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 走向轮回
关小茜2018-02-27 10:141,650

  佳佳的手慢慢地好了起来,不再需要绷带。转眼,就到了盛夏。太阳用火一样的热情包裹着大地,知了聒噪地叫着。

  “你大女儿打电话来了。”一个女人朝着佳佳外婆喊。

  佳佳光着脚飞奔着出来,脸上挂着灿烂地微笑。大概过了一分钟,她满脸失落,抿着嘴唇回到家中。

  “佳佳,那天你妈和你说了些什么,你外婆怎么又骂你。”一个女人笑着问。

  “哟,你还不知道啊,她妈在城里又找了男人,不打算来接她了。”刘寡妇抢着说。

  “那她妈挺有本事的。”

  “据说已经怀孕了呢。佳佳,以后有个小弟弟了,高兴不?”

  众人哄笑着,他们说话时会问佳佳,但又像把佳佳当成空气似的,肆无忌惮的评头论足。

  在枯燥的劳动生活中,人们总会找到一些谈资,从而给生活增添一丝乐趣。他们抱着一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从未想过被议论人的感受。

  “嘭!”佳佳搬着小石块向人群砸去。

  她向所有的人展示了自己的不满,背影在人们刻薄的叫骂声中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在茶余饭后,人们照常议论佳佳妈的事,佳佳外婆的叫骂声也变得更加地频繁。佳佳开始变地沉默寡言,她来找我的数次也越来越少。

  天气逐渐地冷起来,桑葚树的叶子已经掉了大半。经过桑葚树时,佳佳拦住了我。

  她来这里不到一年,可是模样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眼神黯淡无光,脸瘦黄,皮肤黝黑,还记得她刚来时脸是红彤彤的圆,皮肤白皙。经历真的能在短暂的时光里彻底改变一个人。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她小声地对我说。

  “你妈来接你了吗?”

  “没有,我一个人也能在城市生活下来。”她稍微提高了音量。

  “我真希望自己从没来过这里。”佳佳望着远处向我叹息道。

  “希望你以后能过的好。”除了祝福,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恩。2008年,我会接你去看奥运会的。”她笑着说。

  那个身影越走越远,消失在天际。她从未回头,大概这里没有什么是值得她留恋的。

  佳佳刚走时,人们依旧会议论她家的事情,对她离开很是意外,但又觉得情理之中。日子久了,谈论的次数多了,人们觉得这个谈资已经没啥可说的了,便很少提到佳佳。

  佳佳已经渐渐地被人们遗忘,仿佛她从未来过这里一样。

  2008年的时候,她没有来接我去北京看奥运会。和人们一样,我也慢慢地将她遗忘,只有看见桑葚树和它旁边的水缸时才会想起她。我觉得她一定不会回来,甚至认为自己以后再也不会遇见她。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当她牵着孩子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变了许多,想是已经为人母了。她朝我笑了笑,便牵着孩子朝家的方向走去。

  她走之前来找我,向我说了许多的话。我们仿佛回到躺在绿油油的山坡上谈天说地的时光,但感觉又不是。

  “没想到你还在读书,而我孩子都有四岁了。”她笑着说。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点点头。

  “你知道的,我从小就缺乏爱,所以自己也不懂得什么是爱。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可是和我妈一样婚姻失败。”

  面对她的诉说,除了沉默,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劝她再找一个吗?可是她的女儿怎么办,她应该也不希望女儿过着自己以前的生活。

  “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在城市里带一个孩子太艰难了,我只能把小回送回来,趁外婆还带的动。你以后帮着照顾她些,好吗?”她低着头对我说。

  “你外婆都快七十了,带的了吗?”

  或许听出了我的的怒意,佳佳抬起头来,坚定地说:“我一定会回来接小回的。”

  那坚定的眼神和她当初对我说“我妈对我也我很好,她肯定会来接我的”一模一样。

  过完年后,佳佳还是走了,把小回留在了这里。这就像一场生命的轮回,我们费尽心思地改变它的轨道,可是转来转去,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我要炮炮。”小回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边跑边说,身子一晃一晃的。

  “想要,就叫哥哥。”一个男孩双手揉着小回胖乎乎的小脸回答。

  看到小回,我便想起了小时候的佳佳。不知道小回以后是否也会经历她母亲经历的一些事情,也有哭泣时安静无声的技能,也不知道她的母亲会不会回来接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