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第十八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170

  “去空寂山,”女巫者当机立断,“召集部分人手带回去,务必要把前辈们的怨灵安抚住,另外,”视线停在凝碧精致的容貌上,良久,女巫者低低叹息出声:“凝碧啊……你还年轻呐……那个柳姓将军……”

  凝碧抬眼,素来坚毅的面庞染上几分惶然:“巫者大人!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说服他帮助我们海国,您看上次帝都一事,我们不是成功了吗?柳弥他……已经对陵帝失望透顶了,只要这次……巫者大人,请您不要动他,再给凝碧最后一次机会,凝碧一定……”

  “好了!”

  女巫者怜惜的望着面容娇美的鲛人女子,她那双碧色眸子里充满惶然不安,正哀求的望着自己。

  那是……爱情的味道啊,女巫者摇摇头,看起来连凝碧自己都不晓得,那个人族将军在她心里占据了怎样的地位,也许有一日……

  女巫者半垂着眼,希望……不会有那么一日,但愿凝碧能够说服那个人族将军啊,毕竟……

  “我又没有说要对他怎么样,”女巫者低笑出来,“这一次空寂山之行,带上你的将军吧,还有……那个凤星啊,让他们好好看看,我们海国的前辈……都是怎么活的,又是怎么……死去的啊……”

  “宿修,你看,这个多可爱呀。”

  夜心扯着宿修衣角,怎么也不肯再迈开步子。

  卖泥人的老太太笑呵呵的捏出一个又一个泥人,栩栩如生,夜心见了便再也迈不开腿,似乎记忆里某处,也曾有人手指翻飞,翩然浅笑,捏出两个泥人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抬手摸啊摸脖子,少女眼里含了莫名怅惘,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你是在找这个吗?”

  低沉的声音响起,夜心被吓了一跳,摸着胸口回头,只见来人一袭墨黑色祭司古袍,一手执权杖,另一手握着一只生动滑稽的胖娃娃,正含笑望着自己。

  咦?宿修呢?

  少女环视一圈,水眸满是疑惑,明明刚刚他还在这里啊。

  那天夜心抱着他坐了一整夜,他也哭了一整夜,是那种无声无息的哀泣,无数珍珠从夜心细嫩的指缝里漏出来,落在地上,铺满一地。

  那个时候夜心突然有些明白为何鲛人的命运如此凄惨了,毕竟落泪成珠这样的天赋,并不是人人都能够有的。

  这样想来,人族……还是过于贪婪了些。

  而自那天后,宿修也晓得了她为拦凝碧暴露实力和身份的事,却只是轻轻抚了抚她的发,冰冷的眉目染上几分难得的暖意。

  思绪回转,少女叹了口气,许是街上人太多,宿修被挤散了吧。

  “是你啊,大祭司。”

  夜心笑眯眯的同这个仅有一面之缘,却对自己充满善意的男子打招呼。

  “不必客气,”墨曜微笑:“叫我曜就好。”

  夜心歪头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下头,“好吧,曜。”

  眼神却不由自主被他手里握的那个大肚胖娃娃吸引。

  “它同我……生的好像啊。”

  那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泥人,上头被漆上简单的五官,能看出来它被制作的非常仓促,却仍不失精致。

  大概是时隔太久,泥娃娃有些褪色,显出几分陈旧来,却仍旧不难看出,它的主人把它保存的非常完好。

  墨曜将手中泥人递给她,含笑道:“凤烟阁请的说书人已到,不知听书人何时能至呢?”

  夜心顿了顿,神色有几分迟疑。

  墨曜低笑出声:“夜心,有没有人同你说过,你和三万年前的那个人……生的也很像。”

  “是谁?”

  “帝后苏烟。”

  帝后苏烟,是那个同人族、翼族和海国同时有着莫大关联的人啊,那会不会同宿修……

  看出少女神情里生出的动摇,墨曜又含笑添一把火:“你可知,三万年前,海国末代海皇,名讳就唤作……宿修?”

  夜心闻言震惊,听出其中暗示,回头在街道上环视一圈,可仍是没有分毫宿修的影子,遂一咬牙,毅然道:“我去!可你要派人去寻宿修,给他送信,不然他会担心我的。”

  墨曜不置可否,只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但笑不语。

  她真的是……很想知道啊,夜心想,这也许是除了继任圣女之外的唯一方式了,大祭司墨曜一定知道些什么,然而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她,那一切她想知道的真相。

  其实……她也想探寻,命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族人会加诸在自己身上……那样重的期望啊。

  少女蓦然眯了眯眼,清澈的眉眼划过一丝坚定,她是不会认输的,尤其不会输给命运,她一定会知道一切,毕竟……脑海里突然划过黑衣男子半隐于暗夜里,周身布满荒凉绝望的模样,原来那个看起来刀枪不入的男人,竟也会有那样深切的沉痛哀凉。

  那么,少女眼里划过温柔的神色,就让她来守护他吧,有她在,他一定一定不会……再寂寞了。

  一旁墨曜将少女眼中的变幻尽收眼底,眸中神色亦是变了几变,终究化作深深叹息。

  三万年前的事,确是对不住海国,可那到底是她自己的选择啊,从她选择了擎天起,一切就有了注定,可三万年后的如今,事情……会不一样吗?

  是会如当年别无二致,还是全然不同?她若是恢复记忆,又可还会在意同擎天的情分?那么宿修于她而言,又是什么呢?而之于海国,这三万年的罪孽,人族和她,又该如何去偿?

  身着墨黑色古袍的祭司抬手,揉了揉额角,这样多的谜团,连他都不能全然在星象上寻到答案,而一切事端的改变者,就是这个少女了。

  她是他的主人啊,是他停留于人世上,寻寻觅觅一直等待的人,他相信她,一定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墨曜落后一步,眸光定格在少女纤细的背影上,极轻极缓的笑起来。

  风中散开年轻祭司的声音,却低到几不可闻。

  “吾主,欢迎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