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费尔南德斯
威廉九D2018-02-12 17:251,218

  我们练习无人机射击投弹的时候,有个受伤的突击队员在旁边一直看。

  突击队员都是老熊他哥抚养长大,中文说的比他们母语还溜,他自己介绍说他叫小费尔南德斯,就叫他小费好了。小费跟我一般大,马上十八了,黑黑瘦瘦的,但是被老吴练得很结实。我对着海水一看,自己也黑黑瘦瘦的,自从差不多一年前从山东出海,南太平洋的阳光,北太平洋的阳光,都在我皮肤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黑,这一年,我也长结实了不少。

  小费很佩服我无人机的操控水平,每次看我的无人机俯冲下来50米开外哒哒哒三个弹孔直透人型靶,他就在我身边欢呼雀跃。小屁孩,额,我也是小屁孩,不过我可没有他那么阳光。小费像变魔术似在海滩抓出个螃蟹,把蟹腿掰下递给我说:“你吸这个,可鲜了”。

  我可不想生吃螃蟹腿,但看他那热情劲,又不好意思推辞,硬着头皮一吸,一点点咸,但很鲜。他很开心的看着我,又递过来一只蟹腿。我问他:

  ”你的伤怎么样了,上次LUCA号?“。

  他点点头说:”马上拆线了,船翻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在头上划了一道大口子,现在已经好了“。

  他的招牌露齿笑又来了,这么爱笑,是不是缺心眼?我很快在心里骂自己阴暗,也笑着对他说:

  ”想不想学无人机?我教你“。

  小费又惊又喜,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身上有股咸咸腥腥的海水味道。

  马赟虽然被老熊指定为我的参谋长,实际上最近根本见不着他,他像个小哈趴狗似的一直跟着老熊也不知道干啥去。方二副木讷不好玩,幸好有小费经常陪我聊聊天,其实我话也不多,总是他说的多。

  小费说十年前阿布沙耶夫武装袭击村子的时候,他才七岁,正跟小伙伴在海边玩,后来听到枪响回村子一看,远远看见妈妈正被武装团伙押着走,他想跑过去找妈妈,被一个大孩子一把拉进草丛里不放,眼看着妈妈越走越远。小费眼睛喊着泪水说:

  ”我想妈妈,还有爸爸,爸爸死了“。我心里一酸,我爸爸妈妈也死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怪谁,是我妈妈撞死爸爸又把自己撞死了,小费的妈妈被人抢走了,爸爸被人杀了。

  ”那你想去找你妈吗?“,我问小费。

  ”想,可是老熊他哥,后来是老熊不许我们去找也不许去报仇,他说时机没到,去了就是白送死。现在好了,咱们要打过去了,现在我的伤也好了,我的枪法可准了,一直练,就盼这一天“。

  我听了暗暗想,好吧,我帮你打那帮王八。

  我去找老熊要求小费跟我一起,老熊同意了。老熊说正好打起仗来你需要一个保镖,小费枪法不错,他就给你当警卫员吧,你也可以教他用自杀式无人攻击机。

  我问小费以后你想干嘛?

  小费充满希望的说:“先找到我妈,然后,老熊说等他四十岁就不干了,他已经给我们每个人存了一笔钱,我们去马尼拉买一座大房子,然后娶个老婆生孩子,说不定娶四个!我们菲律宾允许娶好几个老婆”,然后他又露出招牌笑容。

  “我以后去中国看你,带着我妈”。

  “那好啊,我请你吃大闸蟹炒年糕”,我想起家乡的大闸蟹炒年糕,心想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凡人的命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