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绝峰上生死斗
山水不相逢2018-01-31 16:332,683

  天绝峰高耸入云,峰顶白雪皑皑冰寒刺骨,即便神仙也不敢停留,峰下千里之地,人烟罕至、鸟兽绝迹,这是一片禁区、绝地。

  峰顶上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狂风猎猎、雪片打着呼啸冲到二人身前却突然静止,二人身前数丈之地风静、雪止。

  “你不飞升成仙,却总是惦记着我,莫非脑子有病?”黑影老者冷笑指责,语气中充满怒气。

  “不将你除去,这方世界如何太平,成了仙也心有芥蒂、有所牵挂,这仙也做的不爽快。”白衣老者一脸正气。

  “你以为我真的怕你?老子不想飞升,不想成仙,只是不愿被贼老天束缚,老子只想自由自在,在这方世界纵横自在,不弯腰屈膝,谁也不能左右老子的命运”黑衣老者咬牙切齿的样子异常狰狞。

  “我若放任你胡来,这方世界不知要有多少修行之地毁宗灭门,多少真人身死道消,不除了你,当了神仙也不安心。”

  “狗屁,满口假仁假义,狼吃肉、狗吃屎,你愿意吃屎,老子只吃肉,你即不愿成仙,老子便让你殒灭与此,埋骨天绝峰。”黑衣老者恶狠狠说道,他鹰隼般的眼睛中闪烁出奇异的光彩,鼻梁高挺有如鹰勾,样子极为英俊,只是煞气凛然,让人不敢多瞧上一眼。

  “请”白衣老者并不动怒,清隽相貌上露出一丝微笑,他身材修长,站在天绝峰峰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江临仙,那你就去死吧。”黑衣老者高声尖叫,脚下白雪如沸腾的汤锅,无数漆黑的蔓藤从雪地钻出,蔓藤粗细不一,粗如水桶、细如发丝,方圆数里尽被蔓藤覆盖,铺天遮地般扑向那白衣老者。

  江临仙淡然一笑,嘴唇轻启,一声“剑来”。

  冰柱从雪面升起,接着四分五裂,一枚晶莹剔透的宝剑露了出来,他冲着蔓藤一指,宝剑‘嗖’的飞出,绕着这棵巨大的藤妖转了一圈。

  藤妖嗜血,黑衣老者沈屠的这棵藤妖足有万年,藤蔓坚硬如铁石,上面长满密密麻麻的倒刺,方圆数里即便一只蚊子也逃不出它的范围,藤妖的汁液又能腐蚀法宝的灵性,这件大杀器本是魔尊无往不利、杀人屠城的利器,昔日逍遥二十四城数百万条性命、神剑山数千修道中人尽在一夜间被藤妖屠戮的干干净净。

  可惜只一剑,藤蔓寸断,藤妖化作黑烟。

  我这把剑斩天断海、劈山裂地、杀神屠仙、可破万法、能灭大道,今天为它命名‘屠魔’,便是要斩了你这座魔尊,宝剑闻言飞回江临仙身前嗡嗡作响、欢喜雀跃,它已有了灵性,今日得主人赐名,是由衷的高兴。

  “就你有剑吗?我也有……”藤妖被毁,沈屠顾不得痛心,又向腰间一拍,黑色的剑囊飞到头顶缓缓打开。

  一座剑冢在头顶出现,接着无数宝从剑冢中飞,松纹太阿、九曲飞蛇、青光破云、人皇、伏诛、九黎、昆吾、北斗七星追风剑……,这些都是绝世名剑,剑冢飞剑层出不穷,足足聚集了九百九十剑,飞剑空中凝结剑阵,剑阵如同一条恶龙扑向江临仙,在剑临仙头顶形成一座樊笼。

  “沈屠你剑虽多,可尽是些滥竽充数,神剑山名不副实,多是些浪得虚名、蛊惑世人之徒,你杀了几千人,得到近千支飞剑,不过能用的只有区区六十九把,其它的不过是充充门面,只可惜了这六十九把好剑,真是明珠暗投。”江临仙伸手一招,屠魔飞回他的手中,他只一眼,便看出剑冢中飞剑的高低,握剑一挥,白光一闪,剑气冲天,正迎上飞剑组成的剑阵。

  剑阵中‘噼啪’乱响,不断有飞剑拦腰而断,从剑阵中坠落而下。

  “我只一剑,破你千万法宝,你还有何手段。”江临仙从容不迫,语言如针直刺沈屠心底。

  沈屠怒目而视,两只眼睛中突然射出两点寒芒,在空中首尾相衔、追逐相亲,带起螺旋般的气旋,又骤然分开,分别射向江临仙的脸前、脑后。

  江临仙终于收敛笑容,沈屠眼中竟然孕育雌雄阴阳诛魂剑,魔尊——沈屠绝非易于之辈,也难怪他会称为邪宗、魔道第一人。

  眼剑——诛魂双双飞出,沈屠一张嘴,一道火舌从口中喷出,体内孕育的火龙剑终于出手,他再不留手段,决定全力出手。

  能走下天绝峰的只有一人。

  “我要杀了你”他纵声高喊,火龙剑带着熊熊火苗冲向江临仙,万年冰雪融化成一条淌水的溪流,溪流不断扩展,瞬间变作小河。

  眼剑——诛魂、舌剑——火龙相继出手,沈屠一拍脑门,头顶一只大剑的虚影升起,剑面上满是繁琐的花纹,心剑——杀神,大剑从天而下,直劈江临仙头顶。

  “这才有点样子。”江临仙嘴角的笑容更浓。

  剑阵、眼剑、舌剑、心剑如同大雨瓢泼,纷乱急促、狂放无忌,却如同插入粘稠的液体,停滞不前、不得寸进。

  屠魔临空飞起,劈入沈屠的身体。

  沈屠身体有如黑烟,一分而二,接着又继续分裂,直到分出九具分身方才停止。

  九具分身连同本体或持剑、或持刀、或持塔、或持盾、或持钵、或持杵……,法宝铺天盖地、蜂拥而至,顿时便将江临仙掩盖。

  沈屠当世第一魔尊,九具分身、法宝无数,一时间黑云滚滚遮天蔽日,无数妖禽猛兽、恶鬼罗刹充斥天地。

  “四实五虚,两具还有残缺,你这分神境界还不到家。”江临仙调笑道,口中虽然轻松,手中屠魔却是越舞越疾,无数剑丝凝成剑域,将这万千法宝、飞剑拢入其中。

  “分身不全,收拾你也够了,老子今日便要将你挫骨扬灰。”沈屠气急败坏,手段尽出,再也无所保留。

  “我这一剑,便要破你万千法宝。”江临仙淡然回应。

  二人斗得天昏地暗,九天九夜不眠不休,天绝峰积雪融化、山峰下沉。

  不论正道真人还是外道魔头都在千里之外,悬立空中观看,正道、邪魔第一人的剑圣、魔尊的争斗,怎么会不令人瞩目。二人谁胜谁败、孰生孰死,都将引发这方世界的剧变。

  无数法宝、飞剑在剑域中相撞相击,威力外溢终于波及千里之外,无数道行差的金丹修士丹碎人亡,元婴修士元婴不稳就欲破体而出,大家急忙又退后千里,唯有几个道行深厚的真人还在原地支撑。

  江临仙选择天绝峰作为决斗之地,便是因为这里千里之内渺无人烟、不见生灵,二人的生死决斗不会伤及无辜、有损生灵,不成想的是二人争斗威力扩散千里之外,山河倒悬、地裂天崩,天灾袭至,生灵涂炭。

  万丈天绝峰终于夷为平地,附近千里已成汪洋,江临仙、沈屠依然在空中激斗不休,突然间,天穹裂开一道缝隙,雷鸣响起、雷罚呈现,天空中金蛇狂舞,撕心裂肺的雷劫疯狂落下。

  几个勉强支撑的元婴修士齐声高喊:“老天开眼。”

  九天神雷如雨点般劈向江临仙、沈屠,神雷不断由细变粗,到了最后竟然粗壮如数人合抱的大树轰然而下砸向二人头顶。

  修道人士吓得白了脸颊、红了双眼,亢奋中欢呼四起“砸死这两个狗东西。”

  “贼老天,老子不服。”这是沈屠在世间最后的一句呼声。

  江临仙轻叹一声“老天不长眼”,怎么也想不通雷罚怎么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二人神魂泯灭,沦为青烟,唯有两捋意识不知飘向何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