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角恋
凉溪2018-03-06 00:591,680

  这天睡梦中,我听到狼嚎声音,起来一看,我家坏蛋正在园子里扯着脖子仰天长啸,发出的声音正是如假包换的狼嚎!

  艾玛,这是要闹哪样耶!

  我一看时间,才五点多,难不成它要变身了?

  它仰天长啸的样子,还真的挺帅的!可惜没有圆月亮,要不,我估计它要变身了!

  我走过去,它高兴地冲过来,几乎把我撞倒,又跳起来扒着要舔!我躲闪着它的长舌头,幸好,还是我的狗哥!没变成狼!

  然后,天天大清早的狼嚎。

  嚎得越发悠长,显得中气十足。

  再往后,我看它开始对着黑狗家的来路嚎起来,嚎得是那么一个荡气回肠,九曲十八弯。

  我上网一查,据说是发情,公狗也发情的??我星星眼。

  黑姑娘被它的狼嚎打动,有时夜晚,有时早晨,来到我家门口与它隔栏相会,相互看来看去,打量着;有时也跑到后辈半山围栏外,来个隔栏相会。

  过了几天,我发现它们居然有了质的进步:互相嗅屁屁!我掩面,不忍直视。

  我家儿子说我,太不狗道了,剥夺它恋爱嘿咻的权利,我满脑门黑线,就算是让它恋爱,也得有个要求是吗,最少是大家青春年少、一样漂亮的同种同属的德牧好嘛。

  儿子说我歧视狗生,又说真爱不讲究种属,现在甚至性别都不讲究了好不。

  好吧。我只是嫌黑姑娘太老,太丑。我外貌协会。

  坏蛋却不讲究。到底我还是不讲狗道。

  为此我家先生已经在发动朋友找德牧姑娘了。

  坏蛋来家之前,我觉得养动物都要做绝育手术——尤其是母的,省得经常生养,养坏了身体。

  但是蛋蛋是公的。它还是处狗。

  我好象不能剥夺它的狗生最大乐趣之一。

  我动摇起来。

  蛋蛋继续在早上狼嚎。幸亏住的人少,也没人投诉。

  又是一天清早,蛋蛋在怒吼,而且一会冲到左边,一会冲到右边,我赶紧爬起来,以为遭贼了,出来门口,探头看去,原来对面小花园有一只小黄狗在那里,再一看,黑姑娘也在那里,我瞧那小黄狗好像秋田,蠢萌惷萌的。

  两小在那里卿卿我我,你闻我脖子,我闻你屁屁,才不管我家蛋蛋在怒吼,几乎从围栏里边挤出去。

  那只秋田,也许是串,很是淡定,就是看着我家蛋蛋狂吼,也不回吠,也不走,依旧在那里慢悠悠地,偶尔闻闻黑姑娘,偶尔在米兰树下撒泡尿。

  见它撒尿,我家蛋蛋简直要飞越围栏,如果不是上面有尖刺,它肯定要飞出去了。

  可现在它只好望狗狂吠。

  我抱着它安慰它:黑姑娘太丑啦,又老,我给你找一只德牧姑娘好不好?

  蛋蛋低声唔唔,撒娇似的。

  蛋蛋是安静的美狗子,很少在我们面前发出声音,最喜欢的就是跳起来舔我们的脸,不过我们都躲开,但是会抱一抱它。

  蛋蛋有了淡淡的忧伤,未曾恋爱,就已经失恋了。

  黑姑娘和秋田打得火热,秋田也是不栓的,它们搞起了自由恋爱,经常在我楼下的小花园约会,每当这时候,我家蛋蛋就要抢命似的想挤出去,还有就是怒吼。

  比黄河大合唱还雄壮,风在吼,马在叫,蛋蛋在咆哮!

  恋爱的狗狗们总是到我们家附近撒狗粮,不自由的我家蛋蛋总是中招,被激得爆怒,后来我发现,它居然吼得眼睛充血了!

  吓得我又以为它生病了。不过它依旧吃嘛嘛香,睡哪哪甜。

  我家先生观察它的瞳孔后说:吠得太厉害,充血引起的。

  我满脑门黑线。怀春的少狗伤不起啊。而我就是那个阻挠自由恋爱的地主婆呐!

  我只好开了门禁,让蛋蛋登堂入室,正式进入我家屋内。

  蛋蛋高兴得在里边横冲直撞,地板太滑,它搞了好几个甩尾,最后,把我的泡菜坛子撞裂了。

  铲屎官真是不好当呐!我抱着泡菜坛子欲哭无泪。

  蛋蛋入室之后,看不见人家撒狗粮了,眼睛充血情况渐渐好转。

  过了几天,哎呀妈耶!儿童不宜,不不,小狗不宜!秋田和黑姑娘在我家楼下小花园干起了最伟大的革命事业,为犬类的繁衍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雅篾嗲,我掩面,偷偷地把蛋蛋引得离窗户远一些。

  偶尔,蛋蛋会跳上沙发观察外面的情形。

  蛋蛋早忘记了黑姑娘,在地上打滚。

  好吧,我许诺给它一个德牧姑娘。

  外面,秋田和黑姑娘难舍难分。

  里边,蛋蛋趴在地上,躺得比葛优躺还舒服。

  我泡起了茶,哪管外面洪水滔天。

继续阅读:第五章 闻香识姑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狗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