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语梧桐

  离开镇子时还出点插曲,客栈掌柜拦住爵爷唐突相问是否可有婚配,一时惊到我们。原来他膝下仅有一女长的也是上等姿容,十里八乡前来求亲的不少。但她女儿自幼爱读画本,便有些着了道,总想着自己找一如意郎君。那日也巧与后院经过时偶见爵爷,竟情根深中不能自拔。

  好吗,掌柜也无他法见不得掌上明珠茶饭不思,见爵爷动身怕是此去更无踪影,只能硬着头皮前来游说。别看这掌柜家底蛮厚,有宅有田,吃喝不悉,京上还有远亲居官职,所以在此地也无人敢觊觎。若爵爷肯入赘,官途商道任他择选,若家已有妻室,那亦可共侍一夫。

  “人家都如此诚心诚意,爵爷要不考虑一下。”寐染乘机调侃

  “我们乘夜冲出去,不信他们还拦得住我们。”我有种想打人的焦躁没来由。

  “要不去劝劝这位小姐姐,是不是另有隐情,怎么会对见过一面的男子如此痴心,是否想起了相似之人。”小小这话靠谱,解铃还得系铃人。

  “要去也得爵爷去劝,我们魔族就不跟着趟混水了。”

  “我陪你去”我又一次义无反顾的准备见义勇为。

  爵爷从头到尾不发一言,见我笃定的样子怕也不好推辞。

  “进去得繁主费心,我……我不擅此。”到门口吞吐出这么一句,是不擅劝人还是不擅撩妹呀,若是后者,是您谦虚,你不说话都把人撩成这样,你要开口那妹子还有活路吗。

  “这位姑娘你不懂”

  “我懂,盈盈小姐,真的,我都懂,旁人不懂你为何一眼相看便不能自己。可我明白,就有这般的人,即便不发一言,于你亦是心起涟漪,相望之中你早已心思涌动。旁人不信和你说都是画本里编的,可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于千万人海中一眼可寻,于众不同也是命中注定。”

  这话没有半分虚假全来自于我自己内心的读白,我想起初见爵爷时的光景,白衬衣上松跨系着的领带,两袖微微卷起露出线条好看的手腕,挺直的鼻子上搭着一副稍稍下滑的细边眼镜,他正在满桌的文件堆里翻找什么,听见我敲门便抬起头,是先看着我,然后露出浅笑。我终于知道自己何时爱上的爵爷。

  “既然姑娘都懂,为何还要前来规劝,我如何能放下公子”

  “这样的人儿自带光环,不是你也不是我,我们这等平凡之辈可以拥有的。你终究留不住他,到时只会愈加伤心,听姐姐一句,趁早断了念想,时间是忘情水。”

  “那位公子可是有欢喜之人”

  “那位公子心怀天下,爱他便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终是枉然。”

  朝天在门外侧身而立,单手背在身后,身姿挺拔。眼睛转向屋檐上飞来飞去的鸟儿,脸上没有半分表情。

  复又上路,男人们骑马,女人们坐车,看似都很平静。

  “繁姐姐,你是怎么说通那位掌柜小姐的,好生厉害呀。”

  “厉害的是你家哥哥,他一身风轻云淡,也能惹得旁人心中波澜壮阔。”

  “那你呢”染主补刀的好

  “见识过便不稀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前世岁月纷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