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突变
子烊2018-01-28 21:302,179

  “啊~~~~”

  尤凤突然失去理智,挣脱了甲胄兵的束缚,她的身体里一股恐怖的气息不断溢出。那是一道金黄色的远古异兽的身影,尤凤因为它的存在获得了无比强大的力量,然后瞬间出现在甲胄兵队长身前,尤凤弱小的拳头轰在了甲胄兵队长的身上,弱小的拳头伴随着强大的金黄色气息,一拳击碎甲胄,拳头去势不减,然后将甲胄兵队长击飞数丈之外。

  其他甲胄兵看到这一幕都慌了,全都握紧手中的长枪对着尤凤。

  “保护大人!”

  甲胄兵快速形成阵法,先是五只长枪携带黑色火焰同时刺出,尤凤抽身后退,又是五只长枪从尤凤身后劈落下来,其他甲胄兵则是从尤凤两侧挑枪而来,形成围攻之势。

  一声凤啼,尤凤身上的金黄色异兽突然冲出她的身体,然后瞬间将甲胄兵炸开。

  “一群废物,连个小女孩儿都对付不了,养你们有何用?”

  苍老的声音从马车中传了出来,随后一个巨大的黑色手掌飞出,直接将尤凤和金黄色异兽拍倒在地,金黄色异兽不断挣扎,最终烟消云散,而尤凤则是晕了过去。

  “还不赶快杀了这妖孽!”

  甲胄兵见尤凤被打回原形,纷纷持枪杀去。

  “住手!本座有说过杀她了吗?”

  苍老的声音再次从马车中传出,甲胄兵听到命令也全都收手。

  “没想到这女娃娃居然身含玄怀炎血灼凤的血脉,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

  说罢,马车上一只指甲修长皮肤干枯的手伸了出来,然后直接将尤凤吸了过去,安放在马车里。

  “启禀大祭司,还有一个小男孩,不知道大祭司怎么处置?”

  “扔了吧,本座今天高兴!等等,带过来。”

  此时的言然浑身是伤,鲜血染红了他的破衣裳,口中不断喊着还我阿姐还我阿姐。

  言然被一名甲胄兵带到马车前,那只干枯的老手再次伸了出来,一把抓住言然的头,片刻后,苍老的声音响起。

  “没想到是个废物!”

  说罢,言然被狠狠的扔了出去。

  “你们两个,过来。”

  干枯的手指了指被尤凤撞了的那位甲胄兵和正在被搀扶着的甲胄兵队长。

  “不知大祭司有何吩咐?”

  二人跪在马车上同时说道。

  “本座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你们替本座找到了一位身怀玄炎血灼凤血脉的弟子,本座很满意,当赏!”

  二人听后纷纷磕头谢恩。

  “你们都加官一职!不过,本座说过的,我是赏罚分明的人。赏也赏了,我们就说说另外一件事,你二人因一己私欲浪费本座如此长的时间,可知罪?”

  二人原本还高兴着,但听到此话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身体不断颤抖着。

  “大祭司饶命!大祭司饶命呀!”

  咚咚!

  求饶声突然停止,两颗脑袋瞬间落地,而他们的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

  “走!”

  队伍重新整合完毕,然后渐渐远去,那些原本看热闹的人群早已在事情突发的时候逃的远远的。

  倒塌的的茅棚里,一双鲜血淋漓的小手不断地抓着地面,想要挪动那瘦小的身躯。言然干呕着鲜血,但依旧不断喊着:“阿姐!阿姐!阿姐…”

  稚嫩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终完全消失。

  一道冷风吹过街道,卷起无数尘埃,此时已是深秋,距离冬季的到来已经不远了。

  万光城主城内,一个身影急匆匆的冲进了城主府。

  “报~~~~~~报告城主,刚才在城外,黑魔宗大祭司发现了一名身怀玄炎血灼凤血脉的女孩!”

  “什么!”

  座椅上端着茶杯的中年男子正是万光城城主,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直接将茶杯摔落在地。

  “你赶紧安排人将那个女孩抢过来,如若抢不过来,那就想办法除掉!”

  虽然安排好了,但中年男子脸色依旧不好看,他知道一个身怀远古异兽血脉的人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变化,不仅仅是万光城,甚至整个白澜国。

  万光城外的中转站,是流浪者的栖息所,也是他们生命的归宿地。在这里,时常有人死去,有家人或朋友的,兴许还有人为其收尸,将其埋葬。而那些无依无靠孤人一人的流浪者死去后,则是由一批专门收尸的人将他们扔到数十里之外的乱坟岗。

  乱坟岗以前只有一些低矮的土坟,偶尔还能看到木质的墓碑,但是由于近年来各宗派之间引起的城池纷争,死亡人数不断增加,乱坟岗也就成了一块抛尸之地。在乱坟岗里,堆满了无人认领的死尸,尸体腐烂后所散发的恶臭甚至在一里之外都能闻到。不过这里却成为了秃鹫的天堂,越来越多的秃鹫聚集到这里进食。

  深秋的乱坟岗是完全的一片死寂,枯黄的树叶不断飘落,留下光秃秃的枝丫。一场入冬前的秋雨打落了树上唯一的一片枯叶,预示着冬季即将来临。雨越下越大,逐渐形成了水流,雨水冲刷后的土地,被水流带着泥土一同流淌。

  雨水冲刷着泥土和尸体,水流带着泥土掩盖着地势较低的尸体,但这丝毫都不影响到秃鹫的进食。

  一只小手在水流中动了,不一会儿小手的主人发出了阵阵咳嗽声,而这人正是言然!自从那日重伤之后,言然便重度昏迷,以至于被当作死尸扔到了乱坟岗。这已经不知道多少天过去了,言然终于有了意识,可他整个身体都受了严重的损伤。虽然人是醒过来了,但他如今依旧无法动弹,饥饿的难受感席卷而来,言然却只能喝着身旁流淌的泥水,很快,他又昏迷过去。

  又是多少天后,言然再度醒来,这一次身体有些恢复,他多少也能够活动一点点了,但是那饥饿的感觉依旧围绕着他无法消除。他爬了起来,四周全是死尸,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他知道自己活了下来。他的前方有不少的秃鹫正在进食死尸,饥饿难忍的言然看着秃鹫进食非但没有觉得恶心,反而看得直咽口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