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乱中见端倪
山水不相逢2018-03-19 15:172,874

  从二楼摔下的人五短身材,不过三、四尺的样子,是个侏儒,他啃啃唧唧从地上爬了起来,哭丧着脸冲着楼上怒骂道:“公子董,我大牛什么地方得罪你老人家了?你怎么这样对我?”

  董青青趴在二楼阑干上冲下骂道:“你喝酒就喝酒,摸姑奶奶的手做什么?想占姑奶奶的便宜吗?”

  “艹,敢摸董公子的手,老娘我不弄死你就不姓黄。”一张缺了门牙,呼呼漏着气的大嘴出现在董青青边上,她满脸横肉,头发如同一团烂柴根根竖立百折不挠。

  “你奶奶的还敢不服?”另一个大光头,满嘴金牙的汉子开始说话。

  “天地良心,我大牛打谁的主意,也不敢轻薄您老人家啊。”那侏儒在楼下哭天抹泪、嚎啕大哭。

  “惹董公子不开心,我现在就杀了你。”这次说话的是一个黑衣老者,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冷的杀气。

  董青青在楼上冲着雷鸣眨了眨眼。继续骂道:“你个下流胚子,惹急了姑奶奶,拆了你的赌坊,把你五房小妾全都卖到怡红院里。”

  “姑奶奶,我真没有啊,我错了还不成,您大人大量原谅我吧。”侏儒知道董青青的手段,是个说到做到的恶角色,这屎盆子扣到脑袋上,也要心甘情愿的接着。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相好,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这个矬子是城里福运赌场的老板张大牛,不仅天门城里的赌坊、赌档都是他的,街上押宝、斗虫、双陆、花骰等摊子也都要给他交例钱,连官府都要让他三分。胖娘们是天门城所有青楼的老板——黄四娘,光头是城里黑虎帮的老大——麻颓皮,那黑衣老头叫做陆远航,可做的都是没本钱的买卖,他们坑蒙拐骗、杀人越货、恶事做尽。你看看,张大牛这样的恶霸、地痞在董家小姐面前都要委曲求全,再看看她身边这些人,没有一个善类,十六弟,哥哥的劝你,躲她远远的,别再去招惹她了。”雷鹤贴着雷鸣的耳朵小声嘱咐道。

  雷鸣连连点头,不置可否。

  关蒂的注意力却从雷鸣身上转移,他猛的扑到张大牛身上,骑在上边就是一通铺头盖脸的乱打。“你敢轻薄青青小姐,我和你拼了。”

  一头大象骑在老鼠身上,场面惨不忍睹。

  “艹你姥姥的关蒂,你也欺负老子,明天我就砸了天门城里所有的药铺。”张大牛在关蒂身下惨叫。

  二人在台上翻来滚去,三个舞姬东躲西藏,就连脸上的面纱也都掉了下来,其中两人竟然长的一般无二,是对孪生姐妹,另一个更是风姿卓绝、仪态万千,三人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此刻想不到一个侏儒从天而降,掉到舞台之上,接着一个胖子又扑了上来打做一团,顿时花容失色、手忙脚乱。

  雷鸣却看得真真切切,这三个女子神色慌乱,眼神却是异常的镇定,脚下腾挪闪躲,任凭台上如何混乱,却始终没有沾染半点。

  六大家族的人面面相觑。

  晓月楼里的场面一时间乱作一团。

  一个身影从三楼缓缓落下,姿态优美、身型如仙,雷鸣见到却是心里一紧,雷钟怎么也来了?他新婚燕尔,不在家里陪着‘师姐’,怎么也到酒楼厮混?

  雷钟轻轻落到台上,弯下腰按住关蒂的左肩,关蒂顿时全身酸软,雷钟将他从张大牛的身上提了起来,笑到:“关兄弟,在晓月楼打架扰了大家的兴致,不应该啊,大家就此罢手,把酒言欢。”

  ‘他充什么和事佬,现在是越乱越好。’雷鸣心中不满。

  “要你多管闲事,充什么蒜头鼻子?”关蒂就是一个混不吝,他敢骑到张大牛身上,就没计较什么后果。

  雷鸣心想‘雷钟好意相劝,你却不知好歹,替董青青打抱不平,不顾脸面和别人当场撕扯成一团,不是天大的傻子是什么?’却转念想到自己身上,莫非自己遭雷劈前也和他一样,受了狐狸精的迷惑,成为大家心里的笑料,心里顿觉不爽。

  雷钟也不动怒,微笑道:“张先生财源滚滚,大家日后免不了有求到他的地方,还是和气生财的好!”说完将张大牛扶起,掸了掸他身上的尘土。

  “雷鸣抢了我的心上人,你又插上一杠,包庇轻薄青青小姐的流氓,莫非天门城要雷家独大吗?”关蒂气急败坏疯狂叫嚣。

  “雷鸣有什么行为不端,雷家自有家法处置,也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雷钟脸色一沉,家族内再大的矛盾,对外也是同仇敌忾。

  六大家族的人立时横眉怒对,场面顿时又紧张起来,张大牛却拍拍屁股抱拳道:“谢谢雷钟大哥拔刀相助,这份人情我记住了。”说完连滚带爬的上了二楼。

  接着又有几个人从三楼跳了下来,长房子弟来了不少,本来六大家族仗着人多的优势,与雷家叫嚣,此刻雷钟一出现,顿时肃静起来,雷钟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人数上的优势荡然无存。

  董青青在二楼磕着瓜子,瓜子皮不断落下,她看热闹从来不嫌事大。

  “欺负人,真以为关家没人了吗?”一个高大英俊的汉子从门外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五个人,正是六大家族的年轻一代中的精英。

  “关蒂莫怕,有我关山月在此,谁也不能欺负你。”他剑眉一扬,走到关蒂身前。

  “大哥,他们欺负我。”关蒂抹着鼻涕指着雷钟,又刻意将手指指向雷鸣,停留在他身上再也不动。

  关山月、风平浪、水行舟、谢珏、林栋、何山号称六大公子,六大家族重点栽培的天才弟子。

  雷家弟子不敢示弱,晓月楼内顿时气氛再度紧张,一场械斗就要触发。

  雷鸣却发现那三个舞姬躲在旁边,窃声私语,眼神中充满了期盼。他得益于江临仙所授的晨露洗眼、见景视气,眼力较常人强了许多,这细微之处逃不过他的眼睛。

  雷钟哈哈笑道:“要动手打架也不能在这里,今天都城佳丽在此献艺,动起手里难免惊扰到佳人,诸位有什么不满,尽可约下时间,切磋一下见个高低。”他大义凌然,气势逐渐升高,体内筋骨隐约有雷声轰鸣,灵气外放,再无所隐瞒。

  他的修为早已到了武师境,六大公子修为均不及他,单打独对没人是他的对手。

  “好,钟公子快人快语,今天是把酒言欢之日,不宜舞刀弄枪唐突了佳人,日后,六大家族再向你讨教。”谢珏上前圆场,他风度翩翩,性子稳重,远比关山月的鲁莽强上许多。

  雷钟微微一笑,转身冲着三位舞姬笑道:“天门城地界小,我们没见过什么世面,惊扰了姑娘,还望多多担待。”

  “多谢公子出手,避免了一场打斗,奴家还要谢谢公子。”当先的女子道了一个万福向谢。

  “不必客气,我叫雷钟,姑娘的闺名可否相告?”雷钟还礼,深邃的眼中风光无限。

  “我叫做昙花,她俩叫做左蓝、左紫,让钟公子见笑了。“那女子望着雷钟,一抹绯红上了脸颊。

  ‘男盗女娼,雷钟真是不守妇道!’雷鸣看着二人在台上眉目传情,心中暗自腹诽。

  雷钟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放到台上小案桌的托盘上,“姑娘舞艺精湛、琴声优美,让我等大开眼界、大饱耳福,这点礼仪算作谢礼,当作今晚惊扰的赔罪,改日我还来叨扰。”说完又冲着雷鹤一摆手道:“你们的酒钱都算在我账上。”接着带着长房子弟出了晓月楼。

  一场风波暂时平息,大家接着回到座位继续吃酒。

  董青青看不到热闹,在张大牛等人怂恿下离席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她又返回到雷鸣身边,伏下身子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明晚子时老地方见。”

  “老地方?”雷鸣一脸纳闷。

  “我家后花园,你这个遭雷劈的负心汉。”董青青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耳朵,随即大步离开。

  哎呦一声,雷鸣捂着耳朵,周边雷家子弟都是幸灾乐祸,邻桌关蒂眼中要,冒出火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