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第九章
洛紫湮2019-02-15 16:492,132

  年轻的黑衣祭司手执权杖,闻言面上丝毫未有惧色,反倒轻笑起来:“陛下,世间万物皆有定数,臣的这副容貌永存,是以折寿为代价换来的,并非什么长生之术,若陛下也想试试,臣亦可以为陛下施术。”

  陵帝被噎了一噎,半晌没寻到话来反驳,就随口嘟囔了一句:“大祭司如此年轻,又何必对自己施这样咒术。”

  是啊,又是何必呢?

  黑衣祭司略微眯了眯眼,深褐色瞳仁里冒出几许惆怅,可倘若不这样做,万一那个人回来,认不得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毕竟啊……都等了这么多年了。

  墨曜不知道的是,自己离开的第二日,帝都就翻了天。

  陵帝外出狩猎,遇到不知哪里云游而来一个瞎眼道士,说自己懂得长生之术,可为帝王效劳。

  这一下可把陵帝高兴坏了,当即带着那道士回了帝都圣宫,并昭告天下,封其为国师,接连几日都跟着那道人在练什么长生之术,不理政事。

  此事令百官震惊,却还真没有人肯去做第一个劝阻陵帝的人,后来,素受陵帝宠爱的右将军柳弥身先士卒,亲自闯了帝王寝殿,觐见陵帝,劝阻帝王莫信妖人。

  陵帝震怒,当即下令将柳弥打入大牢,听取候审,却依旧跟着那道士修长生之术,一番折腾之下,朝臣们发现陵帝最近面色愈发红润,身子骨也健壮不少,不仅夜夜召幸妃嫔,连维持的时候也更长了些,比先前更为生龙活虎,不由得都在私下嘀咕:难不成这世上真有长生之术?不然为何最近陵帝变化如此之大,那道人果真有那样大的本事?

  流言延续了半个多月方熄,陵帝也恢复正常上朝的生活,除了擎天大陆多了个瞎眼道士作国师外,倒与从前没什么变化。

  据说那道人进言为柳弥求情,陵帝这才想起他来,大手一挥,将他贬为庶人,永不得入朝堂。

  众所周知,这已然是极大的开恩了,毕竟如今陵帝对那道人言听计从,若没有瞎眼道人的求情,倚着陵帝暴虐的性子,怕不知柳弥是怎样的结果呢!

  柳弥抱剑入了凤烟阁,思及过往,禁不住苦笑起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察觉的呢?

  是凝碧劝阻自己去闯殿进谏,还是看到她与瞎眼道人私下会面,亦或是……从她的眼神里掺杂了挣扎的情绪起?

  毕竟他们彼此相伴多年,熟悉到了解对方的每一个眼神,他察觉了她是复国军的身份,却始终不曾开口问询,即使身在牢狱之中,心知自己可能命不久矣,也从未想过要供出她来。

  而后来那个瞎眼道人能为自己求情,会是她……授意的吗?

  柳弥兀自摇了摇头,心里笑自己,别傻了,她满心满眼都只有复国,哪有自己的半分地位,如此,就让她走吧,放她去做她自己的事情,也不算束缚了她。

  至于那个瞎眼道人……瞎眼道人,怕是无法改变眸色的鲛人,不惜自毁双目也要接近陵帝的身份罢了,只可惜陵帝愚昧,识不得真相。

  凤烟阁侍者躬身邀他进门,神色却有几分为难:“贵客今日来的倒是巧了,阁里满座,寻不出空位子,”随即视线环绕一圈,定在靠窗那边的方向上,侍者继续开口:“要不,贵客去和那两位贵客挤一挤?”

  柳弥抬眼望过去,整个大厅人满为患,果真只剩临窗的那桌剩了个空位,就走过去,温和的开口问询:“两位,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临窗的那个黑衣男人周身覆满冰冷的气息,薄唇轻启,拒绝的不留余地:“不可以。”

  “宿修,”身边的女子清脆的打断他,“你就让人家坐一坐嘛,反正还空着一个位子,你看大厅其他地方都没有位子了啊。”

  被称作宿修的黑衣男人极其缓慢的抬头,露出雕刻般精致的面容来,他的目光淡淡扫过柳弥,望向别处,不再说话。

  “你来坐呀。”少女空灵的声音打断柳弥的思绪,柳弥望了望静默的黑衣男人,有些迟疑。

  “嘻嘻,没有关系啦,你不要害怕他,”少女干脆扯了柳弥的衣袖,拉着他坐下来:“他不说话就是同意了,你放心坐在这里吧。”

  柳弥这才把剑搁在桌上,轻声开口:“谢谢。”

  这时黑衣男人的视线掠过来,停在柳弥搁在桌上的那把剑上,目光微凝,眉头几不可见的动了一动:“这是……慕天?”

  柳弥闻言,略觉诧异,在安城这个小地方……竟还有人识得慕天?

  传说三万年前,擎天大帝初入世时,求了一位隐居已久的铸剑大师,用尽百般方法请他铸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把剑。

  那把剑后来由帝后苏烟赐名,就叫做“慕天”,后人皆猜度,擎天大帝将爱剑给帝后苏烟取名,而慕天二字正是取自后苏烟爱慕擎天大帝之意,帝后情深如许,引人唏嘘。

  再后来,大陆动荡,一番战乱过后,后苏烟不知所踪,帝擎天心灰意冷,在王室选定新的继承人后,就只身入了祭塔,再也没有出来,至于“慕天”,就更是不知所踪了。

  可如今竟是落在此处?

  宿修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虽瞧上去像个落魄剑客,可他却感觉的出来,这个落魄剑客……是能用的了慕天的人。

  慕天啊……昔日跟随帝擎天南征北战的佩剑,又岂是随便什么人都用的了的?

  “你是什么人?同擎天又有何关系?”

  思及此,宿修瞳孔微缩,不由自主射出一抹凌厉。

  柳弥皱眉,不明白这个黑衣男人为何突然对自己生出敌意,“帝都柳弥,慕天为先师所传,师门有言,慕天只为天下苍生出鞘,所以阁下,不必如此稀奇。”

  宿修轻轻吐出一口气,呵,只为天下苍生出鞘吗?那么擎天啊,你昔日剑指海国,屠戮生命,又可曾为此……付出过应有的代价?

  呵,都是……笑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