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因为你知道我的秘密
安九凌2020-01-25 11:473,264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邱音鹿可算是哭得没力气了,从开始的嚎啕大哭到现在呜呜嘤嘤,面色因为哭变得更是惨白。

  彼时何亦燃的手铐一边拷在她的左手上,一边拷在他的右手上,为的就是以防她再次逃跑。

  “哭够了吗?”何亦燃的神情还是一样的冷漠,像个万年的钢铁直男似的,在她哭的这么长时间里,她听不到他的一句安慰。

  得了吧,想要一个钢铁般直男的警察安慰你这个嫌疑犯,那简直就是想让老天下红雨。

  邱音鹿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把鼻子一捏,把鼻子里的鼻涕给呛出来,甩在了地上。

  一旁的何亦燃见此,十分嫌恶地皱了皱眉头。那眼神里仿佛在说她——她怕不是一个假女人。

  邱音鹿还在赌气,扭头一看,瞪了他一眼,怒道:“哼,你看我哭够了吗?人家这么伤心,也不哄哄人家!”

  “……”倏得,何亦燃的脸色更加黑了。

  “何亦燃,你这个滚犊子!要不是我叫符舟把你写更加正义一点,更男人一点,你这个时候恐怕就不是警察,而是地痞流氓!啊——”

  邱音鹿不知道自己哪句话碰到了他的逆鳞,何亦燃倏得站起来,灰着一张黑如锅底的脸,手用力一扯,把她扯起来。

  他的力气太大了,每一次都把她弄得不是差点窒息就是差点手断了。

  “喂,你能不能给我温柔点?哪个警察像你这样,对女孩子这么粗暴的?”邱音鹿不满地叫道,惹来他一阵犀利的白眼。

  “邱音鹿,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再胡言乱语,我现在就把你送回警局好好吃牢饭!”

  邱音鹿一阵冷笑:“呵呵,就凭你?何亦燃,你要知道,你可是我跟符舟一同谈论出来的正义警察人设。你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随时叫符舟把你写成坏人,塑造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反正在文章的前期,你都是一脸正义的模样,要是把你写坏了,读者肯定想不到。那这样文章可就更有趣了!”

  越说越觉得此法甚妥,邱音鹿心里默默打着如意算盘。

  何亦燃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全当她在胡说八道。

  邱音鹿这女人跟其他的女人,不,或者是说,跟其他嫌疑犯有非常大的不同。那就是她如同天使般的外表和乱七八糟的思维。

  何亦燃没有立刻否定她说的话,一时让她感觉有点奇怪。

  她抬头望去,发现何亦燃正仔细打量她。那种打量、探寻的目光让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

  邱音鹿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地往后退几步,手上的手铐因为她的动作发出几道轻微的响声。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邱音鹿感觉何亦燃那道炙热得可以把她全身烧掉的眼神可以直接把她戳穿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嘴角是似笑非笑、玩味儿的表情,任邱音鹿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邱音鹿,你真的非常奇怪!”末了,他忽然这么说道。

  “哈?”邱音鹿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从一开始,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跟段氏珠宝集团总裁段玺设置好的计划?”

  “哈?什么计划?你说我跟段玺?”

  何亦燃步步逼近,那双阴黑如夜鹰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继续质问:“难道不是吗?在案发现场,你就一直问我段玺在哪儿。如果你们不认识,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如果你们之间没有点什么,为什么在案发现场你就这么问?而更巧的是,墨砚竟然是段玺请回国的,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雇佣关系。所以你觉得,我是不是更应该怀疑你和段玺之间的关系?或者说,墨砚的死都跟你们有关系?!”

  有关系你大爷啊!

  邱音鹿堂堂一代校花女神,有时候被何亦燃这钢铁般直男气的半死。

  邱音鹿呸了一嘴,怒而辩解:“何亦燃,我一直觉得你的探案能力非常好,分析和逻辑能力更是超群。毕竟S市出现的这么多起命案,你都能一一侦破。可我现如今见了你的真人后,才突然发现你真的……真的,怎么说呢,实力比我想象中弱的一逼。”

  “你说什么?”何亦燃凶起来真的特别可怕。

  “难道不是吗?”邱音鹿也不怕他,继续在他怒火上浇油,“就以你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漏洞,每一句话我都能反驳回去。”

  何亦燃眉毛一挑,眼中满是对她的不信和不屑:“好,你给我说说,我哪里说的不对?”

  “这第一,你说我在案发现场一直喊段玺的名字,所以你怀疑我跟段玺是一伙儿的。可你有没有想过,那是案发现场!如果我是凶手,我会在案发现场大言不惭地去喊着合伙人吗?不会。如果我是凶手,我会一直不知道墨砚的死,并很好完美地伪装自己吗?如果我是凶手,我会被你抓住吗?如果我是凶手,我差点被你掐死还犟的要命控诉你,呼喊自己是清白的吗?如果我是凶手,墨砚这么大块头的男人,我一个女人力气这么小,我自个儿能杀得了他吗?很显然,都不行啊!如果我是凶手,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留在现场等待你们到来并把我抓了,也不会被你们抓到还紧张兮兮地喊着自己是清白的,更不会喊着段氏珠宝集团的总裁段玺。”

  邱音鹿回头,发现何亦燃刚才还凶巴巴的眼神,随着她的话,渐渐变得柔和了些。

  他正认真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也被她有理有据的说辞说服了。

  最起码邱音鹿是这么理解他的眼神变化的,毕竟一直以来何亦燃在她心中就是冷血直男,毫无人性。

  被人这么赤裸裸地瞅着,邱音鹿忽感紧张,吞了一下唾沫,继续说道:“要知道,墨砚是段玺邀请回国的,安排的酒店也是他亲自安排。如果我和段玺是合伙的杀墨砚的凶手,那最后墨砚死了,所有的罪名和嫌疑不都是指向段玺吗?我觉得段玺是聪明人,不会做这么蠢蛋的事情。”

  邱音鹿的话说完很久,都没听到何亦燃的一丝反应。

  她抬眸瞅了瞅他,发现他也正看着她。这次他的目光不仅仅有打量,还有更深层的探寻。

  但是,他在探寻什么?邱音鹿不知道。

  两人就这么沉默下来,互相对视的目光中似乎有对峙的硝烟味道,但两人都没有出声打破这场战争。

  过了良久,久到不远处正响起警鸣声,警车这循循往这边开过来之时,何亦燃才忽然笑开,但笑意不达眼底,透露出一丝冰冷的光芒。

  “邱音鹿,你是我见过最会演的嫌疑人。但……”他顿了顿,“你很不幸,你遇上了我。”

  “你……”

  “起来吧!哭也哭够了,逃跑也跑不了,也该回去领惩罚了。”何亦燃把她拉起来,动作依旧是粗鲁,没有一丝怜惜。

  邱音鹿的手腕又被他力气扯得生疼,心里气得牙痒痒。

  “何亦燃,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邱音鹿已经使了很大的劲儿,依旧得不到对方一丝的信任。

  “因为我是何亦燃,是办案组的大队长,更是一名人民警察!”

  “警察不都是愿意听诉嫌疑人的话,要找足证据证明该嫌疑人是否有罪吗?可是你呢,你一直都在怀疑我,从来都没有相信我。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一个人民警察,为什么不选择相信一个人?”

  两人正在一前一后地向前走,闻言,何亦燃突然顿住脚步,回头如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他问,声音明显低沉了些。

  “为、为什么?”

  “因为……”他锐利的目光定格在她的眉眼上,声音不大,如掷地有声,“因为你知道了我的秘密。”

  “……”邱音鹿微怔。

  敢情何亦燃这是公报私仇?

  “你公报私仇?小心我举报你!”邱音鹿现在很是担心,他会不会对她做出很极端的事情。

  何亦燃这个人算是一个极端的人。在极端的两边,天使和恶魔,他都有可能会走。在天使的那边,他可以是能力超群的重案组队长。而如果他选择走向恶魔那一边,那他极有可能成为癫狂的复仇者。

  “你……你不要乱来!那些都只是我猜猜而已,你不要真的相信了!”邱音鹿步步后退。

  何亦燃嘴角一勾:“只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公报私仇的。如果你真的是杀墨砚的凶手,放心,我也肯定不会放过你,亲自把你送上刑场!”

  不由得,邱音鹿身体有一股凉意,瞬间从她的脚底往上身冒去,让她生生打了一个冷战。

  “我……”邱音鹿还想辩解,但声音明显弱了下去,“我真的不是……不是凶手。”

  “我会信?”

  这时,警车已经来到他们的身边,何亦燃把她拉过来,从裤腰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手铐锁,再把他那边手铐重新拷上她的手上,把她推上了车,随着“砰”的一声,关上了警车的门。

  他绕身坐到副驾驶上,“走吧,回警局!”

  车子渐渐离开了原地,一下子没了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