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秋灵入职(三)
蓝色柳丁2018-02-09 16:012,386

  第二天,天下着滂沱大雨,街上行人裹着雨衣,或撑着雨伞,行色匆匆。

    只有一个人,在雨中放慢脚步,黑帽遮面,雨衣裹身,看不清长相,辩不清男女,他(她)站在燃成灰烬的荣昌杂货店的后巷口。

    这是一场意外?不,他(她)的目光看到雨中打湿的烟头,有十四支燃尽,分明有人埋伏在巷口监视荣昌杂货店,第十五支烟,刚刚点燃便扔了,这是发现了他们要等的人,杀了进去,店老板为了要保护他要保护的人和物,这才放了一把大火,消逝于世。

    雨衣人,蹲下来,滂沱大雨顺着帽檐淌落,此人抽价格不菲的大联珠,执行任务不忘抽烟,说明烟瘾之大,76号抽烟不少,抽大联珠的也不少,可是烟瘾如此大的只有他,田伟一……

    雨衣人直起身,愤怒的脚步踩碎了雨花,仇恨如不停倾泻下落的雨水,压抑着他(她)的整个胸膛!

    招聘信息发布第三天。

     秋灵身穿烟粉色棉布旗袍,脚踩黑色绒面高跟鞋,走进76号。

     “大爷,请问应聘打字员是在这里吗?”秋灵注意到此人正从人事处处长办公室提着一袋垃圾出来,瘸腿。

     “是这里。”大爷说着手指门前贴着的字条:“告示里写的很清楚。”

     秋灵心里咯噔一下,暗想此人肯定认字。如若不然他怎么会清楚告示上写什么。

     一个可以随意进出处长办公室而且认字的人,是可以接触很多机密的,打扫卫生只是他隐藏身份的手段?那个党组织委托她找的潜伏者D会是他吗?

     秋灵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60岁上下,穿一件黑色长袍,这样的袍,要是随身带点什么进出也是方便的。

     “谢谢大爷。“秋灵提手叩门。

     “进来。”女性的声音。

      秋灵事先了解过76号的成员,男性居多,即便有女的也只是普通的办事人员,人事处处长除外,苏傲雪,25岁,女。 人送外号,百搭,只要是个男的,似乎都跟她有一腿。年纪轻轻爬上高位,会跟这个外号有关?

     女人与女人之间,那点微妙的感觉,很难说清,更何况秋灵了解的苏傲雪又是这样一个名声的女人,所以在确定被聘用之前,秋灵不想在苏傲雪面前表现的太过惹眼。

     于是秋灵弯腰将高开叉旗袍里特意缝制的隐形拉链拉上,那葱白般笔直嫩滑的双腿,便隐在旗袍里。

    这才推开门进去。

    苏傲雪抬眸扫视面前的人,长发披肩,素色旗袍垂到脚面,中规中矩,面容清秀,不惹她讨厌。

    “坐。”苏傲雪目光落在她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示意秋灵坐下。

    “叫什么名字?”

     “秋灵。”

  苏傲雪心里咯噔,丁主任前几日关照过这个名字,说是会来应聘,原来是她!

    秋灵落坐,眼前的苏傲雪,长相妩媚,烈焰红唇,香肩和乳沟在红色的薄纱里是若隐若现,很是诱人,薄纱下拼接的是同色系团花绸缎,这样的材质做成的一款改良版的旗袍,彰显的苏傲雪是分外妖娆。

     “行动处招行动人员,刑讯科招刑讯人员,情报处招打字员,我们人事科招后勤打杂人员,你应聘哪个职位?”苏傲雪问道。

    “我想应聘打字员。”

    “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打字员是靠手吃饭的,苏傲雪目光下意识的看向秋灵的手,那双手有些粗糙,跟秋灵脸上雪白细腻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秋灵与给她下达任务,共*新的联络人c,马翔一起分析过丁默邨此举的真正目的,所以有没有相关经历不重要,这时来应聘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会被留下的:  “我没有相关经历。”

     秋灵回答的异常干脆,可实际上她对电报打字员这样的工作非常熟悉,只是若是她答她会,那么一个乱世会打电报的女人,这话一出本生就给人添上怀疑之词。

    “家住哪里?”

    家?哪里还有家?

    1936年,父亲王峻为求她能躲过战争将其送出去留学,那时候愚园路上的王家公馆何其安宁,何其美好。

     那时候秋灵还不叫秋灵,她的真名是王灵。

    “住兴生里弄。”这是秋灵现在租住的地方。

     苏傲雪提起手边的笔,做着记录。

    “家里都有什么人。”苏傲雪继续问道。

     秋灵当初与马翔分析的没错,这场招聘本生就是一场阴谋,如若不然哪里用的着问的这么兴致。

    “家里只有爷爷和我。”

     “你父母呢?”苏傲雪再问。

     父母?记忆像碎裂而锋利的玻璃,直接插入秋灵的后丘脑,神经被刺痛。

     1939年,秋灵回国探亲, 王公馆已经被日本人抢夺而空,日本人为掩盖他们的恶劣行径,一把大火将王家公馆烧成断壁残垣。

     秋灵从知情的邻居口中知晓,日本人一直逼迫她的父亲,让其交出收藏的各朝各代皇家用木制珍品,王峻夫妇不从,于是被强行拖到日本宪兵司令部,母亲在日本人严刑拷打中,突发心梗而死。

    王峻见妻子已死,更加心灰意冷,抵死不从,后被日本人活活折磨至死。

    事后日本人又将王峻的人头割下,挂在城门头,给上海的富商以警告:乱世你可以富,但在日本人面前富的这么有骨气这就不对了,不合作就是这个下场。

     待秋灵见到父亲王峻,已经是一个没有全尸,被风吹的半干不干皮包骷髅样的首级。

     而王家世代相传的木制品生产工厂,在这之后,被日本人侵占。

      家遭变故,被仇恨包裹的秋灵果断从国外退学,后因为马翔的介绍,加入中国共*,再后被选中接受为期一年的特工训练。

       想及这些秋灵的内心暗涌翻腾,但长达一年训练,已经让她学会隐藏情绪,秋灵面不改色道:“他们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很早就死了,我爷爷说他们死于1920的那场传染病。”

    1920年,苏傲雪不过也才是个5岁大的小女孩,但对于那场规模浩大,覆盖面之广的传染病尚有印象:“天灾人祸没有办法的事情。“苏傲雪说出这句话时,被黑色眼线放大的美眸里闪过一丝怜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潜伏者D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