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养气堂
山水不相逢2018-01-31 16:332,560

  沈屠哼了一声,显然未对刚才一滚释怀。

  “沈老,您大人大量,小子有不对之处,多多海涵,我也是口出无心,下次决计不敢。”雷鸣此话到是真心实意,刚才随口一说,沈屠便滚到角落,毕竟是老人家,他于心不忍,此时真诚的进行道歉。

  沈屠脸色阴暗,一代魔尊沦落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报应,他长叹口气,这悲催的命运只能接受。

  “这方天地灵气不纯,以他的资质要想筑基已是千难万难,江临仙你的法子不行。”沈屠还是控制不住终于开口,毕竟雷鸣的前途也事关自己意识的泯灭,既然与己有关,终要指点明津,况且与江临仙做对是一定要做的,前世没有比出胜负,今后还要一决雌雄。

  “我这法子虽然缓慢,却最是安全,一旦筑基,便可直指大道,你莫非又更好的法子?”江临仙问道。

  “灵气稀薄,还要挑挑拣拣,他现在不过纳虚三层的境界,猴年马月才能筑基?况且年底就要进山,这大黑山中有何危险?难以预料,不如依着我的法子,饕鬄吞天,将这些灵气一股脑吸入体内,强行开通窍穴,一鼓作气直到筑基。”沈屠咬着牙,一脸的煞气。

  “不可,这些杂质、毒素积存体内,必成祸患,即便筑基,日后也难成大道。”

  “谁说成不了大道,将这些杂质、毒素引入气海丹田,日后是凝结毒婴也罢,分出化身也可。”

  “这无疑养痈贻患、引狼入室,风险太大,绝不可为。”江临仙斩钉截铁。

  “我不是就是这样修炼到分神期吗?修行就是与天争命,不冒风险何来大道。”沈屠冷冷笑道。

  “是不是脑子里长瘤?”雷鸣大致听懂了一点,将杂质毒素都引到脑子里,拔苗助长,再破脑成婴,听上去就血淋淋的可怕。

  江临仙微微一笑,“也可以这么说,沈屠的法子虽是捷径,却要忍受莫大的痛苦,非毅力坚忍不拔、不屈不挠之辈无法登顶,我看你不象能吃苦之人,若要让你无时无刻忍受万蚁噬心、撕心裂肺、水火洗练的痛苦,你能坚持下来吗?

  雷鸣摇摇头,自己连屁股上打针都怕痛,江临仙说的毛骨悚然,沈屠的法子不适合自己。

  沈屠再不言语,他就是从痛不欲生中浴火重生,可天下又有谁能忍受这样的磨难?雷鸣肯定不行。

  “我先教你见景识气的法子,简单易学,无非是起的早些,寅时取晨露洗眼,慢慢的就可明视见气。”江临仙循循善诱。

  “取绿叶白花上的露珠或者绿聆虫翅上的雾水效果更佳。”沈屠从旁补充不甘示弱。

  铜壶中的白气散尽,大家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推开紧闭的大门,沿着长长的甬道回到地面,养气堂里每日的灵石只有一块,除非天资卓绝,值得家族培养,才会享受静心堂的待遇。

  天门雷家有不少的祖产,天门附近也有几处矿产,尤其是其中一处矿山能开采出蓝铁矿,是打制兵器的上好材料,但却没有可供修炼的灵石,其实何止天门,就是放眼大秦,也没有几处可以开采灵石的矿山,雷霆夫妇放弃了修炼,在大秦都城内务府任了个不大的官员,又与神雷御府挂上了关系,天门雷家在神雷御府只是开枝散叶的一支旁系,向来就不受重视,好在雷霆不懈努力下,神雷御府才每年同意用灵石交换天门的蓝铁矿,天门雷家才有了提升修为的基础,天门雷氏三位爷爷才能勉强将修为提升至小宗师的境界,只可惜与武道大宗师还有很远的距离,迈不过练气这道坎,不能筑基,永远无法达到武道巅峰。

  回到自己的小院,练了一天的拳,又经历两个时辰的盘腿打坐让雷鸣腰酸腿软,草草吃了几口丫鬟端上来的饭菜,就沉沉睡去。

  睡得正香,就听见脑海中一阵嗡鸣,轰轰作响,雷鸣睁开眼睛,窗外依然漆黑,刚刚寅时,不知道江临仙抽的什么疯,在自己脑海里上蹿下跳。

  “江老您能不能消停会,累了一天,我想多睡会呢。”雷鸣揉揉眼睛,又想躺下继续做自己的春秋大梦。

  “快快起来,误了时辰,就找不到晨露,开不了眼。”江临仙又催促道。

  雷鸣这才想起昨日他所说的见景识气,早知道起的这么早,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去学这等功夫。

  无奈之下,勉强穿上衣服,昏沉沉出了屋门,此时大家都在熟睡之中,大地一片寂静。

  “黑漆马虎的,什么也看不见,算了吧,现在回去还能睡个回笼觉。”雷鸣打起了退堂鼓。

  “往左十五步。”沈屠突然说话。

  雷鸣迷迷瞪瞪往左走了十五步,头重重的撞到墙上。

  “你阴我!”雷鸣刚要破口大骂。

  “弯腰低头,墙角下。”沈屠的声音抢在他骂人的前面。

  雷鸣依言而为,墙角下一株望井兰,白色的小花开得正盛,他依稀看到花瓣上几滴露水晶莹剔透,赶忙依照江临仙所授的法子收集了露水滴入眼中。

  瞳孔中一片清凉,很是舒服,又按照沈屠所指,不断收集晨露滴入眼中,直到太阳露头,方才停止。

  晨露洗眼,雷鸣并未感到异样,只是感觉看东西变得更清楚一些,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按照江临仙所说也着不得急。可惜又到了练武的时候,只好赶到演武场在太阳下暴晒。

  大雷拳一招一式虎虎生风,雷氏弟子口中随着拳头挥出爆发出一声巨响,有如雷声滚滚,雷鸣暗自好笑,原来可以用口中的声音唬人,这大雷拳果然如同沈屠所说,是低级的武学。

  “也并非一无是处,略有改动,也勉强对你有用。”沈屠在脑海中出言指导。

  雷鸣依言调整出拳的节奏,发力时的吐纳吸气,招式的细微变化,一趟拳打了下来,薄薄的汗水中竟然夹带出几滴粘稠的液体,又腥又臭,好在演武场上都是光着膀子的汉子,谁也没在意雷鸣的变化,一桶水浇了下去,臭味连同汗水冲的干干净净。

  练完武,大家都去了养气堂,纳气入体的机会没人会错过,只有突破纳虚,方能真正开始练气,登顶武道巅峰。

  大家各自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蒲团盘腿坐下,雷鸣却没有在昨日的位置找到自己名字的蒲团,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坐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

  “这位大哥是?莫非坐错了地方?”雷鸣小心翼翼的问道。

  “连雷横大哥也不认得,你真是被雷劈傻了,雷横大哥突破了武徒境,又到了纳虚五层的境界,你的位置让给了他,你坐到后面去。”另一个瘦小干枯的人一指最后面的位置。

  “快些过去,别妨碍我修行。”雷横猛的一推雷鸣。

  “打的过吗?”脑海中雷鸣问道。

  江临仙摇头,沈屠道:“若在前世,一百个他我也不屑动手,动念间,这样的货色会死一万遍,可惜现在我只是道残魂,你肯定打不过,也许再练几天会有可能。“

  “好嘞,横大哥,兄弟这就过去,不打搅横大哥修行。您慢慢练着。”雷鸣转身坐到了最外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