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挂逼面
剑吻2018-01-31 16:332,577

  听到背后这人的议论,苏野只是微微蹙眉,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苏野此刻深感时间宝贵,真没有闲心去理会这种无聊的人,况且这两年各类嘲讽他实在已听得耳朵起茧了。

  “表妹表妹!你快过来看呀,真是奇景啊!哎呀,你说人的肚子怎么能装下五碗挂逼面呢?”那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却还在苏野身后喋喋不休。

  苏野面露烦躁,但没有发作。

  “苏闻槐。”一个冷漠至极的女子声音紧接着响起,“我是看在舅妈待我不薄的份上,怕她老人家脸上难堪,才答应陪你出来逛一刻钟的,现在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

  “苏家子弟吗?”苏野失望地摇摇头,这一届的苏家子弟真是良莠不齐,什么样的弟子都有。

  “表妹!你别走啊表妹!你说你干嘛总躲着我啊?表哥我是外貌不风流,还是家境不富庶啊?”那个刺耳的声音不肯罢休,“表妹,你看着街上这么多好看的好吃的,你看上什么,只管跟表哥说,表哥二话不说连摊子跟你买回去!”

  “不要再白费心机了。苏闻槐,你不会真以为我能看上你吧?”女子的声音真是冷漠至极,仿佛嘴里永远含着一块千年寒冰似,她的话音一出口就仿佛已经拒人于千里之外。

  苏晓却隐隐约约觉得这女子的声音有点耳熟。

  “表妹,我条件也不差吧?”

  “你?”女子的声音中含着一抹不屑。

  “我怎么了我?表妹,你不也就是一个练气九层吗?呵呵,我们这辈弟子里练气九层是还不多,可是成年之后达到练气九层的也是大有人在吧?再说了,练气九层又怎么样,只要没能进阶灵体境界,那练气九层也不过就是力气大一点罢了。

  我爹也就练气四层,他打理的家族种植场里,多少练气八九层的,还不是护场护卫而已,见了我爹得唯唯诺诺,生怕我爹不高兴!你说,为什么我爹能当场长?因为这世界,靠的是头脑,而不是蛮力!”尖锐声音的语气里颇有些得意,“我说你们女孩子家家那么拼命修行干嘛?难不成将来去和人厮杀争斗?”

  “炼灵体,求大道。”女子的声音冷漠以及,仿佛面对的不是她表哥,而是路边一头野牛而已。

  “是她?”

  苏野剑眉一挑,顿时意识到这女子是谁了,这声音语气,加上苏家练气九层的女弟子只此一位,答案呼之欲出——苏紫儿!

  苏家的天骄之一——苏紫儿,居然也有被人缠上的苦恼?

  尽管听出了苏紫儿的声音,但苏野并没有打算回头去看一眼,从那日他扔出烈心剑起,便下定决心和苏紫儿再无瓜葛。

  “炼灵体?求大道?哈哈!表妹啊表妹,我劝你还是不要瞎想了,早日找个像我这样的如意夫君嫁了,种种花,养养鸟,有什么不好的呢?”苏闻槐继续劝说。

  “苏闻槐,你当你的阔少爷,我闯我的修行道,你没必要非劝说我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苏紫儿冷淡的声音里也现出一抹恼怒,对这个在血缘上无法摆脱的喋喋不休的表哥很是无奈。

  “表妹,你就算再不喜欢我,再怎么说,我也是你表哥啊,你总这样直呼我的名字不合适吧?”苏闻槐的声音有些不悦,“你叫我一声表哥,或者一声闻槐哥哥也行啊。”

  苏紫儿干脆闭嘴不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配?”苏闻槐的语气有点暴躁了。

  苏紫儿还是不开口。

  “苏紫儿!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苏闻槐仿佛被点燃的炸药桶,一声怒喝,周围行人纷纷避让开来,指指点点,“你他妈管那废物苏野天天苏野哥哥长,苏野哥哥短的,他一个练气一层的废物,莫非他就配?”

  “他配。”苏紫儿终于开口,对周围行人的指点视而不见,声音平淡而坚定,仿佛在诉说一加一等于二这种浅显易懂的事情。

  苏野浑身一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苏紫儿会在背后如此评价自己,但若要说苏紫儿此刻是在配合别人做一出戏,但自己的烈心剑早已被她拿去,自己对她而言,已无利用价值,她此言又有什么深意呢?

  无论如何,此刻苏紫儿说“他配”时的形象,和那日里向自己逼要烈心剑的自己的形象无法重合到一起。

  “苏紫儿,你究竟是和用意?”苏野心中忖道,于是决定回头看上一眼。

  苏野终于倏然回头,哪只他一回头,说巧不巧,正好对上苏紫儿那双秋水寒星般的眼眸。

  苏紫儿也是浑身一震,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碰到苏野,更没想到苏野会是这么一副形象——苏野此刻的形象用邋遢都无法形容了,他浑身上下冒出的黑色杂质用一块抹布并未能完全擦净,此刻除了裸露在外的面颈手脚乌黑乌黑的,那身浅白色的衣服也已经辨识不清颜色了,好似刚从矿坑里爬出来一样;再加上他面前那五个垒起来的空碗,几乎能让人觉得这小子是刚从矿难里爬出来的。

  但最让苏紫儿震惊的却还不是苏野乌黑邋遢的外貌,而是感觉。

  “怎么才短短几日不见,苏野哥哥的精气神怎么发生了这么明显的变化?”苏紫儿眼中一亮,“虽然浑身污垢,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和之前那颓丧之感完全不同,而且浑身感觉也……更有力量了。”

  “那废柴凭什么配?”苏闻槐满是不忿,“一个连修行都没办法进行的废柴,家徒四壁,无父无母,表妹,我搞不明白,他究竟哪点让你……”苏闻槐终于看出苏紫儿的目光没有望向他,而是望向街边某处,他顺着苏紫儿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矿难逃生出来的苏野。

  “苏野!?你……这是刚从煤堆里爬出来吗?”苏闻槐尖声叫道,苏闻槐生得一张玉盘圆月脸,怒蚕横额眉,穿着暗纹金丝细绸褂,腰别五彩祥云玉翡翠,皮肤白皙,面色红润,一看便知家境丰厚。

  苏野看了苏闻槐一眼,撇开目光,接过面摊老板递过来的挂逼面,开始用筷子夹面。

  “苏野,我叫你,你没听到吗?”苏闻槐已经被这不识好歹的苏紫儿弄得一肚子气,看到苏紫儿那出神的表情,更是恼怒万分,此刻苏野出现就像撞到他的怒火的枪口上。

  苏野此刻仍然感到十分饥饿,哪里有心思例会苏闻槐,夹起一大筷子面条,一口吸进去一大截,这本来以量闻名的面,在苏野这大口的嘴里,仿佛一海碗变成了两口就能吃完的小碗,那味道一般的挂逼面,也仿佛变得格外好吃。

  围观的人群立刻有人窃窃私语。

  “看他吃面的样子,我突然也觉得好饿啊。”

  “这人已经吃了五碗面了,现在吃第六碗,怎么还能一口吃这么多啊!你看他浑身黑漆漆的,是不是哪里闹饥荒刚逃难出来啊?”

  围观的人不知不觉中已经越来越多。

  “你们说这人的肚子是不是破了个洞啊?怎么他吃的面条只见进去不见出来啊!”

  “不行了,我也看饿了!老板,一碗挂逼面,不要葱,多放香菜和醋!”

  “老板,我也要一碗!”

  “真的,这家伙有毒,看他吃面会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王者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王者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