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日羊狂魔
剑吻2019-02-14 17:262,476

  苏云领着两个跟班拍着饱足的肚子、打着酒嗝从家里出发时,正是寅时,此时星辰漫天,四下里一片寂静,正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

  三人脚步轻快,顺着阒寂无声的街道,悄无声息地前行,落日城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大街上,此刻空无一人。

  苏云是颇为珍视这次这项任务的,毕竟像自己这种十五六岁才练气三层,在修行一途注定无望的弟子随手一抓都是一把,未来那可都是到家族的生意里去下苦力、讨生活的典型对象啊,除非自己能找个靠山,未来能提携自己一把,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选靠山也是大有学问,靠山太高,自己攀不上;靠山太矮呢,将来说不定挡风挡雨都不成。

  苏云选的靠山是苏霸,苏霸家世特殊,其父更是出了名的在家族里有权有势有发言权,苏霸的前途当然是不用愁的。苏霸的前途不愁,那他总得带上几个跟他亲近的小弟吧?

  要亲近苏霸,苏云没办法靠修为境界跟着苏霸一起去揍人打架,苏云的路子是端茶倒水,就这而言,苏云做的不可谓不好,在这个过程中他几乎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修行者的身份,把自己当下人般在用。

  效果是好的,苏霸小弟中,每天和苏霸见面次数最多的就是他,见面次数一多,苏云那马屁功夫真是无孔不入,常常拍得苏霸如沐晨风。

  “今次苏霸老大能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明显就是真正把我在当他的心腹看待,只要我能好好完成这个任务,将来混入苏霸老大的核心圈子,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儿?”苏云内心里乐颠颠地盘算着,领着两个练气一层的跟班,穿过一排低矮的瓦房,就到了他们几个时辰前曾讨论对策的那片竹林。

  苏云向两个跟班勾了勾手指,示意二人靠近一点。

  “我在这里准备一点等会儿用得上的东西,你们两个去弄两头羊来,注意啊,要母羊。”苏云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交予其中一人,“这是催梦散,倒点在新鲜草料上,喂羊吃了,吃完肯定倒。”

  两个跟班连声应允。

  “注意啊,动作麻利点,别让别人发现了。”苏云做完最后的指示,然后摆了摆手,示意二人赶紧行动,再晚点那些农户们也该起床了。

  苏云看着二人按照他指示的方向悄悄潜行而去,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一柄短匕首,在竹林里左顾右盼。

  “嗯,这根粗细刚好合适。”苏云看中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竹子,淫笑两声,将竹子砍了一根,然后削了根尺余长的,那在手上比量了几下,觉得分外顺手,想着一会儿要用这竹子做的事,不由得又笑了几声。

  “谁?”苏云骤然转身,面向那片黑洞洞的竹林,方才他真真切切听到里面好似有人咳了一声。他放目望去,夜色一种那竹林茂密,根本看不出什么。

  “肯定是我太多疑了,大半夜的,谁会来这竹林里啊。”苏云摇摇头。

  不多时,他的两个跟班便一人背着一头山羊哼哧哼哧跑回来。

  “云哥,你这药真管用啊,一口草吃下去,那羊两腿一蹬直接就晕过去了。”一个跟班喘着气。

  “嘿嘿,这药可不光对羊起作用,嘿嘿嘿,下次带你们俩乐乐……”苏云一脸坏笑,走到羊旁边,踢了踢,那只羊一动不动,虽然还有呼吸但明显已睡得昏沉。

  “云哥,咱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苏云露出神秘莫测的表情,玩弄着手中那截竹棍,用脚尖踢了踢其中一头羊,道:“你们俩,一人抓住它的一条后腿,分开来。”

  两位跟班露出疑惑的神色,但还是按照苏云的要求把一只羊的两只后腿分开来。

  “云哥,你……你要干嘛……”其中一个跟班露出古怪的神情。

  “当然是,制造出一点日羊狂魔的痕迹咯……偷羊贼拿比得上日羊狂魔经典啊?哈哈哈!让那苏野背上这个名,他就算是跳进黑龙河也洗不干净了!”苏云低声笑了两声,此刻夜深人静他也不敢笑得太大声。“对,就这样,掰开点,再掰开点!好,我要开始了!”

  苏云看着自己手握的竹竿,慢慢深入山羊的某处隐秘之中,抽出来时竹竿上还带着血。而此刻,昏睡的山羊还没有醒过来,苏云于是又一次插入进去。

  那两个跟班都只有十二三岁,还是雏,哪见过这种场景,都眼睛不眨地看着。

  “哐当!”

  寂静的深夜之中,突然一声锣响,紧接着竹林四周十数个火把同时亮起,火把映照下二十几个农民装扮的人突然把二人所处的竹林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云和他那两个跟班完全还没弄清楚情况,顿时呆立原地,苏云还握着那半截在羊身体内的竹竿。

  此时二十几个农民装扮的人都一副不可思议又无限鄙夷的表情盯着林中三人,不少妇女都躲在自己丈夫身后,捂着嘴,一副看变态的表情。

  可是此情此景,两个少年一人掰开羊的一条腿,第三个人用竹竿正在……

  “各位乡亲父老!我没有骗大家吧?”一个清越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然后一个一身浅白短打的少年从人堆中挤了出来,看到苏云三人后露出无比惊诧的表情:“啊!是你们!怎么会?原来子时前后我听到的那三个商讨着要来偷乡亲们的羊行那种事情的,是你们……我们苏家怎么会出你们这种败类?”

  趁着火把的光芒,林中三人终于认清了那跳出来职责三人的少年的面目。

  “苏野!”苏云看清了那张脸,慢慢回过神来,理清了己方三人目前的处境,触电般把手中的竹竿扔落在地,“不!不!不是那样的,各位乡亲你们听我说,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靠!

  “我这是……阴人不成,反被阴?”

  啪!

  一块石头砸过来,不偏不倚正中苏云的脑门。

  “额干你娘嘞!敢糟践额家的羊!”一个四十来岁的庄稼汉子刚扔掉手中的石头,立马扛着锄头要上前,另一个三十几岁的农民汉也举着扁担,和跟着一起跑上前去,一时间叫骂声四起,十来个拿着各色农具的农民一齐围将上去,要狠狠教训这几个糟践山羊的变态。

  “打死他们,太恶心嘞!连羊都不放过!”

  “苏家家门不幸哇!出了这么几个变态!”

  苏云三人虽然极力求饶否认,但是众人看到的这一幕画面简直太真切,又太让人反胃了,哪还有人信他们的话。

  锄头、扁担一起招呼上去。

  苏云一看形势不对,再没有缓和的余地,一不做二不休,体内两声爆响,从练气一层直接提升到了练气三层,力量提升了四倍不止,速度也提升了接近一倍。

  “我看看你们谁那么不怕死!”爆气状态下的苏云一声怒喝,对这些从不修行的庄稼汉而言,宛如神吼雷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王者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王者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