐有乱象,大陆将陷入战乱,帝都亦风雨飘摇,疆宁啊。”

  “若有那么一日我不在了,你就解散凤烟阁,回碧海去吧。”

  “毕竟,那里才是你真正的家啊。”

  疆宁闻言弯了弯嘴角,凝出一个苦笑来。

  倘若新任海皇真的即将现世,那么等待他的,必然是无休无止的追捕猎杀,他真的……回的去吗?

  鲛人一族素来铮铮傲骨,最是忠诚纯粹,亦最恨背叛欺瞒,可他呢?这一手同族鲜血,难不成真的会得到原宥?

  呵,疆宁讽刺的勾了勾嘴角,天真!自己从被凤茹挽救下的那一刹那,就再也回不了头。

  这世上啊,他就真的只有她了。

  城西奴隶市场。

  夜心扯了扯宿修衣袖,双眼死死盯住那些笼子,死活不肯再挪动脚步。

  “姑娘真是好眼光,”一旁的奴隶主走上前,瞧着这姑娘衣着不菲,必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态度好的不得了,“我这里的奴隶都是最好的,身强力壮,你买回家做什么粗活赖活都好,喏,你瞧瞧这几个。”

  说着拍拍旁边的几个笼子,里头清一色是健康粗壮的奴隶,虽瞧上去不太干净,但也委实顺眼。

  宿修狐疑的往回去,难不成夜心突然想要个奴隶?可他们二人也没有用的到奴隶的地方啊。

  夜心丝毫不理会,扬袖挥开奴隶主,径直走向角落里的一个铁笼子,那里头装着一个脏兮兮的奴隶,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可夜心丝毫不嫌弃,反倒靠着笼子蹲下身,轻声唤他:“你愿意跟我走吗?”

  里头的奴隶浑身上下都脏的几乎辨不出颜色,手脚皆扣着重重铁链,磨得一片血肉模糊。

  闻言,他头也没抬,丝毫没有半分理会夜心。

  “叫你呢!”

  一条鞭子从笼子的缝隙抽进去,奴隶主骂骂咧咧的过来,夜心陡然一惊,身手敏捷的蹦起来,一把扯住鞭尾。

  奴隶主鞭打奴隶的鞭子都是特制的,不仅抹上盐水,而且还带着倒刺,打上去是非常疼的。

  果然,夜心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却依旧不放手。

  “贵人,”奴隶主也被吓到了,“哎哟贵人啊,快松松手,这鞭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啊。”

  宿修迅速掠过来,一脚踢开奴隶主,握住夜心的手腕。

  “乖,松手。”

  声音犹如天籁,如水般温柔,甚至带着隐隐蛊惑的意味。

  夜心愣了愣,望向宿修。

  墨瞳似有漩涡,要把人吸进去,那人周身都凝出惑人的气质,使得夜心顺从的松了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