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激怒何亦燃
安九凌2020-01-25 11:473,433

  这一句没有疑问,因为他感觉自己真的是赤身裸条在对方面前,一切都被看透,完全没有秘密。

  邱音鹿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句话是假的。他惊叹于她的神奇,也开始害怕她这种知道他所有秘密的女人。

  他这个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年就背井离乡,独自一人来到S市,做过服务员、做过搬运工,更是做过群演。

  每一次都是拿着最微薄的薪水,做着最苦力的活儿。

  在他十七岁那年,因为见义勇为,救了因为车祸而被满身是血的陌生人,那人因为他抢救及时,活了过来。他被当地政府大力嘉奖见义勇为的勇士,并奖励三万多元。

  他父亲在他很小时就出车祸去世,母亲又因为自己被人打死,此后虽然受到政府的帮助,但他心里是流浪状态。

  可能是因为父亲的死让他很害怕看到车祸场景,但又害怕那些人又跟父亲一样,因为旁人的冷漠而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

  所以,他把伤者及时送进了医院。

  从小无父无母,生活上本就没什么经济来源,救人的事情是发生在他高中的时期,这三万元的奖励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可以说是一笔巨款。

  后来,他考上了大学,也就远离了自己的家乡,去了大城市,也用那三万块钱用作大学的学费费用,加上当地对他这个无父无母的孩子给予经济上的一定帮助,再加上自己平时做做兼职,也勉勉强强读完了整个大学。

  见何亦燃正在沉思,似乎在想些什么,神色隐晦。

  邱音鹿的好友兼闺蜜,就是这本书最大创造者符舟曾经跟她说过何亦燃这个人的人物背景,刚才她说出来的那些,都是有依据,都是真的。

  邱音鹿盯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句句话直戳他的心窝:“何亦燃,我知道你心里的所有秘密和想法。你从小就讨厌警察这类人物,你觉得他们很虚伪,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没有及时给你帮助,让你母亲死于非人之手。虽然最后那群把你母亲误打死的人也受到了刑罚,但你心里恨,非常地恨他们!甚至更恨自己!”

  “这般矛盾的心里,他渐渐生出了逆反心理,你想报复社会。但就在你高二那年,你亲眼目睹了公路上出车祸的人。那人满身是血向你伸出手,让你救他。你原本不想救,但那伤者那迫切想要你救他的渴望眼神深深刺痛了你的眼睛,让你想到了你父亲死的画面,最后你还是救了那个人。”

  “可以说,也是因为你这次的救人,你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政府对你的嘉奖,表扬了你,学校也因此面对全校师生的会议上着重表扬了你的好人好事。你才突然感觉,其实做好事很容易,做坏事也很容易。但做好事却能让你得到了应有的奖励,让你的生活不再窘迫,如果你选择做了坏事,那么你以后的人生道理就是劫匪、罪犯,而不是现如今的S市重案组的大队长。”

  如果说,一个人对你的了解很深,那说明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密友甚至是爱人。但邱音鹿对于何亦燃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能一眼就把你全部看透,不仅如今,还把你以前种种的事情,甚至他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的心里想法,都被对方这么坦然地说出来,这让他有一种被人扒开衣服、皮囊、全身的精神组织,直接直视到你的心脏。

  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何亦燃比刚才还要警惕,如果刚才他还有点镇定,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全身微微颤抖,放在桌子下面,放在双膝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

  何亦燃眼中仿佛冒着火,盯着邱音鹿的眼睛,仿佛能把她身体给戳穿。

  “邱音鹿!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这些事情?

  何亦燃在心理暗忖,但她生怕对方再说出他更劲爆的事情出来。

  他是S市的重案组大队长,面对阴险狡猾的罪犯,他从来都没有胆怯过,都能应对自如,只有这一次,他真真切切地起了想杀人的念头。

  因为接下来,她说的话更是让他心惊。

  邱音鹿身体向前倾,微微靠近他,视线在他脸上绕了一圈,笑得很是魅惑:“你永远都不会忘记母亲被那群人打死的那一天场景。即便那些人受到刑罚,但也只做了几年的牢,你不服。其实……”

  顿了顿,邱音鹿那双好看的杏眼中,微微闪烁出迷人得意的光彩,“其实,在你心中,你一直都想让他们死。所以,你一直在找寻机会,让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为你母亲报仇。”

  “胡说什么呢!你给我闭嘴!!”他气得拍案怒而站起,桌子上的茶杯因为他的动作震动了几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邱音鹿一点都没有害怕,反而越发猖狂起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恐怕我说的一点都没有假,你才会这么气愤,发这么大脾气!”

  “你——”何亦燃显然是气着了,加上昨晚熬夜调查墨砚死亡的事情,休息不好,此时又被她气得脑子有点缺氧,一阵目眩。

  缓和了一会儿,他重新抬起头看她。他现在已经不想去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了,他现在只想——

  “你找死!”

  倏然,何亦燃在邱音鹿没有反应过来这际,猛地绕过桌子,立马擒住她的脖子,紧紧掐住,把她推至墙上。

  “邱音鹿!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从哪儿来,你要是敢把这些东西告诉第三者,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第一次,何亦燃怒到眼中那种狠戾如刀子的神色,在他身上出现。

  男人的力道越来越大,像是发了疯似地掐住她的脖子,她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脑中的氧气越来越缺乏。

  一直以来,他都是正义的存在,人民安全感的存在,但这一次,被对方窥探到心中多年来躲藏的秘密,动了杀机。

  邱音鹿却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向自己袭来,“喀喀喀”声渐渐低了下去。

  邱音鹿在拼命挣扎,可自己的力气怎么可能挣扎得开一个常年锻炼,体力比往常人都非常大的男人呢?

  穿越进符舟这本书中,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这本书的男主局——段玺,跟他来一场最浪漫的爱情。可现在她一进来,让她最措手不及的是,墨砚竟然被杀身亡,而她却是唯一一个在场的人。

  可当时她昏迷在床上,墨砚死的过程她根本就不知道,何亦燃抓她来审问,根本就审问不出来什么,她真的是被冤枉。

  可又会有谁能够证明她的清白?证明她并不是杀墨砚的凶手?当时就只有她和墨砚,而她当时又昏迷不醒,她又怎么证明自己没有杀墨砚?

  邱音鹿一直都在追看符舟这本《你在我的世界里》书,虽然书还没结局,但她非常清楚这里面所有觉得人设、人物背景和性格。

  何亦燃这人很执拗,办案很执着,除非有什么证据证明她的清白,要不然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她就想着,把他心里的所有秘密都说出来,这样他就会对她有所忌惮。

  但很显然,她不仅惹怒了他,还引起他对她的杀机。

  “喀喀喀……何、何亦……燃!”邱音鹿拼命扒开他的手,几乎是用尽自己的力气和声音,从牙缝儿里挤出这句话,“你放开我!你、你杀了我……杀了我,墨砚的案子你就别想知道最后的凶手!”

  “威胁我?”何亦燃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力道更加大,仿佛要把她给掐死。

  “何、何亦燃!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逃脱罪责了吗?喀喀喀……我告诉你,我要是在这里死了,你是S市的重案组大队长,你觉得,这样正义的人,要是杀人了,你觉得人民群众怎么想?你怎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邱音鹿说的是事实,他要是现在杀了她,得不偿失。

  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她知道他太多的秘密,这种人,只有死了,才能永远地闭嘴!

  就在何亦燃在要加大力道杀邱音鹿一瞬间时,“咚咚咚”一阵墙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峙的思绪。

  何亦燃像是中魔了,也因为这一道敲门声,猛地把他所有的思绪都给拉了回来。

  他猛地放开邱音鹿的脖子,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掐邱音鹿的手,再抬眼看看脸色渐渐回归红润的邱音鹿,不可置信地步步后退。

  不是……

  他刚才在干什么?他刚才想要杀了面前这个女人?不,不会的,他怎么会杀人呢?怎么会动了杀人的念头呢?

  何亦燃握住那只手的手腕,摇摇头,崩溃地“啊”了一声,转身跑去门口,打开门跑了出去。

  听到里面有动静,正在巡查的警官来敲门问问何亦燃怎么了,怎么房间内传出厮打的声音。

  但自己还没打开门看时,何亦燃就从房间里面开了门,而后就看到何亦燃抱着头崩溃地大喊跑了。

  这种发疯的状态,全局上下都没有在何亦燃的身上见到过。着实把那小警官吓了一大跳。

  “何队长,您怎么了?”小警官想追上去,但回头看了看房间内的邱音鹿,发现她脸色不太对劲儿。

  “你怎么了?”警官跑进去查看了一番,发现她脸色苍白、额头冒细汗水、一直在猛烈咳嗽,看似很难受。

  邱音鹿好不容易吸得氧气,抬手紧紧抓住那警官的手,说道:“我、要、见、段氏珠宝集团的……总裁,段、玺……”一说完,整个神志就进入了黑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