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袍泽
若有风雷2018-02-14 09:293,591

  第三十八章 袍泽

  骑兵对冲,第一波往往损失惨重,就算是顶住了第一波,由于陷入人群,没有高速冲刺的马力,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也难免手忙脚乱,忙中出错。

  刘大牛虽然勇猛,但从军时日并不算长,这些道理他自然是不懂的,他知道的就是冲上去。

  刘大牛左手持槊,右手持锏,远刺近砸,当面没有一合之敌,甚至没多久,就没有契丹人敢正面和他对冲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战马无法前进了,他被围了。

  刘大牛横槊一扫,前面三名契丹骑兵就被扫落马下,但是左右两边,长枪狼牙棒无数向他刺来。他右手铁锏一扫,挡住了自己右边,可左边自己只能侧着身子尽量躲避。眼看这边七八杆长枪乱纷纷好似草丛一样,他前后摇摆身子,只躲过了五六杆,剩下的长枪实在是躲不开了。刘大牛无奈,只能尽量缩着身子,用铁甲较厚的地方凑过去。

  正在这时,耳边一阵恶风,一杆狼牙棒狠狠砸了过来!

  这一棒倘若是砸自己的脑袋,自己眼下这样子,肯定是躲不开了。刘大牛身遭巨变,早已把生死看淡了,正待闭目等死,却看到这一棒下去,几乎刺到他身上的长枪咔吧咔吧或断或掉,自己毫发无损。

  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都头孙青,孙青一根狼牙棒,都被鲜血和脑浆给染得看不出颜色了。刘大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杀入契丹人的阵中,身前身后都是契丹人,不过,在他的身后,还有他的袍泽弟兄,只有三十人了。这三十个,有他的大哥郭威,有他一伍的弟兄王二和赵胡子,还有冯忠宝,有他这一都的兄弟们。他们个个浑身浴血,有的手中刀枪都已经断了,手里拿着的就是腰刀重剑,可见他们这一路杀过来,是多么的不容易。

  一时间,契丹人居然没有攻来,而是围了个大圈子,把这三十人围在当中,契丹人纵马在他们周围绕圈,嘴里不知道喊着什么。

  看到刘大牛的眼光看过来,赵胡子一抹脸上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契丹人的血迹,把自己抹了个大花脸,一部大胡子上面也红红绿绿,然后咧开嘴笑了。他根本不知道他笑的模样有多渗人,同样,刘大牛也不觉得他笑的多恐怖,相反,他感觉到一种温暖。

  只是自己的大哥郭威,却是对自己横眉立目,这让刘大牛有些不解。郭威把长枪架在刘大牛脖子上,怒喝一声:“你倒是杀痛快了,你知道不知道,你会害死全部的弟兄?!”刘大牛一个激灵,这才明白,这些人是为了自己,才杀进来的。

  “铛啷啷……”

  孙青用狼牙棒磕开了郭威的长枪,摇摇头,瓮声瓮气地说:“你错了,是我下令冲的。而且,你问问这些弟兄们,他们愿意吗?”

  “我是自愿的,杀不尽的契丹狗!”赵胡子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和契丹人打过仗。

  “我也是,刘哥儿、郭哥儿去哪,我就去哪。”冯忠宝也一改往日里油滑的样子,拿出了自己从军多年的气概,只是气喘吁吁的,有些体力不支。

  “我愿意,咱横冲都,怕过谁?”一名士卒在马上用手中长刀敲敲自己的头盔,用无畏的眼神扫视着周围。

  ……

  孙青哈哈大笑:“看到没?这也就是在咱们横冲都,换其他地方,敢下这命令的头儿,早死七八回了!”说罢,他狼牙棒随便指了个方向:“不许停下,也不能停下,能冲就冲,一直冲,冲不动,我们就死了。”

  舞动狼牙棒,一催胯下马,孙青冲了上去。刘大牛满心的愧疚,加速前冲,竟然被他占了先,其他人纷纷跟上,形成了一个以刘大牛为刀尖的锥形,对外面的包围圈直冲过去。

  本来,围住了他们之后,契丹人还想着抓活的,不曾想包围圈里没说几句话居然又杀出来了,不由得阵脚大乱,再次乱纷纷杀上来。

  这次,有孙青在左边,郭威在右边帮刘大牛抵挡,刘大牛只用考虑前面的敌人就行了,这让他显得游刃有余。一杆长槊,或刺或扫,居然没有人能让他们的战马稍稍慢下来那么一点点。

  把两个小卒拍下马,前面居然又冲过来三名契丹将校,身上没有和其他小卒一样只穿个皮袄,而是一身铁甲。三人中间那个手持长刀,搂头就砍,另外两个都使长枪,一人刺向刘大牛胸口,一人居然刺马!乱军当中,倘若没了马,那自然没有任何生机了。只是这三人明显武艺不错,刀枪来的紧,配合又默契,顿时刘大牛就陷入了危险。刘大牛奋起神威,一槊将中间轮刀那名敌将刺下马,随后横向一扫,坚韧的槊杆就是一弯,随即带着风声一下就将刺他胸口那名敌将脑袋给拍碎了。只是,刺他战马这一枪,他是怎么都躲不过去了。

  这边郭威正挡住自己右手边横过的一名契丹小卒的长刀,随后一枪横扫,扫平老大一片空间,居然没有发现,而且,就是发现,方位不对,他也无法救援。

  这边的孙青落后刘大牛半个马身,他久经战阵,看得分明,顿时不管迎面而来的刀枪,两膀较力,一根狼牙棒就飞了出去,呼一声直砸向刺马敌将。那敌将只能回枪调飞了狼牙棒,却被刘大牛抓住机会,学着孙青的样子,一甩手就把手里铁锏也撒手飞出!这一下那敌将躲无可躲,正被铁锏砸在脖子上,整个脑袋软绵绵地垂了下来,栽倒马下。

  刘大牛眼前就是一空,他一回头,却看到孙青身中三枪,被契丹人借着马力挑落马下!

  好个孙青,双脚一落地,两臂一挥,三根枪杆咔啪啪全断,他身上也被开出几个血淋淋的大口子!对面几名骑兵,纵马直撞,竟是想要将孙青撞倒。孙青大吼一声,迎着奔马,对中间那匹马就是一拳!连人带马,冲起来只怕有数百斤的力量,孙青一拳过去,顿时对面战马脑浆迸裂,摊倒在地。孙青身上鲜血狂飙,也栽倒在地。

  “都头!”刘大牛一声呐喊,就要拨马过去,左边立刻出现一名骑兵,是横冲都中的老兵,刘大牛并不熟悉。老兵长枪一横,拍了下刘大牛的马头,说了一个字:“冲!”

  刘大牛双眼通红,看了一眼,他们在不停前进,他只看到无数马蹄,和一滩血肉。

  “啊——”

  刘大牛仰天大吼,好似龙吟虎啸,一时间他对面的几名契丹军将,竟然傻愣愣一动不动。刘大牛纵马迎上,一槊把几人尽数扫落下马。

  冲了不到十丈,老兵落马,战死!

  左边立刻由后面骑兵再换上,继续冲。

  八丈,左侧弟兄被契丹人一刀砍落马,战死!

  ……

  尚有十余丈,可刘大牛冲不动了。他的战马已经停了下来,不停的对冲,并不是每次都能刚好交错而过的,在他们躲避对面战马的时候,他们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且前后左右的契丹人仿佛杀不绝一样,甚至契丹人也杀发了性子,有些受伤落马的契丹人也红着眼睛朝他们撞过来,或者滚到他们马腹下准备杀马,这让他们不得不分神照应。

  眼看他们停下了,契丹人也没有主动进攻,依然死死围着他们。

  刘大牛浑身浴血,他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杀了多少契丹人。二十个还是五十个,或者是一百个?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受伤了,两肋、左臂、甚至胸口,大大小小的伤口足有六个。好在,他总能避开要害。

  刘大牛回头一看,他有些愣住了。在他的身后,仅仅剩下八个人了,而且这八个人,人人带伤!他看到了郭威,自己的大哥右臂、肩窝地方几个血窟窿,大腿上也挨了一刀,但有铁甲保护,看样子入肉不深。冯忠宝脸上一道血痕,身上浑身是血,但是看不出有什么伤口。王二最惨,浑身的铁甲几乎全破了,整个人都昏迷状态,他把自己双腿绑在马鞍上,居然一直跟着队伍。其他四个一都的兄弟,伤势最重的那个,少了一条右臂,一条左腿,伤口处紧紧扎着,居然还举着手中兵器。

  除了身上的伤,刘大牛就感觉自己双臂酸麻,平日里轻飘飘的马槊,如今挥动一下,都觉得困难。

  这些人彼此对视,打量着对方的伤痕,忽然笑了。

  那个少了一条胳膊一条腿的骑兵呲牙咧嘴地说:“俺叫赵大,兄弟们到下面别忘了俺,俺是家里老大,还有个兄弟,没有当兵!”

  那个小腹中枪,肩膀上还带着半截断刀的骑兵一边用宽腰带勒紧伤处,一边不满地说道:“我不叫花猫,我叫张志立,张志立啊!”

  “我叫欧阳旭,我是读书人,我还想当个秀才呢。”胸口处被划了一道子的年轻骑兵说道。

  “说个球!都快死球了,还说这干啥?俺是个屠户,小时候没少吃下水,比你们这些龟孙子都值!俺叫郑经!”脸上受伤,颌下胡子都被削掉一片的大个子说道。

  这时候,对面忽然闪开一条缝,一个契丹人的将校手持一杆小小的令旗进来了,在马上一拱手,说道:“几位勇猛,俺们契丹人也是服你们的!不要打了,俺们将军说了,只要你们投降,起码一个千夫长!”

  郭威的长枪早不知道丢哪里了,他把手里的长剑挽了个剑花,不料带动了肩膀上的伤口,疼得呲牙咧嘴,一时间让大家哈哈大笑,想当秀才的欧阳旭,笑着笑着咳嗽起来,满嘴的血沫。

  郭威定睛看着那名莫名其妙的契丹将校,一字一顿地说:“倘若,不降呢?”

  所有的笑声都停下了,大家目光仿佛刀剑,仿佛枪箭,一起射向那契丹将校。

  那将校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势穷力竭的人,而是一群困兽,一群饿狼,他退后了几步,好像怕对面扑上来咬他,只有在他们大队的人群中,才能给他一点点的心理安慰,让他认为自己是平安的。

  他结结巴巴地开口了:“奉大契丹前军大将萧翰将军将令……”

  今天情人节,祝有情人晚上都能订到房!!!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 横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之双龙谋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