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第十二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141

  他毕竟是……上过沙场的人的。

  那些刀光剑影,血流成河以及尸横遍野,并不是说说而已,更不是这些游荡在帝都打马过街的贵公子们可以比拟的。

  那是……军人们用血肉之躯垒起来的江山啊……

  呵呵,年轻的剑客嘴边划过一抹讽刺的意味,这个自己一直维护并奉献所有忠诚的国度,到如今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啊,自己做的这一切……究竟值得吗?

  珠帘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只一瞬息,柳弥就立在众人面前,凛冽的气势顿时四散而去。

  整个凤烟阁似乎都寂静下来,可在三楼的某一处,有人执盏侧卧,眸中意味变了几变:“疆宁,你看,事情愈发有趣了。”

  “嗯,”少年跪坐在她身旁,正在替她捶腿,闻言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下边,言简意赅:“不要同大祭司说一下?那个少女……似乎是大祭司一直想寻的人。”

  “无妨,”凤娘子将茶盏搁下,轻笑起来:“他早晚要晓得,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我得抢在前头会会那个女孩子,不过……她竟与帝都的右将军柳弥有牵扯,怕是有些不好办。”

  “他们不是一伙的,”少年出乎意料的抬头,停下手上动作:“是拼桌,柳弥后进来的,侍者不知情况,误把他们一齐请上了二楼。”

  “这样啊,”凤娘子拉长语调,染着大红丹蔻的指甲有一下没一下的击着贵妃椅的椅背上,“你瞧瞧,疆宁,出来的居然是柳弥,你说他一下子买这么多鲛人做什么,难不成……哈哈。”似乎想到什么,凤娘子掩嘴轻笑起来。

  “他去年在道儿上截了三次我们的货,”少年面无表情的提醒她,“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那边柳弥一出现,毫无疑问堵了全场的嘴巴。

  不认得他的都被那一身煞气所吓住,而认得他的……更是不敢多话。

  柳弥抱剑,闲闲的立在二楼窗口,致使几乎所有人都在仰视他。

  昔日帝都统帅禁卫军的右将军,因着赫赫战功受到陵帝宠信经年不减,莫不说买几个鲛童的钱,就是把整座安城买下来,恐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可前段日子帝都曾有消息,右将军柳弥被贬为庶人,削去爵位封地,永不得再入朝堂,可家族长辈皆有告诫,说不得得罪那位废将军,他在军中多年,同军士们出生入死,建立起来的威信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若是逼得他……那后悔将不堪设想。

  可总有人不怕死,觉得自己一个大族子弟,又为何要惧怕这个被贬的罪人?

  “这不是刚刚被贬了没多久的右将军吗?”

  有青年高喊,脸上毫无惧色,只有嘲笑与讽刺,“灰溜溜的逃到安城里玩起鲛童来了,右将军可不要这般萎靡不振,说不定陛下哪天还会召您回去保家卫国呢!哈哈哈!”

  夜心闻言,“腾”站起来,想要冲出去,却被宿修一把扯回来按坐在椅子上,“看下去,他能自己解决。”

  “可是……”夜心急了,刚想说什么,又一次被宿修打断,他难得温和的安抚眼前有些焦躁少女:“你要相信他,夜心,那是帝都远近闻名的右将军,是自小没有任何背景,完全凭借军功一步一步爬到那个位子上的,是踩着万千鲜血与骸骨走到如今的,又怎么会惧怕……这样一群人?”

  宿修温和低沉的嗓音似有魔力,成功将少女安抚下来,少女瘪了瘪嘴,开始安安静静的瞧着外间变化。

  听得那青年的辱骂,众人皆有些回过神来,这个抱剑站在二楼上的人……竟是先前帝都右将军!

  可他到底是被贬了不是?被贬为庶人,那同自己又有什么不同?

  人群中有人被青年的话蛊惑,开始骚动,不断冒出附和的声音。

  “是啊,你凭什么都买下来!”

  “一个都不让给我们……他是想干嘛!”

  “散场后我们去阁外头堵他,就不信抢不来一个!”

  “大伙谁跟我去,报个名……”

  “我我我……”

  “……”

  凤烟阁拍卖素来规矩严明,从不允许聚众闹事的情况出现,更不允许在阁里寻买主晦气,如此这般光景是从未有过的,光明正大的聚众向买主挑衅?而凤烟阁侍者皆不知所踪,连那个女主持都不知避到哪里去了,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宿修微眯了眯眼,凤烟阁真是愈发出息了,居然故意放纵他们,莫不是冲着夜心来的,自己原先猜错了,凤烟阁背后的那个人……是敌非友?

  外间那边,只听柳弥突然大笑起来,在一众人的吵闹中格外清晰,只因那笑声里掺了内力,因此才轻而易举就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不过几个鲛童就被你们争得头破血流,”柳弥止了笑,视线扫过众人,定格在某一处,眼里含了轻蔑,“帝都十大家族有七大家族的旁系或族中子弟在此,你们这群废物天天想着怎么享乐,又可曾为江山社稷出过半分力?”

  长臂一扬,怀中慕天跃出来,“铮”的出鞘,发出微微的嗡鸣,紧接着,陡然一道光华飞向众人,那速度快的惊人,在所有人都不曾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人“啊”了一声,然后慕天及时飞回来,入鞘,一切恢复如常。

  众人朝声响处望过去,只见先前起哄嘲笑柳弥的青年倒在血泊里,脖颈上有一道极细极细的血痕,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染了他身旁的家仆满脸满身。

  “啊!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柳弥周身煞气淡了些,气势却依旧凛冽,“慕天难得出鞘,也算为苍生除了这般败类,不过,能死在慕天剑下,也是他的福气了。”

  众人皆噤声,不敢再说一句话,慕天……是慕天啊……

  他们怎么都忘了,右将军柳弥能盛宠不衰这么多年,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慕天认他为主!他用的了慕天!

  那可是擎天大帝昔日的佩剑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